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大道纪 > 第825章 十神通之王

第825章 十神通之王

  呼呼~~~

  安奇生立身长空,气息平静如深潭,丝毫不见之前动手的暴烈血气。

  但所有看向他的人,却只觉天地间一片堂皇,如高山在前,不见细微,只观轮廓,竟已有种不可亵渎的神圣之感。

  不由的心中生出莫大的敬畏来。

  “鸿玄,鸿玄五色神光”

  狰狞狼藉的废墟之中,擎无拘深深的凝望着空中的人影,眸光之中最后一缕光芒随之黯淡了下去:

  “我记住你了”

  话音轻忽,与其身躯一般,被风吹散在虚空之中。

  呼~

  微不可察的流光一闪即灭,消失在虚空之中。

  一尊元神大修士的法相,就这般被当空击碎了

  于玄,王玄感等人直看的心神摇曳,一时不能自已,又是震惊,又是快意。

  唯有林白眉,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他简直无法相信,此时长天之上负手的道人,是数月之前自己在蓝山城见到的那位。

  当时,这鸿玄道人出手固然也是强绝,可他自忖与自己也相差不大。

  可此时,眼看他一击将那元神大修士的元神法相击溃,且是以传说之中的神通之王。

  曾几何时,自己甚至都不曾记在心里的小宗门修士,居然一跃成为幽州,西北道,乃至于整个大周的绝顶高手。

  这就让他有些无法接受了。

  “门主”

  凝望长空之中的人影,公羊焱身子都在颤抖,心中诸般念头翻滚,一时恍若梦中。

  这,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元神大修士,混一门八百年里,修为最高之人也远远触碰不到的境界。

  就这样被自家门主,击溃了?

  “元神法相”

  安奇生自然不会在意旁人如何看待自己,微微垂眸间,其眸光深处,一道淡金色的烙印随之成型。

  其中道纹流转,似有生命般不住的蠕动着,隐隐间,似乎有着之前得见影像闪烁。

  这,却是那擎无拘的元神烙印了。

  元神成就,已然开始收束自己散逸在虚空之中的讯息,即便身怀入梦之能,也需将其平衡打破,方才能搜寻到其讯息。

  一战终,烙印成型。

  刚刚好。

  “吼~”

  这时,废墟之中,才传出一声低低的呻吟之声,一道白光晃晃悠悠的冲天而起。

  似还没反应过来,发出一声嘶鸣,就冲向了安奇生。

  “天地异种?”

  安奇生收敛心思,随手一抬,已将那白光稳稳的抓在了手中。

  却正是被擎无拘一击打回原形的元象。

  “好大的力气。”

  安奇生微微挑眉,只觉掌中似有蛟龙挣扎,若一个不察,几乎要被其脱手而出。

  皇天界灵机浓郁,极易蕴养出灵种灵禽,而其中,元象一族堪称其中顶尖,于传说之中,也是仅次于龙族的灵兽。

  尤其其体魄力量,甚至可以和龙族比肩。

  在他所搜寻的讯息之中,也有不少关于这元象的记载,相传,这元象非品行高洁之辈不可降服。

  尤其在儒家,地位极高,堪比上古的几种灵种。

  “吼~吼~”

  如玉般的小家伙嘶吼挣扎,浑然忘我,似乎还沉浸在之前与擎无拘的拼杀之中,如癫似狂。

  元象之力绝大,若非其两度重创,安奇生漫不经心的一抓,还真有可能被其挣脱出去。

  “白玉!”

  这时,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曾叁方才轻呼一声,无形异力弥漫而来,抚平了躁动的白玉元象。

  “老,老爷?”

  白玉元象如梦方醒,这才发现自己被一个道人死死的捏在指尖,顿时又要挣扎。

  呼~

  安奇生手掌一翻,屈指一弹,这小家伙经受不住,大叫一声,打着旋飞向了车辇之上的曾叁。

  曾叁随手接住小东西,方才起身,躬身行礼:“此番有劳鸿玄道友搭救,曾某人铭记于心,必有后报。”

  “老先生不必多礼。”

  安奇生微微摇头,坦然道:“我此番出手,也是有所求。”

  儒家固然不入‘二圣地三帝朝七宗门’之列,可其在南瞻乃至于四大部洲也算强宗,更是显学。

  诸多宗门对于人间的干涉加起来,也不如儒家‘圣’道一脉。

  无论是他想要追溯那段消失的岁月,还是要寻回自己的诸多元神碎片,都有能借力儒家之地。

  “即便如此,礼也不可废。”

  曾叁拜了三拜,方才起身:“那无妄海背靠万龙巢主,实力虽一般,麻烦却不小。无论道友为何出手,老夫也都铭感五内。”

  安奇生点点头,不再多言,落下长空,回到最初盘坐的荒山之巅。

  曾叁放下元象,一步跨出,也落于荒山之上。

  “门主”

  看着荒山之上的两人,公羊焱欲言又止,本想提醒自家门主不要掺和进这些大门派的事情。

  转念一想,自家门主已有元神修持,只需去往‘万法朝宗’地,不说取代‘梵武道’成为西北道主。

  至少,也能推翻‘天罡门’成为幽州之主了。

  如此,背靠大周帝朝,除非得罪道宫,须弥二圣地,也不用怕什么其他势力了吧?

