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美文同人 > 洪荒女团随我终结末世 > 第四十七章 兴师问罪

第四十七章 兴师问罪

  胡天阳和靳抚琴两人开始向峡谷的方向奔跑,他们也不知道那边的状况如何了,虽然计划十分周密,但是尸潮的数量十分庞大,会出现一些什么样的变数也是很有可能的,两人十分担忧,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峡谷。

  等两人来到峡谷,看到的是一片狼藉,整个山顶上尸横遍野,有丧尸的,有人类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山顶,惨叫声,怒吼声,爆炸声,不绝入耳。

  胡天阳虽然早在心中预料过会有这等惨状,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现在亲眼看到,还是不免有些难受。

  孔文杰一直关注着陷阱的方向,却迟迟等不到葛正洪的身影,本来有人从那边过来让他为之一喜,结果发现是胡天阳和靳抚琴两人,他的心瞬间就沉落谷底了。

  “胡天阳!还有靳抚琴!为什么他们两个还活着?葛正洪呢!为什么他26级的强大实力却没有杀死他们两个,反而还不见他的踪影了?”

  孔文杰在心中不断思考,胡天阳和靳抚琴的出现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本来在想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他跟葛正洪的目的就是为了既消灭掉尸潮中的夜魔,又趁机杀死胡天阳和靳抚琴,然后再返回隔离区,集结力量抵御尸潮,等尸潮过去之后,在找时机吞并两大势力,可是现在的情况大大超乎了他的预料,搞地他心烦意乱起来。

  “副帮主小心!”一个狂人帮的手下喊道。

  原来在他思考葛正洪在哪里的时候,他对周围的注意力也就下降了。

  就在这时,一个变异丧尸已经悄悄来到他的身后,抬起爪子就抓向了他。

  孔文杰听到有人呼喊,急忙转身,看到那个变异丧尸近在咫尺的爪子,他根本躲避不了,这时,他终于慌了,而那个呼喊着他的手下则用自己的性命换下了孔文杰,他飞身将孔文杰推开,结果导致自己被变异丧尸自己分尸了,身首异处,死状凄惨。

  手下的牺牲也让他清醒了过来,他连忙爬起来,手臂一挥,召唤出一根木刺,直接刺穿了变异丧尸的脑袋,终结了他的生命。

  而胡天阳这时来到了烽火狼烟的人群之中,看着自己的手下并没有像其他势力那种伤亡惨重,他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看着手下正奋斗拼搏地击杀丧尸,他真的庆幸自己从魔神商店购买武器奖励给手下的行为。

  而胡天阳的回归也让烽火狼烟的人们都战意倍增,更加努力地朝着丧尸身上释放技能。

  胡天阳看向了靳抚琴,“靳楼主,原定计划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是时候可以通知其余势力撤离了。”

  靳抚琴点了点头,抽出一把信号枪,朝着天空开了一枪,绚丽的红光照耀在峡谷的上空。

  这信号枪是方厚政给的,因为整片山顶的面积太大,就以这种方式传递信号,一旦计划完成,便射出信号弹,通知其余势力撤退。

  胡天阳也同样如此,抬起信号枪朝着天空开了一枪。

  烽火狼烟和烟雨楼同时发射信号枪,让这场战斗开始进入尾声,而两家的势力也开始撤退。

  而进入癫狂状态的方厚政已经看不到信号弹的存在了,在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双枪,和那些该死的丧尸,他依旧在不停地收割着丧尸,直到一个士兵跑到他身边拉着他,他这才停了下来,看着自己那死伤了大半的队伍,他双膝跪在地上,羞愧地流下了眼泪,说道。

  “兄弟们!是我方厚政对不起你们!来世做牛做马,我方厚政一定偿还你们的恩情!”

  随后他便下令撤退。

  见三家都已开始撤退,孔文杰自然也一样,转头对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头目下达了撤退命令。

  “可……可是,葛帮主还没回来啊。”那个小头目有些吃惊地说着。

  “葛帮主的事情我知道,凭借他的实力,能回来早就回来了,现在这个情况只能说明,他已经死了!既然他死了,狂人帮的一切由我做主!现在,我下令撤退!听到了没有!”孔文杰正一肚子火呢,见这个小头目还在期盼着葛正洪,他怒吼道。

  被孔文杰话吓到地小头目连忙点头说道,“听到了,我这就去让他们撤退。”

