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 162 我是仰慕你
  天呐,他果然知道了。她看了一眼海志轩,他朝她点头,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叶先生,他来别墅了。”

  “叫他在那儿等着,我回去帮他过中秋!”叶子墨说完,直接按断了电话。

  “你赶紧走吧!”夏一涵站起身,急的都要推海志轩了,他却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表情很淡然。

  “没事,他知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最多也就是跟我练练手,你别担心。吃月饼吧,这回我们光明正大的聊天,等他回来。”

  他是那么淡定,夏一涵却真的很着急。人都是肉做的,他们这样打来打去的,不疼么?

  见实在赶不走他,夏一涵又说:“要不,您到他书房等他吧。”

  “你先吃,吃完后,我们到花园随便逛逛。”海志轩自然也知道夏一涵顾虑的是什么。

  他的这个提议让夏一涵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忙三下五除二地噎下一块月饼,就站起身,说:“您先出去外面等我,我换一件衣服就来。”

  因为宅子里没别的人,夏一涵到现在还穿着睡衣,既然是要跟海志轩出去散步,她就必须要换成正式一点儿的衣服了。

  “好,我到院子里等你。”海志轩很有风度地说。

  他走后,夏一涵锁好门,去衣橱里挑了一件墨绿色的高领打底衫,外面又罩上了一条同色系裙装。

  她对着镜子看了看,确认是最最保守的打扮了。叶子墨,这样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她出现在海志轩面前时,他只是了然地淡笑了一下。

  “有必要穿的像个修女吗?叶子墨不会保守到那种程度的,放心吧。”

  夏一涵有些局促的微微脸红,轻声说:“您请吧!”

  两个人就沿着那条种了紫丁香的小路走,此时的夏一涵慢慢的已经镇定下来了。叶子墨反正已经知道了,雷霆大怒还是放过她,都成了确定的事,她改变不了。

  “你知道叶先生弟弟的事吗?”夏一涵停下脚步问海志轩。

  海志轩于是坐下来,对夏一涵说:“坐下吧,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

  这么多天以来,夏一涵一直想找一个人确认一下莫小军到底是不是叶家走失的叶子翰,今天总算遇到知情的人了。

  “他叫叶子翰是吗?”她轻声问,海志轩点了点头。

  夏一涵这是挑了一个最平淡的问题问,接下来,她有些紧张,不过还是坚定地问了出来:“他是哪一年出生的?又是多大走失的?长的什么样子,你能告诉我吗?”

  “让我想想。”海志轩停顿了一下,随即缓缓说道:“叶子墨今年三十岁,他弟弟应该是二十五岁。”

  夏一涵的心咯噔一下,跳的飞快,仿佛就要撞出喉咙口一样。

  她强压下激动的心情,继续听海志轩说:“他是两岁多走失的,至于长相,这个好难形容,就是人中这里好像跟叶子墨长的很像。”

  这些都是符合的,夏一涵平息了很久,才又试探性地问:“我看叶先生的房间里放过紫丁香,还有这路的两旁也种了很多紫丁香。夫人似乎也喜欢,那么,走失的叶子翰是不是也喜欢呢?”

  “这个你还真猜对了,小叶子翰很喜欢紫丁香的香气,好像天生就喜欢的。我记得那时候我经常折紫丁香的花枝逗他玩儿,他闻到那香味笑的可天真了。”

  所有的猜测似乎都成了真,夏一涵不知道现在她应该是为莫小军高兴,还是为叶子墨及他们全家感到难过。

  她什么都不再问,而是彻彻底底地安静下来,愣愣地看着她面前不远处的紫丁香,失神地看着。

  她沉默了很久,海志轩才开口轻声问她:“一涵,为什么问这么多叶子翰的事?”

  夏一涵这才回过神,对他微微笑了下,说:“我只是听夫人提起,看她好像这么多年还没忘记这件事,她很伤心,叶先生也很在意。我就想多了解一些叶子翰的情况,说不定哪一天我遇到他,就能帮他们一家团聚了。”

  “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女孩!”海志轩由衷地赞道,且痴痴的目光盯着夏一涵的小脸儿,瞧了又瞧。

  夏一涵别开视线,轻轻说:“您过奖了。”

  此时她到底还是叶子墨的女人,他不好总是诉衷肠,所以海志轩很快转移了话题。

  “他们一家确实都还没有忘记小叶子翰,别说是他们,就是我,也在帮他们寻找。就是他走失时年纪太小了,身上也没什么明显的胎记,始终没什么有用的线索。找到过几个情况很像的,经过dna比对,又全不是。”

  “你说,如果他们找到的人已经……”夏一涵想说,要是已经过世了,他们能接受的了吗?

