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3章 发家致富奔小康

第3章 发家致富奔小康

  马丁嘿嘿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杰克,咱们是不是兄弟?”

  “以前是,现在不是。”

  “咱妈临走的时候,可是嘱咐你照顾我马丁的。我有困难你要帮我的,你忘啦?”

  “咱妈有病的时候,我可是经常去医院陪着她,照顾她的,你忘啦?”

  “咱妈走的时候,我马丁可是跟你一块儿穿孝服,一块儿守灵,一块儿当孝子的,你忘啦?”

  这个楚杰克倒是没忘。

  他妈楚丽当初确实收了马丁当干儿子。

  “马丁,你不用咱妈咱妈的打什么感情牌,我妈可没叫你来劫持我。咱们海洋大学几十门课程里面,也没有如何当海盗这门课。”

  “既然你以海盗的身份劫持我,咱们兄弟之情就此了结,就按照你们海盗的规矩来办。你就说什么条件吧。”

  “这些船员都是我带出来的,我必须把他们平安带回去。要钱还是要船,随你的便。”

  “哟哟哟,不愧是楚大少,财大气粗。不是跟你说了么,既不要钱,也不要船,就要你们留下来帮我。”

  “帮你什么?”

  “带着我们发家致富奔小康。”

  楚杰克有点儿懵圈。

  发家致富奔小康?

  这个鳖犊子什么意思?

  “你还用什么发家致富奔小康?你们海盗得手一回,就发财了。盖别墅,买豪车,娶几个老婆,或者到科尼亚首都内罗比,花上二三十万美刀买房。”

  “别说以前,就是这次你劫持了我,我这艘船你卖了,就是大富豪。”

  “杰克,他不是这么回事儿。我可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我们拉特兰州,为了我们整个部族。”

  “什么意思?”

  “好吧,我就跟你详细说说。”

  按照马丁的说法,他在中土留学期间,见到中土兴旺发达,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几亿人口脱离了贫困。于是他就萌生了回国后,救民于水火的想法。

  他要带着苏马里人,至少是他家部族拉特兰州的人发家致富奔小康。

  但是这里的条件不行,没有技术,没有资金,没有人才,没有项目,没有致富带头人,总之什么都没有。

  所以就要请楚杰克带着船上的人,率领他们发家致富奔小康,给他们当致富带头人和指路人。

  具体的方案有两个,一是他派一些人到船上来,跟着学习如何使用船只和设备捕鱼。将来他们也要买船到深水区捕鱼。

  第二个方案,就是楚杰克这些人上岸,到他家的拉特兰州去,帮助当地人发展农牧业、水产加工业等等,带领当地人富裕起来。

  马丁在中土呆了五年多,对于中土当初的改革开放和扶贫工作印象深刻,就想把中土的经验移植到自己的家乡来。

  他这个计划虽然不错,但是在楚杰克看来,却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咱们阿非利加州跟你们中土的友谊,源远流长。唐朝的时候,中土的船队就到过苏马里。”

  “明朝的时候,郑和的船队也到过苏马里,带来了中土人民的深情厚谊。还有一些船队的人,留在了这里。至今这里还有郑和村,他们都说自己的明朝人的后代。”

  “中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跟苏马里建交,给我们修了铁路和医院,还派医疗队来送医送药。”

  这事儿倒是有,可是现在铁路在哪儿啊?就连铁轨都被你们的人扒了,拿回家盖房子了吧?

  那些千里迢迢运来的枕木,也被你们扒回家烧火了吧?

  那个时候我们也很困难,勒紧裤带援助你们,可现在中土的船路过这里,你们这些海盗似乎也没有客气,也动手劫持了吧。

  我家的六叔吕志文,还被你们的海盗辛巴克给打死了呢。

  “按照汇率计算,中土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土已经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你们要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对我们苏马里这种贫困国家,也有责任帮助。”

  这个鳖犊子,拿大帽子扣我。

  你说的虽然有点儿道理,可是这种事情你找我干什么?

  “马丁,这种事情你应该去找我们国家的大使馆,或者派个代表团,直接到我国去访问,不应该来找我。”

  我家虽然有矿,也不差钱儿,但我就是想自己赚钱,周游世界,没想给你们当什么救世主。

  再说了,就算我想帮你们,我能帮得了么?我可没那个本事。

  我自己这艘船的本钱都没赚回来,还带着你们这帮海盗发家致富奔小康?

  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

  “嘿嘿,这个嘛,不瞒你说,也不是没想过。可是我家的拉特兰州属于自治地区,你们官方只跟政府打交道,所以此路不通。”

  还什么自治,说的好听,不就是你们坎达部族军阀土皇割据,也不听政府号令么。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办法还是有的,咱们是朋友,是兄弟。”

  “别说什么兄弟、朋友的话。”

  “好吧,咱们是民间交往,民间外交,非政府之间合作。”

  “我说马丁,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这根本不现实。你别不服气,我来跟你讲讲道理。”

  “就说我这艘渔轮吧,跟你的小船和快艇可不一样。很多种机械设备的操作,维护,保养,各种渔具的使用。”

  “好吧,别的不说,就说说船舶的通讯导航设备,我跟你说说都有什么。”

  “雷达,声呐,船舶自动化识别系统,导航仪、磁罗经、电罗经,航海钟、测深仪,计程仪、气象传真机,电子海图系统、北斗导航定位系统。”

  “外加GMDSS设备,比如VHV设备,中高频设备,卫通C站,卫星示位标,雷达应答器,双向无线电话,航行警告接收机,各种备用电源。”

  “这都是最简单的,远洋航行,跨越大半个地球。各个时区,各个国家,各地的风土人情,各国复杂的法律,领海、专属经济区,公海、航线,各种极端天气,复杂的水文环境。”

  “这些都需要专业技术背景,专业的技术训练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其中的重要基础,就是受过教育。”

  “你想派人到船上来学,他们受过多少教育?读过几年书?他们能学会么?”

  “你以为像个快艇一样,开上就跑?或者拿一把枪就抢,当海盗那么简单?”

  “我这是高技术的现代化渔轮,不是手摇的橡皮艇那么简单。”

  “这还只是技术上的问题,其他的呢?船上空间狭小,来了人住哪儿?”

  “我这是正规渔轮,经过正规培训的海员才能上船,他们经过培训了么?”

  “在你们拉特兰这里是无政府状态,但是别的国家不是。我的船不能永远在海上漂,还要进港卖货,补给,加油。”

  “别的国家是有法律的,海关要上船检查的。遇上你这些人,不仅你们倒霉,连我都得跟着倒霉。他们可以轻易扣上偷渡的罪名。”

  “不是正规海员,不准随便上船的好不好啊。”

  “还有,你们带着枪和火箭筒,到了别的国家领海、专属经济区,甚至入境,你们想干什么,发动战争么?”

  “人家的军舰和岸炮,不是摆设。几炮轰过来,我的船就被击沉,你们的小命也玩儿完。”

  这个二货,怎么这么无知啊。

  以后你可千万别说自己在中土留学过,咱丢不起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