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俺的头上也有光 > 第九十九章 究竟是谁在算计朕

第九十九章 究竟是谁在算计朕

  “世界啊,我我刚刚看到了什么,会不会是我眼花了!”阿罗很是委屈无辜的看着青颉。

  青颉也有点懵,不过身为师姐这种时候自然不能怂,“嗯,不是眼花,只是”遍搜肚肠发现这事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能力,好像解释不来,“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时间倒退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一部分仙位强者被大儒拦下,一部分金丹修士也被忠于朝廷的官武将阻拦,但修士的数量始终太多,于是其余都冲进了皇宫想要搜寻皇帝。或者更加准备的说就是在找气运!

  毕竟亡国气运的副作用不过是一些煞气,虽然不能直接拿来用,但却可以间接使用,比如那些沾染了气运的皇子、皇妃或者是公主什么的。

  呵呵,对于修行界来说,讲究的就是个物尽其用,那些不能修炼的凡人皇室其实都是仆人的好人选。无论是用来伺候还是用来炼制一些不正派的东西,反正就是好用。

  所以这些修士进入皇宫之后,就跟那些侵略者蛮夷没有丝毫的差别,也不像什么电视剧中那样,有某个将军喊什么不能奸淫捋掠,血与火疯狂的相映成辉,俨然已经有了一片地狱景象的雏形。

  就在这个时候,青颉和阿罗也终于找到了一栋就在城墙根下的宅院,嗯,这个房子说起来还挺诡异的,为什么会有这种贴着墙根建造的房子呢?

  两个小家伙心很大,宫墙里面恍若人间地狱,一墙之隔的外面却是他们在好奇的游览宅院。

  而在这时,从前方城墙根下草丛中,突然间钻出了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那中年人站起抬头见到两个孩子也是愣了一下。

  双方莫名其妙对视的同时,一道金光突然间就自那中年人的包袱之中窜了出来,在天上形成龙影之后又朝南门去了。

  “你们是谁?”

  “你是谁?”

  “”

  中年人见那龙影声势太大,哪里还敢耽搁,抽出一柄匕首就朝两个小孩划过来。“你们知道的太多啦!”

  砰!砰砰!piaji!

  青颉操控水鞭缠住这中年人的脚踝,左摔右摔再拎起来看看,接着原地摔。

  “行了,说说吧,你是谁?从哪来?要干什么去?”青颉捋了捋额前的发丝,一个凡人还敢跟修士动刀子?是不是看我唇红齿白青春靓丽就好欺负啊!

  “仙子饶命!仙子饶命啊!我真不是大梁皇帝!”

  青颉上去就是一巴掌,“谁问你是不是大梁皇帝?大梁皇帝长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吗,回答我的问题!”

  “唉?”中年人有点懵,顿了一下如实道:“小人梁四郎,家中排行第四,家父曾是南城门守门校尉,后因收受贿赂被衙门收监,后来一个內侍告诉我们说只要做皇帝的替身就能够免罪,所以我们便假死脱狱。”

  “皇帝的替身?”青颉后退一步看看梁四郎,接着表情有点精彩的与阿罗互望一眼,“你别说,刚刚我们是知道皇帝跑了,现在这一仔细看,还真与那皇帝有八分像呢!”

  “等等,你父当初贪污了多少。”

  阿罗毕竟是曾经的皇子,这一句话绝对问到了点子上,梁四郎脸上突然间闪过一种化不开的仇怨,“只是一篮子鸡蛋!”

  “鸡蛋?”

  “当日天色已完城门关闭,一农妇赶来投亲,恰巧卡在了城门处不得进。我父看她风尘仆仆甚是劳累,便好心给她多开了一会儿城门,那农妇感恩第二天就送来了一篮子鸡蛋。谁知道这便成为了我父收受贿赂的罪证!”

  梁四郎的语气中怨气满满,而这么一说青颉也算知道了,“呵呵,这分明是皇帝知道你长得像,所以才刻意逼迫吧!”

  “不是我们长得像,是我们兄弟四人长得都像。这一回皇帝跑了,却让我们兄弟四人假扮成皇帝然后着人看守在皇宫之中乱跑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唉?那你是怎么从狗洞子里钻出来的?”青颉显然对狗洞更有兴趣。

  梁四郎叹道:“本门兄弟四人本就有意逃跑,无奈有人看守,正一筹莫展之际,谁知道那些负责看守的人竟然先一步跑掉了。于是我们一商量,四人一起实在扎眼,索性就分开跑吧,能走一个是一个,至少给梁家延续了血脉。而我们以前其实都是伪装成小太监在这皇宫中生活的,所以对皇宫地形也算熟悉,知道这里有个狗洞,所以我就想着顺狗洞钻出来。”

  青颉眉头紧锁,“胡说,如果这里有个狗洞,那这家主人怎么会不知道,难道就任由你们这些太监宫女侍卫什么乱跑?”

