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4章 你不吃亏
  楚杰克觉得自己理由非常充分,但是马丁自有他的逻辑和理由。

  “杰克,你这么说不对。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我问你,你会造船么?”

  “不会。”

  “那不就结了,开船用不着会造船,开车也用不着会造车。各种仪器仪表什么的,会用就行呗。”

  “你那些人不也是雇的么,需要的时候,我也雇人不就行了么。”

  “海员什么的,也不是那么神秘,渔捞员不就是出力干活儿的么?”

  “至于海员证,那也好办,我到首都那里,花几个钱就能买下来,还是真的。”

  “至于枪么,要么不带,要么船进了别的港口,他们留在小船上,在公海或者外海等着。”

  小船还在公海等着,你就不怕等没了?

  我妈怎么认了这么个二货当干儿子啊,早知道他回来会这样,我特么就不交这个朋友。

  “杰克,咱们海洋大学的老师不是经常教导我们么,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你不能只想困难,遇到困难,要多想想办法,多想想好处。办法总比困难多。”

  好吧,我承认,母校的洗脑很成功。

  “我的人上船,白给你干活,你就供他们吃住就行。这帮家伙家里都很穷,平常都吃不饱饭,能吃饱饭,他们就高兴。”

  “当然,一个月如果给他们一两百美刀,那就更好了。”

  “有我们的人在你船上,别的海盗也不敢劫持你。你想捞金枪鱼啊,龙虾啊,鲨鱼啊,随你便。”

  “什么首都摩加迪的许可证、配额啊,欧盟的配额啊,他们算个屁?都见鬼去吧。你想捞多久就捞多久,想捞多少,就捞多少,这是咱们自己家地盘儿不是?”

  “捞了鱼卖钱,也都是你的。我们就是跟你学习,你不仅不吃亏,还占大便宜。”

  “这事儿你要是不干,你是不是傻”

  我傻么?这个二货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

  “好吧,这事儿我答应你,两年时间,每一批十个人,总共帮你带出四批人出来。”

  “别啊,一直在这里干下去呗。苏马里百废待兴,正是你大显身手的地方。这里就是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好写最新最美的文章,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这里就是财富的处女地,是一片蓝海。”

  “得得得,我可不想总在这里待下去,将来总是要回家的。”

  “别啊,船上的事情解决了,陆地上还要带领百姓发家致富奔小康呢。”

  我说你个二货,你到底是不是海盗啊,怎么这么不专业。

  好好当一个合格58小说的海盗不好么?来钱快,赚大钱,它不香么?

  搞什么带领别人发家致富奔小康啊。

  一个海盗你不好好抢劫,竟然想做什么好人,你。

  不对啊,我这个三观似乎有问题。

  “马丁,这个我是外行,真的帮不了你。”

  “别啊,咱们的老祖宗,天塌了自己补天。天上出来十个太阳,天下大旱,咱们就射下来九个。大海泛滥成灾,咱们就自己填海。河流泛滥,就自己治水。咱们中土十四亿神州尽舜尧,人人都是改革家,你行的。”

  这是你的老祖宗么?是我的老祖宗好嘛。

  我还行?我行个鸟啊。

  我要是有那个本事,早就当市长,高官去,还远涉重洋在这里打鱼,累的像个孙子似的?

  “好吧,咱们中土的经验,其实也简单。就是对内改革,对外开放,融入世界之中。”

  “农业上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工业上什么来着?这个就算了,你们苏马里也没有什么工业。”

  短途交通就靠双腿走,长途交通就骑驴。

  通讯靠吼、治安靠狗。点灯靠煤油。

  弹棉花就是轻工业,砸石头就是重工业。

  建材倒是方便,黏土、树叶、牛粪、驴粪、就地取材。

  好不容易拉个网线,路由器还要到外国去买。

  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满目疮痍,这样一个国家,还想着发家致富奔小康,做梦去吧你。

  “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个不行,土地都是我家的,要不就是各个酋长的。私人的土地,给了他们也不好好种地。”

  也是,你们这里几乎就是原始的粗放农业,农民也不像个农民样儿,成天就是混日子。

  “要搞好计划生育,优生优育,提高人口素质。要致富,少生孩子多修路,还要多种树。”

  “这个不行,生孩子这事儿控制不了。如果不过夫妻生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再说了,男人赚钱,不就是为了多娶几个老婆么?否则的话,赚钱还有什么意思。象你们中土人那样,一辈子就娶一个女人,简直就是白活一回。”

  楚杰克恨不得一头撞死,但是撞死之前,他想把这个二货先给弄死。

  合着人活一辈子,就是为了多娶几个老婆,就是为了男女那点事儿?我们这些人一辈子都白活啦?

  你们特么那么有本事,怎么穷得叮当响啊。

  连饭都吃不饱,鞋都穿不上,还想着多娶几个老婆。

  “马丁,娶那么多老婆你们能养活得起吗?”

  “越多越能养得起啊。对了,不是男人养活老婆,是老婆养活男人。”

  楚杰克哑口无言。

  文化差异啊,这个可是你们本土的,海洋大学可没教过你这个。

  “马丁,以后别说你在海洋大学留学过。”

  “为什么?”

  “咱学校丢不起这人。”

  哈哈哈,马丁一阵大笑。

  “杰克,你们中土人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生活。成天就知道工作啊,赚钱啊,活着有什么意思?工作赚钱是为了什么?”

  “生活得更好。”

  “不吃好玩儿好,不多娶老婆,能叫生活好么?”

  “不能,哦,不对。马丁,你这个说法不对。不努力工作,怎么能够发家致富奔小康?”

  “中土今天的富裕,人们的好生活,那是一点儿一点儿干出来的,可不是你们这些海盗这样抢劫勒索来的。”

  “这个也不能怪我们,历史上那些殖民者,就知道抢掠我们的人和财富。现在又来抢我们的鱼,把有害的垃圾倾倒在我们的海域。算了,我是说别人,不是说你。”

  马丁的看法,其实反应了很多苏马里人的真实心态。

  在沿海地区,多数人都支持海盗的抢掠勒索行为,甚至把他们视为保卫自己家园的英雄。

  很多海盗也把自己的行为视为正义的举动,觉得是在保卫自己的家园和资源。

  那些船就该抢,就该付出大笔赎金来,这些钱是他们应得的,是那些外来者应该付出的代价。

  这种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有各自的立场,也许永远也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楚杰克也懒得跟马丁争论这些事情。

  “好吧,马丁,争论这件事情没有什么意义。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高尚人。”

  “你说什么为了老百姓发家致富奔小康,我是不信的。你就直说,你到底是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