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带着海盗奔小康 > 第1章 劫持
  印度洋,亚丁湾海面,上午十时许。

  安丹渔0127“勇气号”远洋渔轮,正在进行金枪鱼捕捞作业。

  楚杰克检查了一遍作业线,见一切正常,就来到甲板上的望远镜前,观察周围的水面和天空。

  观察水面,是看有没有可疑船只。

  可疑的船只,可能就是臭名昭著的苏马里海盗。

  观察天空,是看有没有海鸟聚集。

  海鸟聚集之处,常常也是鱼群活动的地方。

  “勇气号”是一艘长60米的最新型远洋渔轮,配备了雷达、探测鱼群声呐、激光雷达探测鱼群无人机,能够精准地探测出鱼群的位置、品种、尺寸甚至重量。

  但楚杰克还是比较喜这种比较原始的观察方式,借着这个机会,他可以休息和放松一下。

  滋啦啦,对讲机响了。

  “杰克,有点情况,到驾驶舱来一下。”

  通话的是楚杰克的堂兄吕大力,他也是勇气号的船长。

  “好,我这就过去。”

  雷达屏幕前,吕大力指着上面的一个光点。

  “就是这艘船,正向咱们这边移动。从船的长度和移动速度来看,不是海盗的快艇。”

  “AIS系统没有反应么?”

  “我问过,没有应答。这艘船也就几十吨,很可能没安装AIS。”

  AIS系统,是国际上通用的船舶自动识别系统。

  按照国际海事组织的规定,所有的客船、300吨以上的国际货船、500吨以上的国内货船,比较大的渔船,都要安装AIS系统。

  这艘船才几十吨,不安装也正常。

  “是海盗的母船?人口偷渡船?或者苏马里渔民的渔船?”

  “东非和北非偷渡的人口,基本上都是去欧洲、他们一般先进入地中海,然后在那里上岸,这个方向不对。”

  “苏马里渔民的船都比较小,也没有深海渔具,不会到这么远的深水区捕鱼。”

  楚杰克是勇气号的船东,来到亚丁湾已经三个来月,对于这里的海盗活动情况,了解的也不少。

  他心里几乎确定,这就是一艘海盗船。

  现在苏马里海盗的劫船方式,已经跟以前不同。

  他们经常用一艘比较大的母船在海上巡弋,选定了目标之后,再放下快艇,登船劫持。

  “护航舰队那边情况怎么样?”

  “已经跟星江号报备了咱们的坐标,他们在东南102海里的地方。希班牙渔轮黛拉号被海盗劫持,他们正前往解救。”

  “黛拉号?塞巴斯蒂安的船?”

  前天,楚杰克的勇气号和塞巴斯蒂安的黛拉号相遇时,楚杰克和吕大力还到黛拉号上,跟船长塞巴斯蒂安一起喝酒。

  “应该就是他了。”

  “但愿能解救出来,否则的话,说不定会被海盗押多久才能赎回去。”

  “马丁上回说这几天要来,会不会是他来了?”

  吕大力猜测道。

  楚杰克从海洋大学毕业后,就到家里的公司上班,准备将来继承家业。

  他家里是开水镁矿的,产品很畅销,一吨700多元,从洞里挖出来就是钱。

  这个矿是姥姥家留给楚杰克母亲楚丽和楚杰克的,他的父亲吕志和,是楚家的上门女婿,现在经营这座矿山。

  前年母亲楚丽因病去世,去年老爹吕志和就跟女人不清不楚的,张罗着再娶。

  楚杰克一气之下就离开了公司。

  楚杰克想离老爹远一点儿,自己到非洲的科尼亚去种咖啡。于是就联系了大学同学、朋友、黑人兄弟、留学生马丁。

  马丁是苏马里国人,苏马里是科尼亚的邻国。他坚决邀请楚杰克到苏马里来发展。说他们的海域金枪鱼、鲨鱼和龙虾资源丰富,到这里捕鱼一定发大财。

  苏马里东濒印度洋,北邻亚丁湾,靠近曼德海峡,是各国货轮出入苏伊士运河的必经之路。

  这里的渔业资源丰富,也确实有不少外国渔船在这里捕鱼。

  不过,苏马里内战不断,军阀、部族土皇割据,政府只能控制首都地区的一部分,整个社会体系已经崩溃。

  沿海地区不少人以海盗为业,动不动就有过往的货轮和渔船被海盗劫持,勒索赎金。

  到这样的地方来捕鱼,无疑就是作死。

  但是马丁说他的父亲坎达是这里的土皇,是苏马里几个海盗团伙儿的背后金主之一,北部沿海和海域这一片都是他父亲的地盘儿。

  只要他父亲发话,楚杰克象征性地交点儿钱,海盗就不会劫持楚杰克的渔船。

  在海洋大学念书的时候,楚杰克就考了海员证。他跟马丁又是铁哥们儿,两人泡吧、旅游什么的,都是楚杰克花钱。

  正好堂兄吕大力此时通过了船长考试,可以当船长。

  于是楚杰克就用母亲留给自己的钱,花了8000万买了勇气号,开始了他的远洋捕鱼之旅。

  开始的时候,楚杰克在北太平洋渔场用舷提网捕捞秋刀鱼,因为各个国家和地区在捕捞量配额上发生纠纷,产量不足。

  马丁信誓旦旦地保证这里是安全的,楚杰克又急于证明自己离开家里也能创业,这才决定到苏马里海域来捕捞金枪鱼、龙虾等鱼种。

  马丁和他父亲坎达没有食言,楚杰克每个月交给他们2000美刀,就可以在这里捕鱼。

  这笔钱,对于勇士号这样的现代化大型渔船来说,简直不值一提,连一天的利润都不到。

  三个多月以来,一直平安无事。

  “不管是不是马丁,先做好准备再说。

  “距离20海里的时候就收网,准备高压水枪和燃烧瓶、斧子、鱼刀、汽油、乙炔瓶,按照预案行动。”

  “行,那就先放他们上船,然后关门打狗。”

  就在此时,海事卫星电话响了。

  楚杰克打开视频,就看见马丁那张黑黑的大饼子脸。

  “嗨,杰克,不要紧张,是我,我来找你喝酒。”

  “报上你的位置。”

  马丁报上坐标,吕大力核查一下,松了口气。

  “没错,是马丁,不是别的海盗。”

  “这个二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虚惊一场。继续作业吧。”

  半个多小时后,马丁带着八个人登上了勇士号。

  这八个黑兄弟,一个带着火箭筒,其他人带着自动步枪。

  “马丁,到我这里还带着家伙干嘛?”

  “嘿嘿,杰克,不带不行啊。你那高压水枪,燃烧瓶什么的,也很厉害啊。”

  楚杰克一愣。

  “马丁,你什么意思?”

  “嘿嘿,还不明白么,就是劫你船的意思。”

  马丁一挥手,一个黑家伙举起枪,对准了楚杰克。

  另外的人冲进船舱,开始搜寻其他船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