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6章 教训一顿
  公海杀人固然没人管,但是瞒不了船上的人。

  大伙儿在船上一条心,下了船之后,可就不好说了。

  况且一起出来的,突然人不见了,也不好跟家属交代。

  楚杰克不能干这种蠢事。

  “算了,给他们点教训,下次出来不要他们。”

  吕大力松了口气。

  “二副和二管轮也不能让他们干,跟咱们不一条心,今后说不定鼓捣出什么幺蛾子呢。”

  楚家豪说道。

  “行,你俩研究一下,看看谁合适,换了他们。”

  “家英顶替陈志水当二副,九叔顶替许明聪当二管轮。两个白眼狼去当渔捞员,工资跟渔捞员一样。”

  吕大力、楚家豪两人嘀咕几句,很快拿出了方案。

  “行,就这么安排,他们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留,下次靠港就让他们走。”

  几个人回到前甲板,就见陈志水和许明聪已经被绑了起来,跪在甲板上。

  “杰克,老板,饶命啊,给个机会,下次再也不敢啦。”

  许明聪见了楚杰克,急忙磕头。

  “老板,我们错了,一时昏了头,给我们留条命,我家里还有父母、老婆孩子。”

  两人本来以为海盗来了,卖身投靠,可以脱离被海盗羁押的命运。所以就赶紧跟海员们切割,想置身事外。

  本来以为勇气号注定被劫持,没想到,那个海盗头子跟楚杰克走了一趟,回来就气哼哼带着人走了。

  不仅没要钱,就连船和船员都毫毛未损。

  “丢你老猫,这个时候知道求饶,刚才当叛徒的时候,你俩可是很积极啊。”

  楚家豪踹了陈志水一脚,其他人也上来,拳打脚踢。

  “救命啊,老板,船长救命啊。”

  “救你妈,两个鳖犊子,就是欠揍。你们不是中土人。”

  “是是是,我们是中土人,香江就是中土的么。”

  “我也是中土人,我们天天心向祖国,我家里还藏着红旗呢。”

  “细啊,我们早就回归了。”

  “你不是英吉利人么,不是有BNO护照么?”

  “我认英吉利,可他们不认我啊,那个BNO就是个旅行证件,不管用的啊。”

  一看这两个软骨头的怂样,楚杰克索然无趣,也懒得搭理他们,转身走开。

  “来,宾仔,他们平时总是刁难你们,这是你们可以报仇,打他们一顿。”

  宾仔,是对吕宋船员的称呼,他们都是渔捞员,属于船上的最底层。

  “轮机长,看在都是中土人的份儿上,饶了我们吧,我们会唱国歌。”

  许明聪哭唧唧道。

  “我也会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两个二五仔竟然真的唱起了国歌。

  吕大力终于忍俊不住。

  “起来,站着唱。你们两个鳖犊子,就是活该。一人打他们两个嘴巴,唱十遍国歌完事儿。”

  “家豪,唱完了带他们来见我。家英,九叔,你们跟我来。”

  吕大力说完也走了。

  中午吃过饭,就开始捕鱼作业。

  按照惯例,楚杰克也来到现场。

  渔捞员们在金元春的指挥下,正在往鱼钩上挂鱼饵。

  鱼饵是用沙丁鱼、鱿鱼这些鱼做成的,平常的时候保存在冷冻舱里面。

  有时间的时候,也会临时捕捉一些新鲜鱼作为鱼饵。

  捕捞金枪鱼,采用的的延绳钓的方法。

  一根主线,大约200米长,上面拴上一些分线和浮子,鱼钩就拴在分线上。

  把主线放到海里,在一定的深度悬浮,金枪鱼就会上钩。

  绞盘绞动主线,就会把上钩的鱼钓上来。

  鱼上来之后,渔捞员就开始进行处理,或者去头,或者去内脏。

  当然,根据客户的不同需要,有时候就不用处理,直接要整鱼。

  在作业线上处理之后,成品就进行包装,然后进入零下55°的冷库里,冷冻保存。

  有时候收鱼船来了,就可以直接卖掉。

  也有的时候,要卖到附近港口的鱼类加工厂去。

  但是苏马里几乎没有大港口,已有的港口也没有大量收购能力,所以楚杰克只好到科尼亚的蒙巴萨港去。

  蒙巴萨是非洲东海海岸最大的港口,也是科尼亚的第二大城市,有七八十万人口,航线通往世界各地。也有冷藏船航线。所以这里聚集了很多鱼类加工企业。

  这些年以来,随着中土企业进入非洲,也有不少中土人在蒙巴萨开办了鱼类加工厂。

  楚杰克的鱼,一般就都卖给这些中土人的加工厂。

  勇士号船长60米,宽10.78米,在渔船里面算是比较大的。

  采用玻璃钢船壳,吃水3.72米,排水量795.3吨,主机功率1350千瓦,设计时速13节,续航能力8500海里,自持力120天。

  之所以采用玻璃钢船体,是因为重量轻,所以航速快,也比较省油,比钢铁船体省油三分之一左右。

  玻璃钢耐腐蚀,船体不用除锈,这也有利于减少维修时间,方便维修保养作业。

  维修保养时间少,就有更多的时间用于海上作业。

  光是省油和维修这一项,出海一个捕捞季,就能节约费用120万到130万元。

  远洋捕捞,其实是典型的大投入,大产出,也是高风险的行业。

  到各道工序上检查了一遍,又见陈志水和许聪明已经在冷库干活,就安慰了两个人几句。

  楚杰克也讨厌这两个人,但是在船上,他必须顾全大局,尽量让每个船员保持稳定情绪。

  见没有什么异常,楚杰克来到了大休息舱。

  这里就是中下层船员们休息、吃饭、睡觉的地方。

  船东和船长有单人舱,大副、二副、轮机长,大管轮、二管轮、导航员、渔捞长这些中层,四人一舱。

  剩下的轮机员、渔捞员、厨师等基层,就住在一个大舱里。

  舱室分割成一个个小舱位,那就是每个人的床位,门口挂着一个帘子隔开,里面就是私人空间。

  船上潮湿,又都是男人,也没那么多讲究,下班之后,很多人干脆就光着身子。

  船上就这样,也没人见怪。

  一进大舱,就听到电视传来不雅声音,原来是里面正在放小电影,地面上还扔了几块卫生纸。

  几个人的舱外面,还摆放着娃娃。据说远洋船员们,就是这种娃娃的一个主要消费群体。

  这帮二货,你倒是收拾一下啊。小电影不看就关了呗,想看的时候再打开不行么?

  谁也没不让你们看。

  楚杰克关了电视,拿起笤帚、撮子,开始收拾地面。

  一出海就至少半年,船上又没有女人,难免就压抑。远洋船上都这样,楚杰克早就见怪不怪。

  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港口附近都有红灯区,那就是为海员们准备的。

  还没收拾完,卫星电话响了。

  “喂,杰克,猜猜我是谁?”

  一个娇媚的女声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