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美文同人 > 重生之都市大赢家 > 第六十五章 轩尼诗李察

第六十五章 轩尼诗李察

  “不好意思啊,里面有人。”

  见到有人要上洗手间,罗旭赶忙说了一声。

  “男厕所怕什么?我上小的。”那年轻人道。

  罗旭一脸尴尬:“额……不方便,女孩子用着呢。”

  一听这话,对面的年轻人一愣:“啥情况?玩儿那啥呢?”

  “不是,就是……就是用一下,你等一会儿吧。”

  挡了几波人,罗旭笑笑,这也是憋急了,上这么久……

  正在这时,面前走来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诶?你是罗……罗……”小眼睛的男人指着罗旭,似是一时想不起名字了。

  “哈哈,毛哥,不是罗罗,是罗旭。”

  罗旭笑道,显然没想到在这能遇到毛仁兄。

  “对对对,罗旭,不好意思啊兄弟,猛的没想起来,其实我记得,你怎么跑燕京来了?”

  毛仁兄一脸不好意思的笑容说道。

  “联系个业务,还真巧,酒吧能遇见你。”

  “我刚来,今儿下班没啥事儿,自己过来喝一杯,回家好睡觉,”毛仁兄笑道,然后就往洗手间走,“我先去个厕所。”

  “诶……等等啊毛哥,稍等一下,里面有人。”

  “嗯?”毛仁兄一愣,看了看罗旭,“有人咋了……女的?”

  罗旭尴尬地点了点头。

  毛仁兄想了想,旋即睁大眼睛,嘴巴做出O字型:“哦……懂了懂了,哈哈哈,年轻几岁就是会玩儿啊,弟妹?”

  罗旭当真尴尬了,赶忙解释:“不是,不认识,看她憋坏了,让她先上着……”

  毛仁兄一笑:“得,我等会儿,你们几个人来的?”

  “就我自己,来燕京办事,晚上没事儿闲溜达就来了。”

  “那巧了,咱喝两杯?”

  罗旭自然高兴,自己心里可是一直把毛仁兄当做未来要拜访的人才呢,索性爽快答应了。

  这会儿,荣安娜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看那一脸舒畅的样子,应该是解决痛快了。

  “谢谢你啊。”荣安娜带着一脸笑容说道。

  或许由于灯光原因,再加上紧急,刚刚罗旭倒是没有注意到,现在细一看,荣安娜当真是个美女。

  白皙的脸蛋上五官精致,尤其是一双眼睛清澈明亮,淡妆裹面没有外面那些女人的俗气,再加上微曲的棕色波浪发跟洋娃娃似的。

  罗旭点点头:“没事,解决了就好。”

  见状,毛仁兄笑了笑:“哥们我先上厕所,你们聊着,一会儿咱哥们喝点。”

  “好嘞毛哥,我在这等你。”

  荣安娜洗好了手,然后掏出随身的纸巾擦干净,朝着罗旭伸出了手。

  “我叫荣安娜。”

  “罗旭。”

  “嗯……太感谢你了,我请你喝一杯吧?”

  罗旭倒是一愣,按说……这不至于吧,不过是帮着看个门而已的举手之劳。

  “额……不用了吧,顺手的事儿。”

  荣安娜稍显尴尬地将双手背在身后笑了笑:“那好吧,嗯……拜拜。”

  罗旭摆了摆手,看着荣安娜离开,不禁笑道:“还挺热情的。”

  其实荣安娜自由在港城生活,长大了以后在欧洲读书,刚刚说请一杯酒也是真心地感谢,倒是罗旭过分避嫌了,毕竟这可是在国内。

  这时,毛仁兄也走出洗手间,洗完手说道:“兄弟,刚才那美女呢?”

  “走了,不是说了不是一起的。”罗旭笑道。

  “得,那咱哥俩走着?”

  两人随后找了个散台坐了下来,罗旭重新点了一些小吃。

  “喝啥?我请你?”毛仁兄道。

  罗旭一笑:“别了,上次在天州我就没尽地主之谊,这次算我补上。”

  “这哪的话,到了燕京了,就该我来。”

  罗旭想了想,记得在一本杂志上看过一个关于毛仁兄的访谈,当时他是创业初期,还带着明显的稚嫩,访谈的主题是毛仁兄和他的酒,插图就是毛仁兄对着一瓶轩尼诗李察干邑。

  想到这,他直接拿出了卡,对服务员道:“有没有轩尼诗李察?”

  服务员一愣,别说……名仕酒吧还真有几瓶存货,就摆在另一边的玻璃柱酒柜里。

  这酒说贵……倒不至于消费不起,可酒吧里这种高档酒未必经常卖,所以酒吧方面也就没多存。

  这几天恰巧包间里有人点,今天就剩酒柜里那一瓶了。

  “先生,还有一瓶。”

  一旁毛仁兄道:“兄弟,你也喜欢李察?”

  罗旭一笑:“借花献佛了,毛哥,一瓶够喝吗?”

  “那可不,咱又不喝大酒,来,刷卡!”

  说着,毛仁兄也掏出了卡,不过罗旭直接把卡塞到了服务员手里:“刷我的。”

  服务员刷好了卡去取酒,毛仁兄看着罗旭:“兄弟,你这也太客气了吧?你知道名仕的李察多少钱一瓶儿啊?”

  “额……我不懂酒,只是听说毛哥喜欢,我就买了。”

  听到这句话,毛仁兄心里一暖,毕竟两人只是见过一面,而且对方又不是生意中那些伙伴,希望求自己办事或者得到利润。

  抬手就是一瓶李察,几万块……这是真仗义了。

  “这里一瓶儿李察要小五万块了,好么……你说我这不合适啊。”

  “哈哈,有机会毛哥再请我,今儿算我的。”

  此时,包间里。

  荣安娜走进房间,王心耳赶忙让出一个位置:“安娜,去那么久?”

  “别提了,女洗手间里的人好久都不出来,刚才还是个帅哥帮我看着,我在男洗手间解决的。”

  一听这话,几人一愣,紧接着几人都是笑了出来。

  荣安娜却不觉得什么:“有什么好笑啊,那个帅哥有句话说的挺好的,叫……什么尿憋死?”

  “啊?哈哈哈,安娜,你说的是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吧?”王乐大笑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活人憋死的话,”荣安娜笑道,“我觉得好有道理。”

  王心耳拍了拍她的脑袋:“行了,别露怯了,我给你点了轩尼诗李察干邑,怎么样?”

  “够了解我的哟,今天表现还不错。”荣安娜笑道。

  “心耳刚还说呢,说你们在英国的时候,喜欢用李察干邑做基酒,能这么了解你的男人不多啊。”章良赶忙为王心耳说话。

  荣安娜撇了撇嘴:“但是越了解你的男人才越危险哟!”

  众人都是笑了起来,不得不说,安娜国语虽然不标准,但越是这样,也显得她越是可爱。

  几人正聊着,酒吧经理走了进来:“不好意思啊王少,酒吧里只剩一瓶轩尼诗李察了,已经被外面的客人点了。”

  王心耳闻言站起身:“开了没有?”

  “好像也是刚点,应该还没开,不过……人家已经付过钱了。”

  “那怎么了?没开就跟他说包间有人要了,钱我双倍退给他。”王心耳道。

  “这……”经理略显为难。

  王乐起身道:“王少的话和我的话一样,明白吗?”

  “行,我马上去说。”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