  问了一半,她终究还是收住了话。

  “已经怎么?”

  夏一涵摇头:“没怎么,我这个人总爱胡思乱想的。走吧,我们还是去那边的花园和鱼池走走,估计叶先生也快回来了。”

  她不想多说,海志轩也就不多问。

  两个人又沿着这条小路,慢慢往前走,走了几步,海志轩才问夏一涵:“于珊珊被关押的事你知道吗?”

  “真的吗?于珊珊被关押了?”夏一涵激动的抓住了海志轩的衬衫,扬着声音问他。

  海志轩何曾看过她这么激动,不过也觉得奇怪,这个叶子墨还真是个怪人。他为什么要暗地里把于珊珊弄进去,还不是为了夏一涵吗?为什么弄进去又不告诉她?

  “真的!她涉嫌绑架,还有对你的故意杀人,就算是莫小军的案子查不清,这两样也都是大罪,够她关十年不止了。”

  “真的?真的?”夏一涵一声接一声地问,应该高兴的,却又笑不出来,只是蹲下身,把头低下去呜呜哭出了声。

  小军,你听到了吗?她要坐牢了!她要坐牢了!她失去自由了,你是不是也有些欣慰?

  你放心,我还会继续让叶子墨想办法,一定把你这个案子的罪也给她加进去。十年,对她来说,太少了,她应该死,应该给你偿命!

  夏一涵哭的那么凄楚,海志轩感觉他的心都被她给哭的像要碎了似的。

  他也蹲下来,轻轻拍着她后背,却也没劝她,或许她真的太需要宣泄了。

  哭了很久,夏一涵才抬起头,海志轩从裤袋里掏出纸巾递给她,她哽咽着说了声谢谢,而后擦干了眼泪。

  “好了,我们接着散步吧。”海志轩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温和地说道,随即站起身,朝前走去。

  此时叶子墨则在路上飞驰。

  他把车开到主宅门口,根本就没往车库里开,停了车就冲进门,却没有见到夏一涵。

  “在哪里?”他拨通夏一涵的手机。

  “叶先生,您回来了?我和海先生在花园。”

  “你回来!叫海志轩在花园等我!”

  这声音可不是一般的不高兴啊,夏一涵简直是捏了一把汗,担忧地看着海志轩。

  “回去吧,没事。”

  夏一涵叹息了一声,低低对海志轩说道:“您这是何必呢,以后不要来看我了,这样我会心不安的。”

  “我尽量少来,不过,要真能那么自制,我也就不喜欢你了。”海志轩自嘲地笑笑,又温和地说:“快去吧,晚了他会生你的气。”

  夏一涵点了点头,嘱咐海志轩:“今天问您关于叶子翰的事,请不要告诉叶先生,我不想又让他伤感。”

  “知道!”

  叶子翰三个字是禁忌话题,他们几乎也不聊起,他不会揭叶子墨的伤疤。

  夏一涵往主宅的方向走,走到一半就碰到大步走过来的叶子墨。

  “叶先生,海先生真的只是来看看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您好好跟他交流行吗?”夏一涵低低地请求道。

  “回房间去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叶子墨扫视了一眼她脸上的泪痕,黑沉着脸,撂下这句话以后,又大步往前走。

  “叶先生!”

  “你越要求情,我就越打的重!”他狠厉地说。

  这下夏一涵是真的不敢多说了,只好低下头,十分不放心地回了主宅。

  叶子墨见了海志轩,二话不说,一拳就飞过去。

  两人你来我往,这一次叶子墨没受伤,海志轩结结实实地挨了他好几下。眼圈儿有些青,嘴角也流了血。

  “朋友妻不可欺,你不知道吗?”叶子墨打完了,脸还是黑的不得了。

  “她不是你的妻子,你要是真的珍惜她,跟她结婚,我绝对不多看她一眼。可这么好的女人,你就这么暴殄天物,我看不下去。反正你一天不结婚,就别想我不打她的注意。”

  他也不是偷偷摸摸的,他本身就是在光明正大的追求她。

  叶子墨冷笑,慢悠悠地说:“可惜你再打什么歪主意也没用!”