  梁四郎苦道:“我的姑奶奶啊,这是真的,这栋宅子的主人其实是宫里的御前太监总管,他之所以建造这么一座宅子,其实是建立了一个牢靠的出宫途径,好将宫中的珍贵物品拿到外面去卖啊!而且,很多太监宫女侍卫都知道的,不信,你看,太监、宫女、侍卫!”

  就像是善良好了似的,那狗洞中依次又钻出了一个太监、一个宫女、一个侍卫

  青颉:“啊哒!”

  “哎呦,姑奶奶饶命,我说的真话,您咋还打我?”

  “想打就打!把你的包袱拿出来看看。”刚刚金龙就是从里面飞出来的。

  梁四郎愣了一下接着积极的打开包袱,腆着脸谄媚,“仙子你看,这是大梁国的传国玉玺,您要是喜欢,就拿去砸核桃吧!”

  “”

  好吧,算是破案了,青颉和阿罗也算是在万玉容刘奈身边耳濡目染,多多少少对于气运这东西有些了解。呵呵,一国气运金龙就算即将灭亡,也受不得钻狗洞这种委屈!

  至于这传国玉玺,呵呵,没有了气运,那就是快破石头。

  “嘁!没意思。”

  知道了来龙去脉的青颉和阿罗神同步的露出嫌弃表情,直接将梁四郎给整懵了,这仙长就是仙长,连传国玉玺都不在意。

  “行了,你走吧,就当没有看过我们。”青颉深感无趣的挥挥手,打发梁四郎带着传国玉玺离开。

  于此同时,城外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大梁皇帝却是满脸震惊,怒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传国玉玺上的气运不回到我身上,朕还没死呢,是谁敢抢夺气运?你们两个,快去!把气运抢回来!”

  一名金丹內侍嘴角抽了抽,但还是躬身道:“陛下,我们若是走了,那您?”

  大梁皇帝急道:“我没事,这里都是一些难民,不会有危险的,你们两个快去!不能让气运落入歹人之手!”

  两名金丹內侍再次对视一眼,得!他们也是了解这位帝王的,他说的话就跟放不对,是说一不二,没法改变的。

  就这样,两个內侍起身飞窜,直接朝着都城的方向射了回去。而大梁皇帝此时则叹了口气随意找颗大树靠了靠,他有点累。话说明明每天都跟爱妃们做床上运动,为什么身体素质还是这么差呢?

  算了,不想这事,当务之急是赶快想想,为何那气运会自行抽离,话说到底是谁在算计朕?

  “啊!仙长饶命啊!”

  背后暮然冷汗,大梁皇帝颇觉惊悚的回头,却见一片血雾开始在难民群中四溢。他虽然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什么,但一看就知道有问题,正要转身逃离,却发现,不知何时,周围的青草都已枯黄,血色的迷雾早就将他包围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奈也想问问这事,按照道理来说,皇帝是亡国气运最后的主人,在皇帝未死的时候,气运是不会随意选择其它人或者物体附身的。可现在是什么情况?万玉容甚至就都没有主动收取,这气运就咻咻咻的自己上身了,难道他长得很有帝王像?预示着哪一天要黄袍加身去送快递吗?

  当然,更加奇特的是这些战魂,唉!怎么办呢?

  刘奈不想暴露自己,可是,现在一堆晶莹透亮的战魂已经开始有恍惚消散的危险了。如果他再不做什么,那真就来不及了,话说一个个那么留恋人间作甚?轮回转世不好吗?别的不说,一个纯洁的战魂轮回转世,来世最起码也是个好天赋的修士吧,不比当鬼强?

  无奈的长舒了一口气,刘奈还是见不得这事,当着所有士兵的面从地下钻出来,挥手就是一滴墨甩出去,墨韵流转好似一片黑色的烟云将所有战魂一卷,那些战魂初时似乎有些抵抗,却见刘奈墨韵中闪烁了一下精光,这些战魂顿时配合的被他收取。

  眼看着那些战魂随墨滴缓缓沉入莲蓬,接着与之前的那些战魂汇合,两方竟然有种一见知己的既视感。顿时刘奈就明白了,刚刚那光芒闪烁应该就是原本的那些战魂搞鬼了。

  咋的?你们还想在爷们肚子里筑巢啊!

  刘奈这仔细一打量却是发现了点问题,这战魂数量正好一百零八个,都凑齐天罡地煞之数了。

  “他是奸细,快杀了他!”

  无常队中有人高声叫喊,然后,无人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