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9章 犹豫不决
  楚杰克则去检查救生设备。

  救生设备是船上的必备设备,虽然不一定都用得上,但用上的时候,都是生死关头。

  第一个检查的是救生艇,一共有两只,它们还从来没有使用过。

  第二个检查的是就救生筏,一共有六个。

  两个传统的救生筏,四个胀气式的救生筏。

  这种救生筏平时叠起来保存,不占用多大空间。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充气膨胀起来,就可以使用。

  第三个是救生圈,就是人们平时常见的那种。

  不过海员用的救生圈价格贵一些,更加牢固,上面贴着反光带,就像交警穿的反光衣一样。

  这是为了在夜间的时候,有灯光照射,便于搜救。

  第四个是救生衣,也就是平常说的救生背心。上面带着荧光,每件衣服上还都配一个口哨。

  一旦落水,就吹哨子,便于搜救人员发现。

  第五种就是比较大的救生浮具,虽然没有用过,但还是必备的东西。

  剩下的就是各种救生信号设备,有发声的,发光的,发烟的,总之就是利用各种手段,便于搜救人员发现目标。

  红星火箭啊,降落伞火箭啊,烟雾信号之类的。

  此外还要检查抛绳枪、手提式救生抛绳器。

  最后就是各种紧急报警系统,比如汽笛、号笛、电铃等等。

  检查完救生设备,就去检查锚机。

  锚,一般都是临时停泊的时候才是用的,在靠泊或者风浪特别大的时候,一般是不用锚的。

  像这种晚上停泊,就得用锚。否则的话,明天早上起来,船说不定就漂到什么地方去了。

  锚机的状态不好,也容易出现事故。

  比如锚机拉断,锚丢了,锚链断了,电缆坏了等等。

  抛锚的位置也有讲究,一般抛在沙土海底为好。如果位置不合适,抛在石头上,锚的抓力自然就差。

  如果抛在人家的海底电缆上,就容易把电缆挂断。人家找你算账,至少要赔钱的,那可不是一笔小数。

  严重的抓你去坐牢,你都没话说。到了外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等着倒霉吧。

  即使有使馆、领事馆,也得按照人家的法律办事。

  预防事故的办法,就是提前在电子海图上查好位置,再抛锚。

  即使这样,也不能保证不出事儿。

  遇到强流、大风、恶劣天气,走不了的时候,就要备车,防止走锚。

  这些事情都是船长和大副们的职责,作为船东,楚杰克可以不管。

  实际上,也几乎没有船东会亲自上船跟着跑船。

  能买得起大船的船东,都是有钱人,谁会跟船受这份苦?有这个时间,人家还要吃喝玩乐呢。

  也就是楚杰克这个另类,才自己跟着跑船。

  一个来小时后,开始开饭。

  大伙儿的伙食都一样,这个时候没有等级分别。

  跑船的生活虽然辛苦,但是也有好处。

  第一个就是吃喝免费,到时候等着吃饭就行。

  除了一些个人日常用品,香皂、牙膏、洗头膏之类的需要自己买之外,浴巾、毛巾、洗衣粉、洗衣液、工作服等都给发放。

  世界各地的特色美食和水果等,也都能吃到,很多还非常便宜。

  比如大型野生红斑鱼,在国内属于顶级的食材,五六千、七八千一条,能吃上的也觉得自己很牛币。

  不过在楚杰克看来,那些人就是傻子,冤大头。

  亚丁湾属于暖水型渔场,这里就有红斑鱼。

  苏马里人不仅捕鱼方式落后,鱼类的消费方式也很原始。

  当地人卖鱼的时候,不管什么品种,都混在一块儿卖,没有高级和低级之分。一公斤3美刀,大堆儿卖。

  那种六七千一条的红斑鱼,这里30美刀就能买下来,合人民币200元左右。

  国内菜市场的小商贩,卖个土豆还会把大的挑出来,单独卖个高价。

  但是这里的人,就是没有这个意识。

  跑船的另一个好处,就是省钱。

  没有房租、没有水电费、网费、燃气费、话费什么的,不是不想花,而是在海上有钱也没处花。

  当然,靠港时候,如果想花钱,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花的。

  “今天海盗来了,虚惊一场。这都是杰克的功劳。没有杰克,咱们这会儿怕是都被海盗关起来。大伙儿举杯,敬咱们老板一杯。”

  吕大力举起杯,大伙儿也纷纷举杯,喝了一杯。

  船员们对于楚杰克,普遍都比较尊重。

  即使那些年长的船员和许明聪、陈志水都是如此。

  一般的船东,几乎很少跟普通船员打交道。

  有的时候回到母港,船东能上船慰问一下,跟船员们喝顿酒,就比较难得。

  象楚杰克这样,跟他们一起同甘共苦的船东,以前从来没有遇见过。

  况且还因为楚杰克,今天逃过了一劫。

  虽然被海盗劫去,一般不用船员自己拿赎金,都是船东出钱。

  但是被海盗关押期间受罪是免不了的。

  有的时候船东没钱,甚至有钱也不给赎金,抛弃船员不管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遇到这种情况,说不定会关押多长时间。一两年,三四年都是有的。

  这种情况出现比较多的,就是湾岛和香江的一些无良船东。

  中土的船员好一些,最后往往由国家出面,谈判,给钱,把船员赎回去。

  至于别的地方的船员,大多只能听天由命。

  船上喝酒没有那么多规矩,喝了一杯之后,大伙儿就随意。

  只有四个菜,金枪鱼,土豆炖牛肉、红烧肉,加上蛋炒西红柿,好在量大管饱。

  船上吃鱼很简单,红斑鱼、金枪鱼等珍稀鱼种,想吃就吃,随便吃。

  但是美味不可多用,连着吃几顿就索然无味,跟平常的菜肴没什么两样。

  好在楚老三做菜味道一般,但是花样会的不少,经常变换着花样做,有时候也能给人带来点惊喜。

  楚杰克和吕大力、楚家豪三人一起吃,见众人喝的热闹,不注意这边,吕大力小声问话。

  “杰克,马丁为什么突然走了,没有劫持咱们?难道他真的想叫他的人到咱们船上来?”

  别人都以为这件事情就此结束,但是吕大力毕竟是船长,以前又当过兵,见识高人一筹。

  他可不认为,这件事情这么简单就结束。

  吕大力是堂兄,楚家豪是楚杰克表姨的儿子,都是自家人。

  楚杰克也没有隐瞒他们,就把跟马丁交涉的经过,说了一遍。

  “你做得对,咱们确实不应该参与他们的争夺之中。不过,我觉得马丁未必会就此罢休。”

  吕大力说道。

  “我也担心这个,所以我决定,这次靠港之后,咱们就离开亚丁湾,到昆士兰渔场钓鱿鱼去。”

  “不用吧?这里这么赚钱,离开太可惜。”

  楚家豪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也觉得不用离开。至于海盗,只要咱们小心一点儿,也有办法对付。”

  吕大力也不愿意离开。

  捕捞金枪鱼的暴利,没有几个人不动心的。

  “吃完饭,你们俩跟大伙商量一下,看看他们是什么意见,然后再定。”

  其实楚杰克也舍不得这里,毕竟这样的渔场很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