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22章,这也能叫港口么

第22章,这也能叫港口么

  刚刚登上勇气号,海家兄弟们就欢呼起来,几个家伙扭着屁股,当场就跳起了舞蹈。

  这两天,他们始终在煎熬中度过。

  吃的差,在船上呆着难受还不说,最怕的是勇气号扔下他们,自己跑了。

  如果勇气号偷偷溜走,他们还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按照他们的看法,这一次勇气号几乎注定会跑掉。

  有人甚至劝马丁,勇气号不会回来,干脆回去算了。

  没想到,竟然真的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还给他们带来了香烟和各种日用品。

  甚至还提前开资,每个人给发了五十美刀。

  虽然钱不多,但这也是钱啊。

  他们在勇气号上面的时间虽然不长,只有六七天时间。但是这一段时间,却是他们一辈子中过得最好的。

  虽然每天干活儿挺累的,但是吃得好啊。

  不仅随便吃,吃得饱,每天的花样还总是变化。

  这些中土的饭菜,简直就是人间美味。从来没想到,这一辈子还能吃上如此美味的东西。

  更加高兴的是,每天又能有那些小电影看了。

  这些中土人,过的简直是神一样的日子啊。

  “杰克,谢谢你,我还以为你们不回来了呢。”

  马丁眼睛有点儿潮湿,竭力忍着,才没有流出眼泪。

  这两天,他才是压力最大的人。

  如果楚杰克走了,从此以后他在这些属下面前,就失去了权威。这些人将会在第一时间离他而去。

  他在部族里的威望,也将荡然无存。

  从此以后,他在父亲眼里也不会有任何地位,将会被彻底边缘化。

  楚杰克如期归来,确实让他又惊又喜。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我们中土人一向最讲信用,我既然答应了你,怎么能悄悄就走。你个二货,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没有,没有,这回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彻底高大起来。”

  “我的形象本来就高大。放心吧,明天到了渔场,咱俩就离船登陆。”

  “是是是,明天就走。”

  勇气号起航北上,傍晚的时候抵达渔场抛锚。

  补给已足,冷库腾空,第二天就开始捕捞作业。

  楚杰克和吕大力等几个心腹安排好船上的事情,马丁召集海家兄弟们开会,连哄带吓,叫他们在船上好好干活儿,老老实实听指挥。

  楚杰克和马丁上了小船,就前往拉特兰州的港口赛拉港。

  那里就是他家控制的拉特兰州最大的港口。

  下午三点多,船到了赛拉港。

  放眼看去,楚杰克心里就有些发凉。

  “马丁,这就是你们最大的港口?”

  “是啊,不小吧。”

  不小个鸟啊,这也能叫港口?

  是,是个港口,那边小山包上,似乎有一个灯塔,这也符合十八九世纪的港口标准。

  码头呢?那道墙就叫做码头?

  引水船呢?哦,这里似乎也不需要引水员。

  “航道有多深?”

  “这个我也不知道,登陆之后我问问。”

  “最大能停泊多少吨的船?”

  “几百吨吧,我也不清楚。”

  “检疫,海关,商检、移民局,港监。”

  “要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处?这是自己家的地盘儿,来往船只基本上都认识。再说了,弄那些东西咱也没那个人啊。”

  好好好,都没用,那些正规港口都是傻子,弄一些没用的东西当摆设。就你们拉特兰州坎达部族这里实在,不搞花拳绣腿。

  对于赛拉港的简陋和不正规,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他觉得一个州的主要港口,即使再差,赶上楚家村的小渔港,总是应该的吧。

  即使没有海关那些职能部门,但是最基本的设施总该有吧。

  有了最基本的设施,配备上海关等职能部门,购买一些装卸机械,然后加入各种航运联盟和体系。

  比如财务联盟、物流联盟、资本联盟、货运网、集装箱网,国际海事组织等各种组织,参与到这个系统之后,就能把赛拉港跟世界的航运市场联系起来,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这样一来,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一是在拉特兰州建立起一个对外开放的窗口,里面的人流、物流。信息流走出去,外面的人流、物流、信息流走进来。

  有了物流,就有了商品流通,就能带来就业和税收。

  有了物流体系,就能把苏马里的资源出口到海外市场。

  苏马里的资源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这里的大宗出口商品,最主要的是牲畜。比如牛羊、骆驼等等。

  苏马里是世界上骆驼存栏量最大的国家,毛驴的数量也很多。

  不过由于基础设施的限制,这里只能出口活的牲畜。

  这是一种最初级的产品,加工升值的利润,都被进口方赚去了。

  如果能把这些活畜就地加工,就能形成一个产业。

  不仅利润留在本地,还能带来税收和就业。

  鱼类加工,也是这个思路,即使没有蒙巴萨港那样的规模,小一些也是可以的嘛。

  有基础设施和物流网,还可能引来外来投资。

  可是眼前的赛拉港,根本连楚家村的小渔港都远远不如。

  就连航道深度、停泊能力这些基础数据,都是糊涂账。

  别说加入到国际航运体系里面,就连本地的稍微大一点儿的渔船,能不能停靠都是个问号。

  至于楚杰克的勇士号,根本就进不了港。强行进来停靠,八成就是搁浅的结局。

  虽然贫穷落后不是原罪,可是这也太。

  船靠了码头好吧,姑且算是码头,楚杰克和马丁上岸。

  一阵吆喝声,吸引了楚杰克的注意力。

  两个人带着一队人过来,正在上边上的一艘船。

  那些人带着大包小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马丁,你们这里还有客运航线?”

  “没有,那是偷渡船,我大哥的船。”

  “偷渡船?从这里偷渡?”

  “对,苏马里这里,包括闹独立的苏马里兰,邻国俄比亚,想要偷渡到欧洲和中东的人,就从这里上船,我大哥就是干这个的。”

  按照马丁的说法,拉特兰州这一带,在历史上就是人口走私贩卖的重要据点和中转站。

  七八世纪的时候,这里属于阿拉伯帝国的统治之下,那个时候拉特兰人到欧洲去抢掠白奴,或者贩卖白人奴隶到非洲去。

  后来风水轮流转,欧洲人从非洲抢掠和贩卖黑奴到美洲去。

  坎达家族的祖先和部族的不少酋长,都干过这种肮脏的生意。

  你们坎达家族还真是出人才啊,不是当海盗,就是贩卖走私人口。

  所不同的是,古代是贩奴,现在是走私,组织偷渡。

  “马丁,你小子跑哪里去啦?我还以为你死在大海里了呢。”

  随着粗犷的声音,一个留着大胡子,三十来岁的彪悍男子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