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24章 骆驼之国

第24章 骆驼之国

  这是一片玉米地。

  楚家村人种玉米,是地上起垄,垄上铺地膜。

  这里没有垄,就是一片平地,更没有什么地膜。

  种地要讲究株距,行距,以便于通风和地下养分分配。

  这里也没有规整的株距和行距,似乎就是在地上随便刨坑,把种子埋进地里就完事儿。

  满地里都是杂草,显然也没有除草剂什么的。

  即使没有除草剂,你倒是把杂草铲一下、拔一拔啊。

  这么多杂草,不把养分都给抢跑了么。

  这种种地方法,就跟原始社会的刀耕火种差不多。

  再看玉米,植株细细的,个头不高,上面还有一些黏虫。显然也没有什么病虫害防治的措施。

  这样种地,能打多少粮食,可想而知。

  地边上,十来只羊正在吃草,也没人管理,纯粹的散养。

  这样也好。纯天然的放养方式,羊肉大概会好吃。

  稍远的地方,有一群驴正在追逐,似乎在打架,不时有驴高声吼叫。

  驴群边上有两只骆驼,正在悠闲地散步。

  苏马里气候炎热,干旱少雨,国土面积大部分是稀树草原和沙漠、半沙漠。

  这里属于沿海丘陵地带,由于山脉的阻挡,来自海洋的潮湿气流上升,跟来自内陆的干燥气流相遇之后,形成锋面雨,所以沿海一带降水量比较多,气候比较湿润。

  整个拉特兰州,基本上都处于这个比较湿润地区,所以这里农牧业比较发达。

  但是这个发达,也仅仅是相对于内陆地区而言。

  眼前的这种粗放农业方式,就说明了水平的低下。

  一道灰尘飞起,一辆丰田皮卡驶了过来。

  “杰克,上车。”

  马丁喊道。

  “行啊,马丁,你还有车?”

  “二手车,两千刀买的。虽然比不了你家里的豪车,但是在苏马里,也算是好车。”

  车进了城市,在街道上转悠。

  路都是土路,坑坑洼洼的,既没有信号灯,也没有交警。

  其实也用不着这些,因为根本就没有几辆汽车。比较多的是毛驴车和骆驼、骡马。

  这样的地方,也用不着什么信号灯和交警。

  “来到这里,有些禁忌不能犯,否则当地人会不高兴,弄不好还挨揍。”

  “这个正常,都有什么禁忌?”

  “不能直接伸手跟女人握手,否则的话你会挨揍。”

  “如果女人主动跟我握手呢?我这么帅,可是很有吸引力的。”

  “这要分什么女人。已经结婚的,年纪比较大的没事儿。未婚的,比较开化的没事儿。比如我家的姐妹,就不要紧。不过她们看不上你,也不会主动跟你握手。”

  这会儿就看不上我啦?也不知道是那个鳖犊子,一个劲儿要把姐妹介绍给我的。

  “不要询问别人有没有情人。”

  这个正常,在中土也是这个习惯。

  “不要询问别人的收入和财产。”

  这个也没有必要问,其实他们也没有什么收入和财产。

  “不能当面询问女人的年龄。”

  “好吧,现在问问你行吧,你妹妹多大?”

  “两个都是24岁。”

  “原来是双胞胎啊。”

  “不是。”

  “不是双胞胎,年龄怎么会一样呢?”

  马丁看了楚杰克一眼,似乎象看傻子一样。

  “两个母亲在同一年生下的不行么?”

  楚杰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马丁的老爹有四个老婆。

  “不能说苏马里国家和民族的坏话。”

  这个可以理解,哪个国家的人,都不愿别人说自己不好。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不能说骆驼的坏话,不能骂骆驼。没经过主人允许,不能给骆驼拍照。”

  “骆驼还有这么多讲究?”

  “当然,对我们来说,骆驼是最重要的伙伴。”

  以苏马里的气候、植被环境,不太适合饲养牛、马、羊这些牲畜。

  沿海地区还好一些,内陆地区尤其如此。

  不过骆驼却是个例外。

  骆驼可以随着气温的变化,自动调节自己的体温。

  它出汗少,排尿少,有利于保持体内的水分,耐干旱。跟其他牲畜比起来,骆驼消耗的水要少得多。

  一次吃饱喝足之后,可以几天甚至十几天不吃不喝。不仅能保持生命,还能长途跋涉。

  骆驼是苏马里人的重要交通工具,几乎家家都有骆驼。

  不仅可以骑行,还能驮运货物。

  骆驼是苏马里人食物的重要来源之一。

  驼奶可以喝,还可以制成奶酪。驼肉、驼血、可以在紧急时候提供食物。

  炎热的沙漠,容易烫伤双脚,这个时候就需要穿骆驼皮靴子。

  骆驼毛可以出售换钱,买一些日用品。

  骆驼是财富的象征,甚至可以作为支付手段,当货币用。

  双方纠纷出了人命,酋长会判令用骆驼作为补偿和赔偿。

  男女订婚,男方要送几头骆驼作为彩礼。

  家里有几头骆驼,就可以解决基本的生存问题。

  可以没有别的牲畜,但是不能没有骆驼。

  苏马里有“骆驼王国”之称,人均拥有骆驼的数量世界第一。

  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骆驼出口国,每年出口骆驼五、六百万头以上。

  骆驼在苏马里人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所以人们见面的时候,除了问候人之外,还要问候对方的骆驼。

  骆驼有多少,长势怎么样,产了几只崽,骆驼的行情等等,都是交谈的重要话题。

  “驼肉、驼奶、驼皮、驼毛这些骆驼制品,在国际市场都比较畅销,价格也不低。”

  “你们既然是世界上第一大骆驼出口国,应该很赚钱啊。”

  “出口量虽然很多,但基本上都是活驼出口。到了外国加工,钱都叫人家赚去了。”

  原来出口的骆驼,都是最初级的活驼。因为没有合适港口,比较大的船进不来。所以需要经过长途运输到邻国,比如俄比亚去出售,或者经过二道贩子贩卖出售。

  农牧民们其实得不到多少钱。

  “为什么不自己就地宰杀加工呢?”

  “唉,你以为我们不想啊。但是加工不了啊。”

  首先是没有屠宰加工厂。

  虽然有人看到了这个商机,但是很多地方没有电。有电的地方,电力供应不稳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停电,没法保证机器正常运转。

  苏马里气候炎热,没有冷冻冷藏设施。骆驼宰杀之后,很快就腐烂变质。

  即使有了各种骆驼制品,物流又成了问题,运不出去。

  总之就是供电、供水、交通等基础设施不行。

  当然,还有资金、人才、设备等等的制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