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10章 偷袭
  楚杰克检查了一遍夜间值班情况,叮嘱几句,就来到了甲板上,看着无边的星空。

  船轻轻摇荡,楚杰克的心情也不平静。

  吕大力和楚家豪正在征求大伙儿的意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选择。

  没一会儿,吕大力来了。

  “大伙儿怎么说?”

  “意见不一样,有说回去的,不过多数人想留下里来,毕竟在这里更赚钱。但是归根结底,还要你来决定。”

  对于留下来的意见,楚杰克也理解。

  他的船员报酬体系,跟别的渔船不太一样。

  别的渔船一般都是固定工资,赚多赚少都是船东的事儿,跟船员没有多大关系。

  楚杰克的船员报酬,跟油料等各种物料消耗、设备完好率,捕捞量挂钩。

  消耗越少,维修费用越低,捕捞量越高,船员们的报酬也越多。

  以目前的水平,在亚丁湾这里,一般的渔捞员一年比别人能多挣两万多。

  二副、二管轮这样的中层,能多挣三四万。

  大副和轮机长多挣五万,吕大力原来能挣四十万,现在多挣七八万,年收入将近五十万。

  这个报酬,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在别的地方找不到这样的好事儿。

  吕大力递给楚杰克一支烟,帮着他点着。

  这是在港口免税店买的烟,价钱比国内便宜一大截。

  楚杰克猛吸一口,长长地吐出来。

  “三哥,我反复想过。我理解大伙儿想挣钱的心思,但是咱们终究要以安全为主。”

  “没了命,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处?”

  “大伙觉得马丁这个人还行,以前经常到你家,又是婶子的干儿子,一个外国人,披麻戴孝的。”

  “这回对咱们手下留情,也没赶咱们走,我觉得也算够意思。”

  吕大力这样说,已经表明了他的倾向。

  他也愿意留下来。

  “以前是在中土,现在是在他的地盘儿上。他跟兄弟争夺土皇的继承权,咱们站在他一边,难免卷进去。”

  “苏马里的情况,你也清楚。不象咱们中土,局势稳定,治安良好。这里兵荒马乱的,就是咱们大使馆和护航舰队都帮不上咱们。”

  “我已经决定,这几天库房满了,就去蒙巴萨。卖了鱼咱们就走,到昆士兰钓鱿鱼。”

  吕大力沉默了。

  如果楚杰克不在船上,他作为船长,一切都由他做主。

  但是楚杰克毕竟是船东,他说离开,吕大力也不能硬是反对。

  “好吧,就照你说的办,我去跟大伙儿解释一下。”

  “三哥,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

  吕大力拍拍楚杰克肩膀。

  “你别多想,我理解。毕竟你为了大伙儿的安全着想,我还能分清好坏。”

  “三哥理解就好,钱咱们今后还有机会挣,命可只有一条。”

  “好,我走了,你也早点儿休息吧。”

  楚杰克又抽了一只烟,就回去睡觉。

  在船上,酗酒,熬夜都是比较忌讳的。

  船上没有医院,只有一些常用药品和简单的急救器械。

  除了赵乐在部队里当过卫生员,会一些医疗技能,剩下的船员接受的也只是一般的急救技能。

  所以,在船上保持身体健康,就非常重要。

  时区的变化,纬度的不同,一趟旅行,可能经过春、夏、秋、冬不同的季节,船上总是颠簸的环境,繁重的体力、脑力劳动,睡眠质量差,都会影响身体健康。

  所以,船员们普遍都比陆地上生活的同龄人,衰老一些。

  远涉重洋,身在异国他乡,也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楚杰克回到舱室,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起来开门一看,愣住了。

  就见马丁和吕大力站在门口。

  “嗨,杰克,我又回来了。现在勇士号已经被我控制,你是我的俘虏,咱们谈谈吧。”

  楚杰克看看吕大力。

  “杰克,他说的是真的。他们杀了个回马枪,悄悄摸上船。所有人都在大舱里。”

  楚杰克欲哭无泪。

  “值班的呢?”

  “三通喝多了,睡岗。”

  “行啦,杰克,你别垂头丧气的,我可没对他们怎么样。都没动他们一下,大伙儿都很安全。走吧,到大舱去,咱们有话好说。”

  “说个鸟,跟你有什么好说的?你不是说过让我留下来接着捕鱼么?”

  “嘿嘿,我是说过,可是我怕你跑了。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能放过。”

  “杰克,你别那么死心眼儿。我有几个条件,你一定会满意,走走走。”

  楚杰克无奈,只好到了大舱。

  果然,所有的船员都在,马丁的手下们端着枪,对着众人。

  马丁扶着楚杰克。

  “杰克,你坐下。放心,我不会动粗的。咱们好说好商量,我跟大伙儿发表一下演讲,听完之后你再做决定。”

  马丁清了清嗓子,面向众人。

  “父老乡亲们,我是马丁,在中土留学五年。当初我的学费都是中土给负担的,我对中土是有感情的,我不想伤害你们。这一点,请你们相信我。”

  “你们也知道,我跟杰克是兄弟,他妈还收我当干儿子。我妈去世的时候,我给披麻戴孝,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我让你们留下来,帮助我们发家致富奔小康,是真心的。就是想跟你们学习来着。”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就是担心在苏马里的安全问题,其实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

  “原来我想跟兄弟们争夺我爸的土皇位置,现在我也想通了,我退出权力竞争,不跟他们争夺这个位置。”

  什么?退出了。真的假的?

  这点倒是出乎楚杰克的意料之外。

  “我不跟兄弟们竞争,我对他们没有威胁,他们就不把我当敌人。所以你们帮我,就是安全的。”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难道你们不想给六叔吕志文报仇么?我向你们承诺,只要你们帮我,我就帮你们杀了辛巴克,给六叔报仇。”

  六叔吕志文也是楚家村人,是楚杰克和吕大力的堂叔,娶的又是楚家的姑娘,算是楚家的女婿。

  吕志文是个二管轮,三年前,他跟别的船在亚丁湾捕鱼,被苏马里最大的海盗辛巴克劫持,一共十六个人被关了一年多。

  为了救出船员们,中土大使馆的人和苏马里政府、部族的人来到船上跟辛巴克谈判。

  为了讨价还价,施加压力,辛巴克当着谈判人的面,连续开了五枪,杀了吕志文。

  辛巴克曾经劫持过很多国家的渔船,成功三十多次,各个国家虽然对他恨之入骨,但是他控制着苏马里东北沿海很大一块区域,各方势力一直对他无可奈何。

  楚家村的人自然也对辛巴克恨之入骨,现在听说马丁愿意杀了辛巴克,心里不禁有些活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