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17章 到处都是陷阱

第17章 到处都是陷阱

  六天之后,勇气号到了科尼亚领海边缘。

  船上的冷库满了,现在要到蒙巴萨港去卖鱼。

  马丁和海家兄弟们没有正当身份,自然不跟着去。

  他们将呆在自己的船上,回到苏马里境内的港口等候。等勇气号回来再会和。

  至于马丁说的在海上等候,那纯粹就是外行话。

  就他们那个小船,一旦遇上大风天气,说不定被刮到什么地方去。即使不刮走,翻船也是大概率事件。

  他又没有像样的的通讯导航设备,没有海事组织等系统支持,很容易在海上迷航。

  “杰克,你可一定要回来啊。”

  马丁急切道。

  “别啰嗦,我不回来还能去哪里?”

  “你要是回家,我也没办法。”

  “废话,我还要在这里赚钱呢,回家干什么?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你,就会遵守诺言。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啊。”

  “我这不是没办法么。”

  “行啦,我返航之后就联系你。”

  楚杰克要是就返航回家,马丁还真就拿他没什么办法。

  “枪在你那里。要不给我保存吧,免得被人查出来。”

  你个二货,到了你手里,以后不给我怎么办?

  “没事儿,我藏好了。走吧,走吧。”

  “你可一定要回来,我可全指望你啦。回来之后带你去我家,见见我妹妹和西尔维娅。”

  马丁上了小船,还不忘许愿。

  这个二货,还跟我玩儿美人计。

  等到了你家,我倒是要看看,你妹妹和那个什么西尔维娅到底是何方神圣。

  科尼亚和苏马里一样,主张的领海都是24海里。

  航行顺利,很快就见到蒙巴萨港的大船轮廓。

  “港口那边已经联系好,咱们运气不错,今天18号泊位正好空着,可以直接靠岸卸货。”

  “赵老板那边已经联系好了,她在码头等着。咱们一到就卸货。一会儿引水员就到。”

  “好,剩下的事儿就拜托三哥了,我到岸上转转,晚上或许不回来。”

  “别回来了,好不容易见到赵老板一回,就在她那里好好放松一下。”

  吕大力的神情,就有点儿暧昧。

  “到港时候小心一点儿,叫大伙儿都精神点儿,轮着上岸。船上一定看好了,别出问题。”

  “老跑船儿的,各种套路都见过。你就放心吧,没事儿。”

  离港一海里左右,引水船来了,在引水员引导下,船开始进港。

  渔船进港是个比较复杂、也是比较危险的过程。

  控制压载水,用车用舵、防止跟其他船只碰撞,如何抛锚等等,都是非常专业的操作。

  好在大伙儿都是老船员,以前也来过蒙巴萨港,顺利地靠了岸。

  不过,这才只是一系列复杂程序的开始。

  海关,商检,检疫、港监等部门还要进行一系列的检查。

  先上来的是两个海关人员。

  “所有人都站好了,检查证件。”

  一个家伙大声喊道。

  这个家伙以前打过交道,名字叫做尼塞塔。

  吕大力过去,把一个名片递给尼塞塔。

  “这是我的律师,如果检查中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给他。”

  这就是给尼塞塔一个下马威。

  世界上的不少港口监管人员,尤其是蒙巴萨港这样比较落后国家的港口,不少监管人员都习惯于敲诈勒索。

  动不动就是那不合格,这违规了,罚款扣留之类的。

  但是他们也怕被人告上法庭,尤其怕当地律师来找他们讲法律,跟他们打官司。

  了解了这个软肋,楚杰克就通过赵老板,让她的律师兼了自己的法律顾问。

  这个律师在蒙巴萨港很有名,去年还打官司,让两个海关人员进了监狱。

  尼塞塔看看名片,果然气焰消了不少,口气也缓和了。

  “吕,你别拿穆塞韦尼吓唬我,我可不吃这套。”

  “尼塞塔,没这个意思。咱们也是老朋友了。”

  吕大力假装热情,把两张一百美刀的钞票,塞进尼塞塔兜里,拍了两下。

  两百美刀,对于这样一艘渔船来说,是一笔很小的钱,纯粹就是象征性的小费。

  不过,起的作用可不小。

  如果尼塞塔正常检查的话,他可以想出很多花样来。

  船上所有的人和货,所有的地方,他都有权检查,检查几个小时,叫你把货物翻个底朝天,也是正常的。

  尼塞塔也是明白人。

  前面有律师吓唬,这边又给了小费,检查了证件之后,就到里面检查。

  吕大力和大副楚家勇,一人跟着一个,随着检查。

  这是老跑船儿的经验之举,检查的时候,自己人必须跟在身边。

  这帮检查的家伙,有的是损招。

  如果你不跟着,他们就可能把你值钱的东西给顺走。甚至故意带一些违禁品来,到时候就说是你的,趁机来陷害你,敲诈你。

  有的国家禁酒,你船上有酒就违法。他们还可能自己带一瓶酒来,偷偷放你船上,假装查出来,陷害你。

  其他的象什么木制包装物没有经过熏蒸,货物捆扎固定不牢之类的,有的是借口。

  这种套路,在很多港口都有。没有经验的人,时常被坑。

  尼塞塔还算识趣,在船上转了一圈儿,不到二十分钟就走了。

  楚家英联系卸船的事情,吕大力开始安排船员看船,统计轮流下船的名单。

  船靠港后,甚至卸了货之后,还有很多陷阱。

  一个是偷渡陷阱,一个是要严防缆绳被偷。

  有的港口里有偷缆绳的盗窃团伙儿,这边偷了你的缆绳,那边再高价卖给你。

  所以,必须看着缆绳,防止被偷去。

  另一个陷阱很操蛋,那就是偷渡。

  有的是真偷渡,悄悄上了你的船,如果你没发现,跟着你的船出去,他就成了大爷。

  你得供吃供喝,把他送到别的港口。他还跟你讲什么人权之类的,牛币得很。

  不过,装币装大了,也容易遭雷劈。

  遇上狠角色,把偷渡客拉到公海,扔进海里喂鱼的也大有人在。

  另一种是假偷渡,是不法分子跟港内执法人员合伙儿设下的陷阱。

  假偷渡者混到船上,或者通过缆绳爬到船上藏起来,然后通知执法人员来检查,抓到偷渡者。

  如果他们成功了,就等着倒霉吧。扣船,抓人等等,一样样就来了。

  目的就是狠狠地敲诈你一笔钱。

  没有经验者,很多人在这方面栽了跟头。

  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楚杰克就亲眼见到一艘挂马绍尔旗的货轮,被人家用这个套路敲诈了一万美刀。

  “留船的都精神点儿,上岸的都老实点儿,别触犯法律。找小姐的时候,都采取安全措施,别染上病了。”

  叮嘱一番,楚杰克跟着众人一起下船。

  不远处一辆车的车门打开,一个漂亮的女子从车上下来,向楚杰克招手。

  “杰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