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2章,你到底要干什么

第2章,你到底要干什么

  楚杰克看看黑洞洞的枪口,又看看马丁。

  “马丁,别开玩笑,这个游戏不好玩儿。”

  “杰克,我没跟你开玩笑。”

  马丁一本正经,真的不像是开玩笑。

  “马丁你个鳖犊子,你在中土的时候,穷得象狗似的。老子供你吃喝,供你钱泡吧、旅游,到我家蹭吃蹭喝。”

  “老子花了多少钱,养出了你这个白眼儿狼。是你叫老子来的,现在竟然要劫持我。老子跟你拼啦。”

  楚杰克冲上去,一拳击在马丁脸上。

  马丁急忙躲闪,楚杰克哪里肯罢休?又是三拳打出去。

  “再打我开枪啦。”

  马丁拔出手枪,对准了楚杰克。

  哒哒哒,另外那个家伙冲天开枪,随后把枪对准楚杰克脑袋。

  楚杰克不得不停手,双方对峙着。

  一阵吆喝声,船舱里的人被押了上来。

  楚杰克快速扫了一眼,心里不禁一凉。

  甲板部的船长吕大力、大副楚家勇、二副陈志水、渔捞长金元春、导航员杜雷、炊事员楚老三、渔捞员楚家英、楚家良、楚平安、吕三通,加上几个吕宋籍、交趾籍的渔捞员都在。

  轮机部的轮机长楚家豪、大管轮曾玉飞、二管轮许明聪、轮机员楚平宁、刘小明、张玉琢也都在。

  整个勇士号的船员,加上楚杰克自己,一共27人,全被海盗控制。

  “杰克,我欠你的人情,所以我不想杀你。但是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杀别人。他们跟我可没有什么交情。”

  “马丁,你特么别动不动就杀人杀人的。我是船东,他们都是我的船员,这事儿跟他们无关。”

  “你不就是要钱么,说,多少钱?我给你。”

  “马丁,我知道钱在哪里。”

  没等马丁说话,二副陈志水喊了起来。

  “哈哈哈,你叫什么来着?你过来。”

  见马丁招手,陈志水颠儿颠儿跑过来。

  “我也知道他的钱在哪里?”

  二管轮许明聪喊着,高高举起手。

  “哈哈哈,好,你也过来。”

  马丁看着陈志水和许明聪。

  “你们真的知道杰克的钱在哪里?”

  “知道,都在他的保险柜里面。这几回卖鱼的钱,都在那里,美刀,至少一百万美刀。”

  陈志水说的没错,楚杰克现在手里确实有一百多万美刀。

  这几个月的鱼获,除了卖到港口去的那些转账之外,在海上卖给收鱼船的钱,都是现金。此时就放在楚杰克舱室的保险柜里面。

  “保险柜就在楚杰克的舱室里,我带你去,钥匙在他身上。”

  马丁没跟许明聪走。

  “你叫什么名字?”

  “许明聪,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是中土人,我是香江人,也是英吉利人,我有BNO护照。”

  “我也不是中土人,我叫陈志水,是湾岛人,跟他们不一样。”

  “不对吧,香江人和湾岛人,都是中土人吧。你们不承认是中土人,我可是承认的。”

  “杰克,你这个船东当得很失败啊。这还没怎么样呢,手下人就出卖你。”

  陈志水和许明聪有些意外,没想到马丁会这样说。

  “马丁,这是我的家事,不用你管。过后我自会教训他们,现在谈赎金的事。”

  “赎金?我没说跟你要钱啊?你们谁听见我跟你提钱的事儿啦?”

  马丁摊开手,一副无辜的样子。

  “船给你也行,船就8000万,我又添置了不少渔具,设备。加上船上的鱼,总价值至少9000万,合1300万美刀。”

  “这是你们苏马里海盗历史上最高一笔赎金,你也创造了一个记录,以后海盗历史上,也能留下你的名字。”

  “不过,你要有命花才行,小心哪天被人打死了。”

  “你的船是好,可是我卖不出去,留着又不会用,所以不要船。”

  “钱也不要,船也不要,你到底要什么?”

  “要人。”

  “要人干什么?你姐姐、妹妹嫁不出去啦?”

  “是啊,对了,杰克,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你就给我家当女婿得了,”

  “我有两个姐姐、四个妹妹还没有结婚。一个妹妹留学英吉利,一个留学法兰西,你要几个?”

  什么,要几个?

  众人心里吃惊,不过很快释然。

  按照马丁他们部族的习俗,一个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如果杰克真的成了海盗马丁的姐夫、妹夫,他们就是一家人。

  既然是一家人,就不会对杰克怎么样,咱们也就没事儿了。

  “杰克,答应他。一下子能娶四个老婆啊。”

  厨师楚老三说道。

  “闭嘴,别乱说话。”

  楚杰克瞪了一眼,楚老三立刻没电。

  “杰克,咱们到一边儿说话。”

  马丁揽着楚杰克肩膀,把他拉到左舷。

  “有什么话当着大伙儿面儿说,有什么好瞒着人的?”

  “杰克,这是咱们兄弟之间的事情,私下商量就行。”

  “哼,你都当海盗了,谁跟你是兄弟?”

  “我原来就是海盗啊,你来这里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了。不仅我是海盗,坎达老爷子,哦,就是我父亲,也是海盗啊。”

  “你们愿意当海盗我不管,当初说好的,我交了钱,你们就保护我,这才几天,就开始抢我?”

  “杰克,就你那一个月两千刀,都不到你一天赚的,你还好意思说交钱?”

  “来,咱们算算账。这个大眼金枪鱼虽然没有蓝鳍金枪鱼那么贵,但是在金枪鱼里面也算是中档货。”

  “你捞起来冷冻,一公斤能卖上5美刀。一吨就是5000美刀。你这么捞上一天,总得十几吨吧,算算多少钱?一天就是十来万美刀,一年就是三千多万美刀,。”

  “停停停,这账没你这么算的啊。我出港一回,柴油就要加几百吨吨。一个工人在这里待一天,干活不干活都得至少五六十美刀。还有别的呢,吃的,喝的、穿的,各种消耗品。”

  “他们给家里打电话,海事卫星电话一分钟就5美刀,还有。”

  “还有,你也别说我占了你们资源的便宜,我可是给你们苏马里政府交了捕捞税,你们渔业部给我发了捕捞许可证的。”

  “得了,你还好意思说给政府交钱?这是我家的海域,我们可没得到这笔钱。”

  “我承认你有许可证,可是给你的配额是多少?你多捞了多少?你别以为我傻。”

  好吧,鳖犊子,你不傻。

  马丁说的也有道理,捕捞金枪鱼确实很赚钱。

  楚杰克的船大,设备先进,所以捕捞效率很高。

  一个捕捞季下来,如果正常的话,利润确实十分可观。

  如果在苏马里这个地方干上半年,赚个四五百万美刀还不成问题。

  但是这个钱赚的也不容易,账也不是象马丁那样算的。

  正常捕捞的时候确实很赚钱,但也不是天天都能捕捞。

  遇上坏天气,海上卖鱼,或者到蒙巴萨港去卖鱼,加油补给,休假等等,自然是干不了活儿的。

  有的时候遇不到鱼群,也只能干瞪眼,只好捕捞别的鱼种或龙虾什么的。

  “好吧,你个鳖犊子,你到底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