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23章 开了眼界

第23章 开了眼界

  男子几步走到跟前,跟马丁拥抱了一下,然后看着楚杰克。

  “他是什么人?”

  男子的目光,显得很没有礼貌。

  “大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杰克,楚杰克,我说过的,我在中土最好的朋友。”

  “杰克,这是我大哥木拉提。”

  木拉提立刻换上笑脸,跟楚杰克狠狠地拥抱一下。

  “啊,怪不得今天美丽的鸟儿叽叽喳喳叫呢,原来是贵客来了。杰克,我知道你,我们全家都知道你,你对老六一直很照顾,谢谢你,杰克。”

  “今天我有正事,等我回来,我请你做客。老六,我请杰克做客,你不会不高兴吧?”

  木拉提盯着马丁,咄咄逼人。

  “大哥能请我的朋友做客,是我的荣幸。”

  “哈哈哈,这就对了。老六,还想跟我争么?”

  “大哥,我想明白了,我不想跟你们争,只想自己做点儿生意。钱赚够了,我就到科尼亚买个房子,移民到科尼亚去。”

  木拉提盯着马丁看了一会儿,似乎想看出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随即拍拍马丁肩膀,换上一副笑脸。

  “老六,这就对了。移民是个好主意,叔叔就在科尼亚,或许他能帮助你呢。”

  “你们先回家去吧,等我这趟生意做完回来,请杰克做客。杰克,再见。”

  “大哥再见。”

  那些偷渡客,足有四五十人,已经全部上船。

  木拉提上去,船就开走了。

  “马丁,这么多人在一条船上,很危险啊。”

  楚杰克一看这艘船,就知道超载严重。

  船的外表斑驳不堪,一听主机的声音,就是有了年头,也缺乏保养。

  其实也没有什么主机不主机的,这种船,就是个单机船。

  如果风平浪静,或许能够支持到地中海,把人运上岸。

  如果遇上风浪,那可就,十有八九没有什么好结果。

  即使不翻船,发动机坏了,船失去了动力,也不定漂到什么地方去。

  “不会有什么危险,大哥干了三年,也没出问题。”

  是啊,人们总是愿意这样想。

  没出事故的时候,都以为事故不会降临在自己头上,自己是例外。

  等出了事故,才知道傻眼。

  “但愿没事儿吧。”

  这种破船,若是在中土,早就没人用。即使想用,也早就强制报废,连出海的机会都没有。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开车。”

  马丁走了,楚杰克想给吕大力打个电话,但是没有信号。

  马丁你个二货,不是说有信号么,只是弱一点。

  你的信号在哪里啊。

  别说什么4G,连2G、3G都没有。

  赛拉港停了十几艘船,大部分都是木船。

  有几首钢壳船,最大一搜,排水量也也就三十来吨的样子。

  其他的都是小渔船,只能在近海活动,根本到不了远海。

  那些小船,也没有什么抛锚一说。拖到岸上,在滩涂搁浅,下海的时候,再推进水里。

  一艘小渔船正在卸货,鱼获都是一些近海的小鱼。数量也不多,三个塑料筐都没满,估计也就百八十斤左右。按照三美刀一公斤计算的话,价值一百美刀左右。

  这里的油料比较贵,扣除油料消耗,利润大概在八十美刀左右。

  这是一天的鱼获,按照苏马里的收入水平,这个利润不算少。如果天天都是这样,这个船主应该是小康之家。

  赛拉港的污染比较严重,水上漂浮着一层油,自然是船上泄露的柴油,机油之类的。

  靠近岸边的水面,漂浮着垃圾,有不少垃圾被潮水冲上岸,堆积在滩涂上。

  这些垃圾,都是城市垃圾。从那些包装物垃圾上的字来看,应该来自欧洲,不是本地垃圾。

  实际上,以苏马里的低级生活水平,也产生不了这么多垃圾。

  这些垃圾,就是欧洲一些国家的不法公司偷偷运到这里倾倒的。

  楚杰克大致一看,就发现不少医疗垃圾。

  有防护服、防护帽、鞋套、一次性注射针管、输液器等等。

  这都属于特别有害垃圾,别说在发达国家,就是中土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这种医疗垃圾,都是专门的队伍回收,专门的车辆运输,专门的场地和设备处理的。

  但是在这里,就这么随便倾倒。

  这样的垃圾,在欧洲国家,一吨的处理费用在1000美刀左右。但是用船运到这里,在海上偷偷倾倒,一吨的费用仅需8美刀。

  这里也没人管,巨大的利润空间,就引来很多人把垃圾倾倒在苏马里水域之中。

  这种行为,也成了苏马里海盗劫持过往船只的一个借口。

  唉,这帮殖民者,不仅祖先缺德,后代也这么缺德。

  一个个的嘴上说的好听,那个价值,这个自由、权利的,背地里尽干些肮脏勾当。

  楚杰克离开滩涂,朝居住区走去。

  按照马丁的说法,拉特兰州的第一大城市,就是首府拉特市。

  第二大城市,就是赛拉港所在的赛拉市。

  在楚杰克看来,这个赛拉市,怎么也跟一个城市沾不上边儿。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没有他家所在的镇子更象一个城市。

  近处是低矮的,用树枝做骨架,用树叶、牛粪、驴粪填充盖成的房子。

  即使这样,还有空隙。刮风进风,下雨进雨。

  歪歪扭扭的,也没有个规则的形状,似乎随时都能倒下去。

  稍好一点儿的,是土坯房,但是也很粗糙。

  远处倒是有几处红砖房屋,屋顶是铁皮的,应该就是这里的高档建筑。

  灯塔山上有一些房子,规模比较大,看起来象别墅的样子。甚至还有几处三层楼房。

  这应该就是这里的豪宅,灯塔山就是富人区。

  整个城市看不出来有规划的痕迹,建筑谈不上什么格局,所有的房子似乎都是随意建的。

  街道弯弯曲曲,路面也没有硬化,都是沙土路。

  有一些电线杆子,凌乱地排列,上面只有两根电线。

  楚杰克想找一下变压器和变电站,也没有发现。

  电的供应能力和使用规模,是现代化程度的最直观指标。

  从赛拉使的供电设施上看,这里如论如何也算不上一个城市,甚至跟楚家村都没法比。

  路灯,没发现。广告牌,没发现。

  偶尔有一些商铺,大多是卖一些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商品的陈列和堆放,也很随意。

  陈列美学之类的学问,在这里没用的。

  店铺的招牌也很简单,或者一块铁皮,或者一块胶合板,或者干脆就在墙上,歪歪斜斜写上几个字母,大概就是店名。

  城市的边缘就是郊区,土地倒是不少,不过庄稼不多,有一些玉米、葵花、蔬菜。

  楚杰克从小在海边渔村长大,自己虽然没种过地,但是别人种地还是见过的。

  楚家村人种地,地膜,化肥,农药,除草剂什么的,都是常规项目。播种,收获,加工也基本上都是机械化。

  但是这里看不到这些农业标准配备。

  两个女人拿着宽宽的大头,正在刨地。离得比较远,也看不清她们刨的是什么。

  不过眼前的庄稼地,已经让楚杰克开了眼界。

  竟然还有这样种地的?

  要是在楚家村这样种地,人们还不得说,比柳飘飘还要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