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5章 谁也不认识谁

第5章 谁也不认识谁

  马丁哈哈大笑,但是笑声透着虚假,显然是在掩饰自己的尴尬。

  “好吧,我就直说,第一,为了让我们拉特兰人过上富裕的生活。”

  “当海盗虽然来钱快,但是想成功也不容易,其实得不到多少赎金,还弄得国际社会普遍不满,派军舰来护航。”

  “说不定哪一天,就被人打死了,终究不是个长久事儿。归根到底还要走正道才行。”

  “这个理由我勉强接受,还有呢。”

  “第二,就是为了你的事业着想。你家里有钱,渔轮也赚钱,在拉特兰投资,给我们带来税收和就业,你自己也能发大财。”

  这个从道理上能说得通,但是在实际操作上,很难实行。

  投资需要稳定的政局,安全的治安环境,比较健全的法律、法规,高素质的劳动力,便捷的交通,健全的基础设施。

  这些条件,别说拉特兰这里都没有,就是整个苏马里国都没有。

  “第三,为了你的爱情着想。你不是一直看不上柳飘飘么,干脆就在这里找老婆。本地的,还有欧洲的,对了,我妹妹的同学西尔维娅,法兰西人,很漂亮的,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你在这里干好了,我父亲给你封个酋长干,给你一片土地,你就是土皇上。最大的好处是,你可以娶四个老婆。我两个妹妹。”

  一个柳飘飘就要了我的小命,还娶四个老婆?我作死啊。

  “得得得,老婆的事儿免谈。你这些都是不目的,说实话。”

  马丁犹豫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

  “好吧,这回是真话。我父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他现在需要选择接班人。”

  马丁的父亲坎达娶了四个老婆,一共有九个儿子,六个女儿。马丁是坎达的第六个儿子。

  拉特兰人的妻子,没有正庶之分,起码在名义上都是平等的。

  新娶妻子的时候,也必须征得原来的妻子同意。有几个妻子,就需要几个妻子的同意。

  子女的地位也是平等的,继承权也是一样,没有什么长子继承制度的安排。

  但是部族的土皇只有一个,这就难免引起子女之间的竞争。

  这种竞争,主要看品德、威望、能力、人脉、土皇的个人喜好等等。

  竞争虽然是和平的,但这只是表面现象。暗地里是非常残酷的。部族内部发生战争,都是可能的。

  马丁的意思,就是借助楚杰克的力量,为自己创造政绩,积累名望,最后继承父亲的土皇大位。

  “马丁,这个我帮不了你。你回去吧,我立刻收网,离开亚丁湾,到澳洲昆士兰渔场钓鱿鱼去。”

  楚杰克说得斩钉截铁。

  到这里捕捞金枪鱼也好,上岸投资,经商办厂也好,都是为了求财。

  能给当地人带来就业机会,增加税收,这都没有问题。即使是赔钱了,也是自己能力不行,时运不济。

  但是现在马丁参与继承权的竞争,自己跟他站在一起,就等于支持他,参与当地的的权力之争。

  这就等于把自己这些人置于危险境地,跟马丁的兄弟们作对。

  为了削弱和打击马丁,他的兄弟们很可能对楚杰克下手。

  一旦马丁竞争失败,自己最后就是待宰的羔羊。

  即使马丁最后胜利,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挺到那一天。

  总之,对于一个外来人来说,这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危险游戏。

  楚杰克可不想带着自己人作死。

  马丁冷笑几声。

  “杰克,这可由不得你。我可以不杀你,但是杀你的手下,还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楚杰克盯着马丁,目光凌厉。

  “马丁,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就算是你也一样。你如果真敢杀我的人,我早晚要找你报仇。”

  “别以为苏马里就你一家势力,我拿出一百万美刀,有的是人愿意杀了你,甚至你全家。不信你就试试。”

  “试试就试试,我就先杀了你,再杀了你的船员,这艘船就是我的。”

  马丁把手枪对准了楚杰克。

  “你个鳖犊子,有种就开枪,现在就杀了老子。你最好一枪打死我,否则老子就拉着你,一起下海喂鲨鱼。开枪啊,我等着呢。”

  马丁嘴唇抽搐,手也在发抖。

  僵持了两三分钟,手耷拉下去,腿一软,坐了下去。

  “好吧,你赢了。你不用走,可以留下来接着捕鱼。从此以后,咱们谁也不认识谁。”

  马丁爬起来走了,强壮的身体有些摇晃。

  楚杰克拿出一支烟点着,手扶着栏杆,望着大海,心里茫然无绪。

  一支烟没抽完,马丁的船走了。

  船长吕大力和轮机长楚家豪过来。

  “杰克,海盗怎么突然走了?”

  吕大力问道。

  “哦,没事儿了,他们就是开个玩笑,走了就好,接着干活儿。”

  楚杰克不想说太多,有些事情没必要让他们都知道。

  “也该吃饭了,吃完饭再干吧。”

  “行,那就吃饭吧。”

  “陈志水和许明聪这两个白眼儿狼怎么处置?”

  对于这两人,楚杰克平常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好感。

  本事不大,家里也没什么背景,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但两个二货就是满满的迷之自信,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颇有些瞧不起其他的船员。

  楚杰克是船东,吕大力是船长,楚家豪是轮机长,这几位是船上的大佬,他们自然不敢怠慢。

  剩下来的楚姓人是楚杰克的本家,曾玉飞、杜雷等人都是楚杰克的老乡。金元春虽然是新罗人,但他是渔捞长。

  对于这些人,两个人也不敢轻视,还能正常相待。

  但是对于那些交趾和吕宋的渔捞员来说,两个人就经常挑刺儿,歧视。

  总之就是欺软怕硬的人。

  也是不了解两个人的德行,否则的话,吕大力也不会要这两个人来。

  远洋渔轮长时间在海上,空间狭小,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力,都消耗很大,船员们很容易焦虑,出现心理问题。

  如果船员之间出现矛盾,不能及时解决,就容易发生极端事件。

  陈志水和许明聪这样的人,其实就是船上的隐患。

  “这种白眼儿狼,留着他们干什么?干脆去公海,扔进海里喂鱼。”

  楚家豪愤愤道。

  公海没有国家管辖,纯粹的无法无天之地,即使杀了人也没人管。

  “杰克,你的意思呢?”

  吕大力看着楚杰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