  一念至此,他松了口气,这才看向一片狼藉的群山,这一看,头顿时又疼了起来。

  元神碰撞之威,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余波,对于寻常人来说也堪称天灾了。

  哪怕于玄几人竭力护持,刚修好的木城又塌了过半

  呼~

  荒山破败,之前元象血液溅到之处,草木沙石皆为之蒸发,从此处看去,那一条数千里之长的血色大峡谷,宛如生灵禁地。

  “老先生请坐。”

  安奇生随手一招,就有石桌石椅从地上浮现而出。

  他的境界不坠,一朝灵机可用,诸般神通自回,自然不需要如此界修士一般按部就班。

  “道友客气了。”

  曾叁先正衣冠,再掀衣摆,坐的笔直,见石桌空空,一拂袖,取出一素黄酒壶:

  “黄柑酒,以四海清净之水培植灵柑而成,其品特高,芳香超胜,仙酒比之不上,也算珍品了。”

  说罢,为安奇生倒上一杯。

  安奇生接过,微微摇晃,只觉酒香扑鼻,虽然灵气并不浓烈,气味却是上佳,不由的点头:

  “的确是好酒。”

  数月梳理,安奇生对于此界已然知之甚深。

  只以表面看,大周诸城,乃至于其他两大帝朝,甚至整个天下,似比之久浮界,人间道也没有什么不同。

  可这终归是一方,除却被刻意抹去的岁月之外,从未断了传承的大界。

  凡俗之上,尚有着另外一重一个凡人无法接触,理解的天地。

  这么一壶黄柑酒对于凡人而言,却是可以治百病,活死人,益寿延年的珍品。

  可对于修士而言,却仅仅是酒水而已。

  两人落座,各自饮酒几杯,安奇生率先开口:“听说无妄海远在北海之上,老先生做了什么,能让他们一路追击至此?”

  地仙道天地广大,有东胜,南瞻,西贺,北俱四周,又有东西南北四海。

  上有天,下有鬼。

  合称四洲四海,三界天。

  看书还可领现金!

  其中,北海虽然相距南瞻并不算远,可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即便是念动数万里的元神大修士,想要横渡而来,也不是那般容易之事。

  “无妄海分属万龙巢统辖,此番追杀我至此,自然是万龙巢的命令。那万龙巢势力绝大,比之大周也不差多少,当代龙主相传已练成烛龙法身,实力通天。他的命令,无妄海自然不敢不遵从。”

  曾叁也无隐瞒,坦然道:“我前些年去往北海寻夫子足迹,却是不小心打杀了数十龙子,被那龙主一击重创。”

  “法身?”

  安奇生心中一动。

  他来此界,所见唯一法身,就是他隔空窥探过命运轨迹的吕道人。

  在道一图的体系之中,法身又称地仙,是三星级!

  放眼此界,也已然是绝顶人物了。

  “鸿道友不必担忧。当代大周天子位比天神,即便是那龙主,也绝不敢轻入大周。”

  说着,曾叁面上也有了一抹苦涩:“如若不然,除非老夫能顿悟‘浩然长河,’否则怕是要交代在北海汪洋之中了。”

  修行如登天,一步一重天。

  一如金丹九转相差巨大,元神三祭,相差更加巨大的多。

  法相、法身、显圣。

  元神仅有三祭‘天、地、人’,然而每一阶之间的差距,却判若云泥!

  法相又称人仙,法身,却已然是地仙!

  他虽已踏入‘法相’境,可除非能寻回‘浩然长河’这一道与五色神光齐名的儒家神通之王。

  否则,根本无法与那万龙巢主一战。

  ‘元神天地人,显圣为天仙。如此说来,当代大周天子,已是天仙级数了?’

  安奇生心中动念,面上却不外显:“儒家的浩然长河,也断了传承吗?”

  “圣下十神通,除却‘七宝妙术’‘皇极惊世’之外,多已断绝,鼎易龙形三三式如此,五色神光如此,浩然长河,也如此。”

  曾叁欲言又止,却似乎有着顾忌。

  安奇生看出不对,不由开声询问:“可是有何不妥?”

  “说来,道友既是五色神光的传人,可曾听过自前朝流传下来的一个传说?”

  曾叁为两人各自倒上一杯酒,方才看向微微皱眉的安奇生,语气莫名:

  “相传大夏之前,曾有一道人自天外而来,收徒禹王,孔雀,夫子也曾求教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