  “还不是你用不光明的手段霸占着人家,有能耐你把她放了,我们公平竞争,我保证……嘶……”没想到说着说着,叶子墨又挥出一拳,恨的海志轩直咬牙。

  “子墨,今晚我请你和一涵吃饭吧。”海志轩挨了打,还不怕死地提出这个要求。

  “谁吃你的饭?你今晚不是还有相亲吗?你们家李阿姨说了,你要是今晚不回去相亲的话,她今晚上不吃饭,你看着办吧。”

  “你狠!”海志轩咬牙切齿地撂下这两个字,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他最近拜叶子墨所赐,真是相不完的亲,问题是前面他让人安排的都很靠谱。最近他可能是要报复他,专门给她找一些极品,比一些相亲节目上来的妹纸都还极品。

  有个女人,浓妆艳抹的,一上来竟然就问他:“你的床上功夫怎么样?人长的是还行,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用。”说完,还略带鄙夷的往他下半身看,海志轩一口咖啡差点就给喷出来。

  “你没事继续来骚扰我的女人,我还有更狠的,你等着吧!”叶子墨透着狠劲儿慢悠悠地说。

  海志轩已经走了一段距离,又停下脚步对他挑衅地说:“怕被骚扰,就看紧点儿,对人家好些,不要把人一个人孤单单的扔在这么大的宅子里。她那么弱小……”

  “闭嘴!轮不到你怜香惜玉!再说,我马上给你上艳照门,你信不信?”

  海志轩还真信,这小子最狠了,他可是下一任的理事长,为了家族的声誉,不能被他莫名其妙地黑了。

  叶子墨回到主宅时,夏一涵犹在深深的不安之中,搅动着手指,在房间里不停地踱步。

  要是她看到海志轩被打的狼狈相,她肯定会知道她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当然海志轩不觉得自己被揍的那么惨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也就不会还好意思凑到她面前让她看到了。

  终于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了,夏一涵停了步,想去开门,又知道她太急切,只会让某人更吃醋嫉妒而已。

  她还是平息了自己的情绪,安静地等他进来问罪。

  叶子墨开门进来,脸色发青,表情真是要多黑就有多黑。

  夏一涵只是看着他,没敢随便说话,饶是如此,她那担忧的眼神还是把她的信息传递给了他。

  “是想问我,姓海的混蛋被我怎么样了吗?”他凉凉地问。

  她是想知道,非常想知道,不过这时不是她坦率的时候,她得有点儿技巧。

  她微微一笑,“他没把你怎么样就好,你没受伤,我就放心了。”

  好个女人,她竟然变狡猾了!

  他表情照常的冷,还很不屑地甩了一句:“凭他一副营养不良的身体还想伤到我?”

  夏一涵真是被他的幼稚气的想笑,不过她哪儿敢笑啊,忙顺着他的意思奉承他:“那是当然了,他那么瘦,一看就弱不禁风的,哪儿像你这么强壮。你该不会把他给打进医院了吧?”

  就知道这女人拐着弯的,还是要探听海志轩的情况。虽然他现在已经了解到,海志轩基本上就是一头热,他对她这么关心他,还是有些吃味的。

  “怎么,你的意思是还想去探望探望他?”

  “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毕竟他是来看望我的,这样受伤,我有些过意不去,你别生气,我真的只是把他当成一般的朋友。”

  叶子墨冷哼一声,语气还是很不悦。

  “一般的朋友,你还在他面前哭?”

  夏一涵下意识地摸了下脸,没想到泪痕吹干了那么久,还是被他发现了。

  对于这件事她是不可以隐瞒的,不能让他无端地误会。

  “叶先生,您坐下来,听我慢慢说行吗?”这么高大,是真的很有压迫感啊。

  叶子墨面无表情,不过还是在她床上坐下了。

  “今天他跟我说于珊珊被关押了,我一时激动就哭了。这真是跟他没有关系,就算是任何人告诉我,我都会哭。”

  她其实真的很希望这个消息是叶子墨亲口告诉她的,不过他没说,她也不想去猜为什么。

  “我还真没发现,姓海的嘴这么大。”

  夏一涵不理会他话中的嘲讽,她在他面前蹲下身,仰头注视着他,很认真地问:“为什么于珊珊被关押,您不告诉我呢?”

