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25章 土皇上
  在赛拉市转了一阵,又到灯塔山上转了一圈儿,就朝拉特市驶去。

  马丁的家,就在那里。

  一路颠簸,两个多小时后,抵达拉特市。

  拉特市不愧为拉特兰州首府,比赛拉市大了不少。

  不过,距离楚杰克心目中城市的样子,还是差了很多。

  规模上看,也就跟他家乡的镇子差不多。但是道路等市政设施和建筑,还是远远不能跟家乡的镇子比。

  虽然有一些楼房,但是不多。见到的最高建筑,也不过才六层楼。而且已经破旧不堪,显然有些年头。

  只有一条路硬化,水泥路,但是坑坑洼洼的,缺乏维修养护。

  也没有什么路灯,没见到信号灯和交警。警察倒是有几个,在路边的树荫下,说说笑笑。

  绝大多数的建筑是平房,大多是土坯房,砖瓦房和钢筋水泥建筑不多。

  房子的分布仍然散乱,应该是自然形成的格局,看不出来有什么规划的痕迹。

  “这里虽然是无政府状态,但是治安似乎还不错啊。”

  这点倒是让楚杰克感到有些意外。

  “谁说这里是无政府状态?各种政府机构都有好不好。”

  “一路上走了这么多地方,我怎么没看见一个政府机构?”

  “一会儿到了我家,你就都能看见。”

  “到你家?什么意思?”

  “我家就是州政府,我父亲就是州长。各个政府机构都在我家。我二哥是警察局长,我大姐是民政局局长。我小妈是交通局局长。我妹妹是外事局局长。我另一个妹妹是教育局局长。”

  “我大妈是议会议长,还有。”

  楚杰克哑口无言。

  这不就是家天下么,难怪总说土皇土皇的。这个坎达老爷子,还真的是土皇。

  一边儿当与皇帝,一边儿当政府官员。

  “你没弄个官儿当当?”

  “谁说没弄,我是农牧局局长。”

  “那拉特市市长是谁?”

  “我妈。”

  行行行,所有的官儿,都叫你家承包了。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就这样的二货,都能混个农牧局局长干。我当个市长,都绰绰有余。

  一座三层楼房呈现在眼前,在它的两边,分布着一些二层小楼和平房。

  所有的房子,外表都是淡绿色,风格统一。

  “这片建筑的主人,一定是个土豪。”

  尽管城市不大,但是在城里能有这么大一片建筑,肯定是有钱有势的人。

  “哈哈哈,你说对了,这就是我家,也是州政府和市政厅。”

  原来如此,看来这就是拉特兰土皇的皇宫。跟故宫的意思差不多,既是土皇的家,也是土皇处理政事的地方。

  “你记着,以后凡是遇到有围墙的的建筑,那就是有钱有势人的地方,不要轻易进去。”

  “苏马里很多人都有枪,私自进入别人住宅,人家可以开枪的。这个跟你们中土可不一样。”

  中土也不允许私自进入别人住宅,只是没有枪而已。

  关键是我们也用不着枪啊。

  “就这个也叫围墙?”

  所谓的围墙,不过就是个小土坝而已,顶多一米高。人很容易就能进去。

  “这就是围墙,我家的围墙还算是高的。有围墙,那就是身份的象征。”

  好好好,又长了见识。

  “就这个围墙,能挡住什么?”

  “挡牲畜和野兽的。”

  “城里还有牲畜和野兽?”

  “有啊,城里人也要有骆驼,牛羊。土狼、羚羊、野兔、斑马、角马,对了,有时候豹也会进城。”

  “所以,晚上不要轻易出去,很多时候会遇上野兽。”

  好吧,又长见识了。

  车在那座三层楼房前停住,楚杰克下车,打量着眼前这座建筑。

  楼房的成色比较新,看来落成时间不太长。

  墙上并排挂着几块牌子,上面的两种字,一种字楚杰克不认识,另一种是英。

  苏马里的官方语言是苏马里语、斯瓦西里语、英语,还通用法语。

  一块牌子的意思是拉特兰州政府,

  第二块是拉特市市政厅。

  第三块牌子是酋长联席会议。

  一个女子出来,三十来岁的样子,穿着职业装,短裙,白衬衣。

  如果不是在这里,而是在一个公司里,这就是白领丽人。

  “你就是杰克吧,欢迎,欢迎。”

  女子伸出手来,大大方方跟楚杰克握手。

  “这是我大姐玛雅,民政局局长,也是我家里的管家。”

  按照马丁的说法,这个民政局,跟中土的民政局可不一样。

  除了中土民政局所有的职能外,还有很多职权。是整个州政府的中枢机构和最有权势的机构。

  玛雅还是家族的管家,可见她的权势之大。

  “谢谢大姐,打扰你们了。”

  “不用客气,马丁在中土得到你家的照顾,我们都知道。今天能来这里,正好有机会报答一下。”

  “家里人都在客厅等候,请随我来。”

  刚进城的时候,马丁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家里,一家人在客厅排成一排,已经等候。

  “这是我父亲,拉特兰州州长。州长先生,这位就是马丁的朋友楚杰克,来自中土的朋友。”

  “州长先生好。”

  “哈哈哈,不用叫我州长,你就叫我坎达老头子就行。杰克,谢谢你对我儿子马丁的照顾。”

  坎达很热情,跟楚杰克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你船上的人还好么?”

  “好,谢谢关心。”

  “捕的鱼多么?”

  “多。”

  “捕鱼还顺利么?”

  “顺利。”

  苏马里人很在乎礼节,见面问候的时候,十分繁琐。要问很多事情。

  “你家里人还好吧?”

  “好。”

  “你父亲身体还好吧?”

  “好。”

  “你父亲的生意还好吧?”

  “很好。”

  我说坎达老头子,你有完没完?咱们简单点儿不好么,我都饿了啊。

  “你的骆驼还好么,今年添了几只骆驼?”

  楚杰克一脸蒙圈。

  “父亲,杰克没有骆驼。”

  马丁在一边儿小声提醒道。

  坎达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哦,我忘了,他是中土人啊。好啦,我是个爽快人,从来不啰嗦,玛雅,给杰克介绍一下其他人。”

  玛雅接着介绍另外的人。

  先是大妈,州议会议长梅丽莎,它也是玛雅和木拉提的母亲。是坎达的第一个妻子。

  第二个是马丁的母亲帕玛拉,拉特市市长,她也是坎达的第三个妻子。。

  第三个是小妈莎莉,交通局长,也是坎达的最小妻子。

  然后是二哥库塞塔,警察局长。

  大妹妹伊丽莎白,外事局长,从英吉利留学归来,还兼做医生和教师。

  最后一个是小妹妹卡洛琳,教育局长,留学法兰西,兼职当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