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8章 他在逃避
  视频中出现了一张年轻漂亮的脸。

  “嗨,儿子欸,你还好么?”

  “你?喂喂喂,周媛,不带这么占便宜的啊。”

  这个周媛,是楚杰克高中同学,高考的时候成绩不怎么样,只上了个三本的秘书专业。

  毕业之后就在楚杰克家的公司当秘书。

  “我没占你便宜,我已经跟你爸结婚,是不是你的小妈?”

  什么?跟我爸结婚啦?

  吕志和跟我的高中同学结婚啦?

  吕志和,周媛,算你们狠。

  “杰克,你不要误会,我跟你爸是真感情,我也不是为了你家的钱。你爸当上门女婿,这些年也挺可怜的。”

  他有什么可怜的?没人对不起他啊。

  其实楚家人,包括楚丽,对吕志和都挺好的,也没有因为他上门女婿的身份而轻视他。

  对于吕家人,楚家也是尽量照顾帮助。

  只是吕志和因为做上门女婿,始终有个心结,加上外人风言风语的,总是觉得自卑。

  楚杰克也不是保守的人,父亲今年才五十四岁,如果父亲想再找个妻子,即使找了周媛,他也不会反对。

  只是觉得母亲去世不久,父亲找的太快了些,所以心里难以接受。

  “哦,没事儿。婚姻自主,你们结婚是你们自己的事儿。”

  “至于钱什么的,既然你们是合法夫妻,自然有法律规范,我不会管那些事儿。”

  “对了,你告诉我爸,我在这里挺好的,叫他不用担心。”

  “我现在就在咱们家里,你爸在看电视,我去叫他。你自己跟他说,他也很关心你。”

  原来在我家里,怪不得我觉得这房间眼熟呢。

  “不用了,我船上还有事儿,以后再聊,再见。”

  楚杰克挂了电话,无力地仰靠在椅背上。

  柳飘飘瞅着周媛,叹了口气。

  “我再给他打过去吧?”

  周媛摆摆手。

  “算了,我想他需要点时间。杰克这个人心软,他会理解的。”

  “可是。唉,好好在家里不好么,他为什么跑到海上去啊。苏马里那么危险,何必去赚那个钱?”

  “他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逃避。”

  “逃避什么?”

  柳飘飘没心没肺道。

  “逃避咱们。”

  柳飘飘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逃避你和吕伯伯还可以理解,为什么要逃避我?我哪里不好?”

  “可能是不喜欢你的生活方式,大手大脚花钱吧?”

  傻丫头,就你这个嘚瑟劲儿,几个男人会喜欢?

  “我又没花他的钱,都是我家的钱,关他屁事啊。再说了,我现在都改了。以前一个月花三十万,现在二十万都不到,还想叫我怎么样啊?”

  周媛心里暗自叹气。

  花二十万还少?

  “花多少钱不重要,我想杰克在乎的是钱花在哪里。”

  “哼,花在哪里是我自己的事儿,用他来管?不行,我要去苏马里找他。”

  “什么逃避,就是借口,他一定在那边有人了。一出去那么长时间,我就不相信,他没找女人。”

  “你别着急,苏马里那么乱,非常危险,你不能去。”

  “再说了,就算他在那里真有了女人,你去了又有什么用?徒增烦恼而已。”

  “怎么没用?我去挠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再阉了楚杰克这个陈世美。”

  陈世美?

  似乎没到那个程度吧。再说了,我怎么看你也不象秦香莲啊。

  “不好,要出大事儿。”

  柳飘飘一惊一乍的。

  “什么大事儿?”

  “我在网上查了,苏马里那里,一个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杰克一定在那里娶老婆了。就他那样的,至少娶两个。不行,我走了。”

  柳飘飘抓起包就往外走,周媛只好跟上。

  “你去哪里?”

  “到射击俱乐部办个会员,明天我就去练枪。然后到苏马里去,杀了这对狗男女。”

  “那里很乱的,不能去。再说了,就算你去了,也未必能杀得了人家。还有,杰克也不一定。”

  “没事儿,我一个人杀不了,就雇几个杀手。”

  “飘飘,你不要胡思乱想,杰克不是那种人。”

  “他都不想回来,就是那种人,走啦。”

  望着柳飘飘的跑车远去,周媛连连叹气。

  唉,两个都这样,就没一个省心的。

  楚杰克这里也不省心,倒不是因为别的事情,而是因为晕船。

  气象传真机发来气象预报,说有一股风暴气旋来袭,吕大力就赶紧下令收网,停止作业。

  该收拾的收拾,该加固的加固,总算是做好了预防准备。

  刚撤回来不久,风暴就来到。

  这种情况在海上几乎司空见惯,人们早就有了经验,倒也不太担心。

  但是晕船的事儿,就难以避免,也没法预防,只能硬挺着。

  外行人总觉得,海员在船上时间长,已经习惯,就不会晕船。

  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儿。

  晕船这个现象,跟在船上呆的时间长短没关系,跟人的的身体素质也没有多大关系。

  关系最直接的,就是船的颠簸程度大小。

  平常人一般都是前后运动的方式,但船上不是这样。

  在风浪的作用下,船不仅前后方向颠簸,还会上下左右颠簸,甚至其他方向的不规则颠簸,这才是最要命的。

  即使是老船员,也受不了这种颠簸。

  晕船也没有什么有效的药物,只能硬挨着。

  头晕、乏力、呕吐是难免的,甚至还是好的。把胃液和胆汁都吐出来,甚至有生不如死的感觉,那才最为恐怖。

  楚杰克也把胃里吐得空空,躺在床上,尽量随着船的颠簸方向和节奏,保持身体平衡。

  两个来小时,风暴终于结束。

  虽然身体仍然很难受,但是大伙儿都有这方面的经验,也没人抱怨什么。

  “还能干两个小时,是不是?”

  吕大力问道。

  看着一个脸色苍白的样子,楚杰克也心有不忍。

  “算啦,今天不干了,好好休息一下。告诉老三做点好菜,晚上好好喝一顿儿。啤酒、白酒管够。”

  “好,陈志水,许明聪,你俩到厨房帮厨。其他人出去,检查设备、货物和各个部位。该处理的处理一下,一会儿我检查。”

  船长吕大力安排道。

  这也是风暴之后的例行作业项目。

  “好吧。”

  众人垂头丧气走了。

  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事关安全,硬着头皮也得去干。

  茫茫大海中,船就是生命的依托,不能糊弄。

  如果你糊弄了船,没准哪一天,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