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师徒争夫

第三百八十六章 师徒争夫

  355章已放出,刷新一下章节列表就行

  一顿饭吃得是暗流汹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浪滔天。

  秦剑感觉自己就像是海啸中波动的小船,两边各有一道台风,而他就在中央,瑟瑟发抖

  比比东和胡列娜两师徒隔着他,明枪暗箭,明褒实贬,各种明示暗示搞得风生水起。

  最后秦剑只能越吃越快,就希望能尽早脱离这师徒争男人的气场。

  “谢谢老师的款待,我们这就告退了。”

  终于吃完饭,胡列娜就迫不及待的拽着秦剑站起身来。

  她现在已经顾不上尊师重道了,她只想赶紧把秦剑带走,找个被窝,塞进去,藏起来!

  “娜娜别急”

  比比东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道:“秦剑说过,饭后不能急着做事,最好站着消化一会儿,对身体好。”

  胡列娜用莫得感情的眼睛瞥了秦剑一眼,目光里的意味很明显:“你到底还说了什么话?”

  秦剑:“”

  “我这露台的风景还不错”

  比比东带着他们来到栏杆前,美眸里满是回忆之色:“记得第一次和秦剑你在这儿看风景的时候,你还说人的手不只是用来掌控天下的”

  你是回忆上瘾了嚒

  秦剑:“”

  胡列娜面无表情,不打算给她的臭老师继续下去的台阶。

  但比比东自己一点也不尴尬,侧头便道:“娜娜,你觉得我们的手除了能掌控天下,还能做什么?”

  胡列娜的语气毫无波澜:“吃饭。”

  “不是的”

  比比东还是不尴尬,她忽然就伸手抓起了秦剑的左手,嘴角含笑道:“是牵手。”

  同样的套路,你这样照搬真的好吗?

  秦剑:“”

  胡列娜的脸色直接黑了三分:“秦剑你可真会玩”

  面对现在这样的比比东,秦剑也不知道怎么应对才好。

  毕竟已经三年过去,虽说心底还是存在着疙瘩,但至少不像当年那般根本没有继续相处下去。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app, \\app \\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更何况现在这一件件事,可以看到她的用心。

  身为教皇,能做到这些虽然不难,但愿意花这样的心思,就是她最大的进步

  “对了,秦剑你不是很喜欢我的权杖吗?这个送给你。”

  比比东忽然想起了什么,在自己的魂导器上一抹,就把一根华丽的权杖递到了他眼前。

  “啊这,你自己不要吗?”秦剑惊讶道。

  这个权杖完全就是她一直在用的那一根。

  比比东轻轻一笑,又拿出一根权杖来,道:“你看,我有了一根全新的。”

  秦剑看去,就发现这两根权杖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比比东原本的那根,也就是现在给秦剑的这根上有着一颗斗大的宝石,而另一根新的上面却没有。

  这自然不可能是堂堂武魂殿再也找不到另一颗宝石,而是故意没有装。

  于是,两根一模一样的权杖就有了高下之分。

  这是她在表态吗?意思是在她的眼里,这原本象征最高权力的权杖她放弃了,甚至可以送到他的手里?

  秦剑缓缓将那根权杖拿了过来,橫在手中看过去,眼神很是复杂。

  “我已经告诉了所有人,你那根权杖象征着武魂殿的最高裁决权,拥有监察所有人的权力。”比比东忽然道。

  “最高裁决权?!”

  胡列娜掩唇惊呼:“这样的权力岂不是堪比教皇冕下了?长老殿那边能同意吗?”

  “不同意也得同意。”

  比比东冷冷一哼:“他们中已经有接近一半是我的人,即便是投票,也不一定会输,更何况我毕竟是教皇。”

  这时候,这样子的她,才又有了那么几分威严的教皇模样。

  “还有娜娜,你的圣女之位我也准备定下来了,虽然大供奉那边很不认同,但暂时他还不愿意与我撕破脸皮”

  她看向胡列娜,眼神带着深意:“你这一年一定要尽快稳固自己的位置,让长老殿无话可说,否则的话”

  她转过头去,再度看着秦剑,眼里有着温柔之色一闪而逝:“否则的话,我可能会无法给予你庇护。”

  “啊?”

  胡列娜这句话是真没听懂。

  秦剑也有些蹙眉,想不明白比比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毕竟千道流现在会忌惮她身上的神力气息,将来也会,为什么会说无法庇护?

  但比比东很明显不想再解释了

  一顿饭吃了许久,再加上露台上吹风,等到比比东终于愿意放他们离开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时分。

  “老师,那我们就先走了。”

  走到了比比东寝殿的门口,胡列娜还是很有礼貌的拉着秦剑行了个礼。

  但她的教皇老师理所当然的受了她的礼,却偏偏躲开了秦剑的。

  胡列娜:“”

  “娜娜,你还是住在右偏殿,我已经提前让侍女们收拾好了,去吧。”比比东一脸慈祥的模样。

  但等胡列娜拉着秦剑就想一起带着往右走时,比比东忽然就拉住了秦剑的手腕:“等下,秦剑是住在左偏殿的。”

  “啊?可是老师我们这三年一直是住一起的呀?”胡列娜回头很不解的样子。

  “那不是事急从权吗?现在回来了就安全了,而且你们一个是圣女一个是拥有裁决权的护卫军指挥官,这么高的地位总不至于一处独自的住所都没有。”比比东很淡定的道。

  胡列娜眨巴着眼睛,无言以对。

  早知道就该在外面多待几年生个宝宝再回来

  她很怨念的与秦剑分开,往右偏殿走去。

  胡列娜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却看到比比东跟着秦剑向左偏殿走去。

  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失声道:“老师,您怎么也往那边去?”

  比比东的身形微顿,随后回眸一笑:“我寝殿的卧室因为一些原因被破坏,至今没有修复,所以这三年我一直是住在左偏殿的。”

  “被破坏了的卧室”

  秦剑满头大汗。

  胡列娜:“”

  这老师是三年不见,一鸣惊人啊,套路玩得这么溜,让小狐狸毫无招架之力。

  “既然老师现在住左偏殿,老师又是我们武魂殿地位最高之人,不该有人与您同住的,就让秦剑和我一起住吧?”胡列娜回转身形道。

  比比东美目淡淡:“那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