  随着四发红色的信号弹在空中闪耀,这场残酷的战斗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胡天阳组织着手下进行着断后的工作,还特意让侯永安排一些人去方厚政那边帮忙,他自然也注意到了方厚政的队伍损失惨重,而他那边的异能者又不是很多,还是有些变异丧尸爬上了山顶,这个时候,能帮忙的自然是要帮一帮的,毕竟他还是挺喜欢方厚政这人的,之前还特意提醒他注意葛正洪。

  等四方人马都撤出了山顶,尸潮里的丧尸们失去了目标,就继续朝着隔离区的方向前进。

  通过这次战斗,尸潮的规模基础缩减,由原来的一百二十万缩减到了现在的八十万,大大降低了隔离区的压力,虽然各大势力也损伤了不少,但是精锐还在,等退回隔离区,面对尸潮依旧能有一战之力。

  而在撤退的途中,四方的统帅又开了一次会议,商讨之后的隔离区防守计划,跟这一次的经验。

  而在会议中,胡天阳惊讶地发现,不知是不是在悲痛之下,潜能被激发了出来,方厚政竟然达到了23级,在四人当中等级是最高的了。

  而葛正洪消失的原因也被孔文杰提起,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葛正洪会失败,即使他敌不过那个30级的夜魔,但是丢下胡天阳和靳抚琴两人逃跑是绝对可以的。

  “哼,你跟葛正洪想得到挺好,想通过夜魔之手顺势杀了我跟靳楼主,好在尸潮过后让你狂人帮一家独大是吧,可是天不随人愿啊,某些人狂妄自大,被夜魔临死之际拖下强酸池里腐蚀了个干净。”

  胡天阳摇头晃脑地说着,还用鄙夷地眼神看着孔文杰,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故意想气一气他,之前诸葛亮就让自己小心提防这人,没想到他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竟然这么阴险狡诈,还好他福大命大。

  “嗯!孔副帮主,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敢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暗算他们,你今天要是不给一个交代,那么你的狂人帮现在就可以消失了,我想我们三大势力联手,你没有任何反抗和逃跑的机会。”一旁的方厚政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指着孔文杰说道。

  “就是,这些话可是我们亲耳听到葛正洪说的,你今天应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了。”靳抚琴也冷眼看着孔文杰。

  看到自己一下子被三人针对,孔文杰暗骂葛正洪蠢货,自己死了还拖他下水。

  孔文杰装作抱歉地样子,对着三人说道,“这事我可一点也不知情啊,之前提出去吸引夜魔的是他一个人的主意,至于为什么偏偏要胡天阳和靳抚琴两人前去帮忙,我也是没有想明白,我问他,他也没有告诉我,我想他这次之所以会想到以这个方式来谋害你们两人,多半是因为之前跟你们的恩怨,你们也知道葛正洪这个人有仇必报,狂妄自大,我也曾劝阻他,叫他放下跟你们的恩怨,齐心灭尸,真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做。”说完,孔文杰还深深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胡天阳听见孔文杰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已经死去的葛正洪身上,心中暗自说道,“的,这孔文杰可真不是个东西,连死人都坑。”

  “孔副帮主真不知情?”胡天阳一脸疑问地说道。

  “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葛正洪自己的意愿,跟我们狂人帮没有关系。”

  “呵呵,你倒是推了个干净,不知道葛正洪在地下会不会被你这话给气地跳上来掐死你。”

  “各位,现在不是纠结一个已死之人的时候,尸潮在明天就会到达隔离区,我们现在应该想的是如果抵御尸潮。”孔文杰适时挑开话题,让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尸潮上面。

  众人看着孔文杰,他将所有事情都撇的一干二净,而胡天阳又没有证据证明是他的主意,也只能作罢。

  方厚政看着众人,说道,“隔离区外面的三道防线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等回到隔离区在进行商讨吧。”

  他的情绪还是很低落,这次他的部队损失惨重,编制被完全打乱了,他都没脸回去见那个欣赏他的张将军了。

  “方兄,世事难预料,你已经尽你最大的努力了,这个末世就是这么残酷,你不可能保护得了所有人。”胡天阳见方厚政如此,安慰道。

  “我知道,只是现在回想起我那些弟兄一个接一个地死在我面前,心里还是很难受。”

  “哎。”

  靳抚琴也摇了摇头,虽然她不在的那段时间里,有鬼指挥着烟雨楼战斗,但是终归实力有限,他烟雨楼的伤亡人数也有不少,而且这一次也暴露出了她的底牌。

  会议结束,四方人马迎着落日返回隔离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