  “觉得没必要。”他语气淡漠的,好像于珊珊被关押跟她没关系,也像是这样的事在他的世界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

  可是于她呢,真是大过于天的事。

  她微微一笑说:“怎么会没必要呢,你要是告诉了我,我就不用担心小浓的安全了。你要告诉了我,我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这一年多的时间,我真是日盼夜盼,就盼着这一天。”兴许她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跟她很亲近的人了,所以这时过于渴望倾诉的时候,她才没有过多地考虑他听了这些会不会不高兴。

  他也不说话,不阻止,听她说。

  “我这辈子,要是盼不到于珊珊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该有的代价,我总不会真正的高兴。所以您真的应该告诉我,要是您告诉我了,我会感激您,我会永永远远的感激您!”

  夏一涵极赤诚地把她的心声全部坦露给了他,叶子墨的表情却始终没什么明显的变化。不过仔细看,他的双眸其实是变的更冷肃了。

  “感激?”他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重复这两个字。

  “对,我感激您,我会用我一生的时间来回报。”

  “感激!”他又念道,这次加重了语气有些咬牙切齿。

  “我要感激真是容易的很,随随便便的捐些钱给个养老院,他们也会感激我。到医院走一圈,看到谁看不起病,我伸伸手,他们也一辈子感激我。这世界上,到目前为止,会感激我的人恐怕也成千上万了。你这是要做他们中的一员吗?”

  夏一涵知道,他是想确认她对他的感情而已。他或许只是想听她说,她是爱他的,在她心里,他是比任何人都重要的。

  她很明了他的想法,不管他是真的出于喜欢她,还是只是要满足他的征服欲,结果都一样,他要她承认他是她的爱人。

  夏一涵仰着头,无比真诚地开口:“不,我跟他们不一样。我不仅仅是感激你,我还仰慕你,认为你是这世上最有魅力的男人。你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会亲近到融于一体的男人。”

  我……我爱你……

  这句话在心里百转千回,压的夏一涵的心沉甸甸的痛,到底还是没有办法说出来。

  不知是不够爱,还是因为小军,不能对另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

  叶子墨甚至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有多渴望这女人亲口对他说出,我爱你。曾经最不相信爱情的人,如今竟是这么期盼。只因为对象是她,是这个总是牵动着他心的小女人。

  他看得出她的表情,好像是要说,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疼痛,她自己大概在疼痛,他看着也疼痛。

  可她到底没说。

  没说就是不够爱,不管理由是什么。

  他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冷淡地问:“最有魅力的男人,不代表是你爱的男人,对吗?融于一体的男人,也不是你爱的男人,是不是?”

  他并不好骗,她知道的。

  “我……”夏一涵咬了咬唇,似有千言万语,却根本就说不出来。

  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求,别逼我,好吗?叶子墨,我不能说,我不可以说,你难道不知道吗?我说出爱你,让地下的小军情何以堪?

  他可能是你弟弟,你不要吃他的醋,好不好?

  就这样吧,我会好好的珍惜你,我会竭尽全力让你高兴。

  除了让我对你说一句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即使是死,都行。

  叶子墨豁然甩开了她的下巴,极冷极冷地说道:“你以为我稀罕你说那三个字吗?你还没有资格说!”

  她知道他是自尊心在作祟,他只是不想让人看见他在渴望,没有得到后很失望而已。

  “叶先生,您中午在家吃饭吗?我去给您做午饭好不好?”夏一涵不想再纠结,谁爱谁的问题,她想用时间来向他证明,她是永远会陪在他身边的人。

  “你的本分不是做饭,是供我消遣。”他冷漠地看着她,慢悠悠地说道。

  “您的意思是……”

  “脱了!”

  夏一涵心里掠过一丝苦涩,不过在海志轩来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今天是难逃这样的待遇了。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会罚她,要她的身体。

  他嫉妒她心里有别的男人的时候,他也要罚她,有时候她能感觉到他想通过占有她,让她明白,他可以控制她,只有他可以拥有她的身体。

  其实她难受的时候,他心里又何尝高兴呢?

  “我们不这样好吗?我去给你做饭,这宅子里除了管家一家人,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们高高兴兴的相处,好吗?”夏一涵低低地说道。

  “脱!”他依然是冷漠的。

  “好吧,如果那是您想要的,我……我满足你的要求。能不能答应我,结束后就高兴起来?”夏一涵还是不死心似的,又问。

  “你有权利讲条件?”

  她咬了咬唇,不再说什么了,背转身,动作利落地把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衣着,

  ……

  她疼,但是她努力让自己放松,不让他看到她难受。

  “为什么明明不喜欢,还要迎合我?”他的眉头微微地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