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我怎么变成了猫 > 第二十四章 短腿儿爱作妖

第二十四章 短腿儿爱作妖

  次日是礼拜天,一家四口睡到自然醒。

  起来后吃过早饭,赵瑞诚抱着吕秋实,躲在房间里说悄悄话:“大哥,昨晚我妈没凶我。”

  吕秋实也觉察到瑞蓉的变化。

  事实上,不仅瑞蓉,赵峰和两兄妹都有变化。

  瑞蓉不再像以前那样严格要求赵瑞诚,夸奖比批评多了。

  赵峰戒烟了,并且跟儿子进行了一场认真友好的父子交谈。

  赵瑞诚的熊劲儿大为收敛,变得更听话。

  赵瑞珊认识到自己昨天做得不对,愈发粘着父母。

  这种家庭和睦的温馨氛围,吕秋实很喜欢。

  他更喜欢赵家的饭菜。

  中午瑞蓉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有很多肉。

  吕秋实最喜欢粉丝蒸螃蟹,连粉丝都能吃出螃蟹味,非常美味。他足足吃了两大只,而且不用自己动手,赵家四口轮流替他剥壳剜肉。

  唯一的遗憾是,他一直处于被吸状态,没机会上网找医生探讨病情。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倒了分别时刻。

  俩孩纸舍不得他走,都哭了,非要跟着赵峰一起去还猫。

  瑞蓉同样舍不得,承诺兄妹俩好好学习,期末考试成绩好的话,暑假再把吕秋实租回来陪他们。

  吕秋实摸摸小丫头的头,又摸摸小屁孩儿的头,算是告别。

  赵家是他猫生中的第三个客人,比起前两家,他更喜欢这家。

  但是他必须返回奈斯宠物馆,因为这里不是他的家。

  然而回到宠物馆,吕秋实就后悔了。

  他见到了自己最不想见的人短腿儿!

  “小坏蛋,看你这次往哪儿跑。”

  夏芹守候已久,坏笑着伸出“魔爪”。

  吕秋实麻溜窜到猫爬架最顶层,夏芹踮起脚尖也够不着。

  “迪奥,过来。”

  沙莎坐在吧台里,下命令。

  吕秋实舔毛中。

  “迪奥。”

  吕秋实继续舔毛。

  “沙迪奥!”

  你才是沙迪奥!

  吕秋实最终抗拒不过身体的本能,绕过夏芹来到吧台。

  “你太不听话了,怎么能从客户家里偷跑回来?”

  她想睡我!

  “我和客户签了合同,你的做法会害我赔钱的。”

  死财迷。

  “还好客户不计较,不然罚你倒立半小时!”

  呵,女孩纸,都是魔鬼。

  “你的租期重新计算,下个周日她会把你送回来。在此期间,你必须老老实实呆在客户家里,不许再偷跑,听到没有?”

  夏芹一直在旁边,乐呵呵的吃瓜,忽然插了一句:“它能听懂吗?”

  “我也不知道。”

  沙莎轻轻撸着吕秋实:“不过每次训完他,他都很听话。”

  于是,吕秋实再次落到夏芹手中。

  夏芹兴冲冲回到家,又给他洗了个澡,吹干后举在眼前。

  “你为什么那么怕沙莎呢?”

  我才不怕女孩纸。

  那是猫身残留意识惹的祸。

  “以后跟我好不好?我不骂你,还给你买好吃的,永远疼爱你。”

  省省吧,女孩纸的糖衣炮弹对我没用。

  “你知不知道,前天下午我起来找不到你有多担心,就好像天塌了。屋里屋外找了好几遍,就差报警了”

  呵,女孩纸,都喜欢啰嗦。

  “我跟你说了半天,你给点反应好不好?”

  吕秋实打个哈欠,困了。

  “打哈欠也这么可爱,mua”

  女流氓!

  吕秋实被亲了一口,瞬间清醒。睁大眼睛,警惕的看着夏芹。

  夏芹放下他,从冰箱里拿出一袋小鱼干。

  “知道你今天回来,特意给你准备的。”

  吕秋实中午吃的很饱,现在一点都不饿,闻了闻,转身走开,趴在沙发上打盹。

  “沙雕猫。”

  热脸贴了冷屁股,夏芹不开心,决定报复。

  她坐在沙发上,脱掉袜子,光滑的小脚丫往吕秋实肚皮下面拱。

  吕秋实嫌弃的看了眼,往旁边挪了挪。

  夏芹继续拱。

  吕秋实又往旁边挪。

  夏芹再拱。

  吕秋实没地儿挪了,跳上窗台。

  夏芹够不着,抱怨道:“你个没良心的小坏蛋,帮我暖暖脚怎么啦?”

  想当小公主,找你男朋友去。

  吕秋实眯起眼睛,睡觉。

  快睡着的时候,忽听啪的一声轻响,耳边同时传来夏芹的声音:“盒子精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睿智啊!

  吕秋实睁开眼,便看到地上多了个纸盒。

  不大,暖色系,姨妈巾包装盒。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体内莫名涌出一股洪荒之力,非常想钻进去。

  你就不能不作妖吗!

  吕秋实强行压下体内的洪荒之力,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不去看那个暖色系的纸盒。

  “太小了?”

  夏芹转身回房,拉出空行李箱,当着吕秋实的面打开。

  “这个怎么样?”

  看来,只有一个办法让她停止作妖了。

  吕秋实不再控制体内的洪荒之力,跃下窗台,跳进行李箱里。

  夏芹立刻盖上行李箱:“哈哈哈哈,没良心的小坏蛋,这回你中计了!”

  她坐在上面,得意的晃动小短腿。

  过了会儿,发觉里面没动静。她打开行李箱一看,吕秋实瘫成一条,已经睡着了,睡得很香甜。

  “没意思。”

  夏芹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挫败感,没心情继续逗弄吕秋实,回卧室码字。

  吕秋实睁开眼,探出半个脑袋,透过行李箱边缘偷看到这一幕,松了口气,团成一团安心睡觉。

  晚上六点多,夏芹码字结束,用手机叫了外卖,出来活动胳膊腿儿。

  看到吕秋实坐在窗台上发呆看鸟,她取来新买的羽毛逗猫棒,从后面垂在吕秋实面前。

  吕秋实无动于衷,任凭夏芹如何逗弄,也毫无反应。

  “喂,你是不是傻了,这可是逗猫棒啊。沙莎明明说你很喜欢,在店里经常玩,不然我也不会买回来。”

  那个财迷骗你。

  我在宠物店,从没玩儿过逗猫棒。

  吕秋实算是明白沙莎为什么总让自己讨好女孩纸、并且每次都问对方有没有男朋友了。

  女孩纸的钱好赚。

  单身女孩纸的钱更好赚!

  骗王佳买猫粮,王佳没上当;骗夏芹买逗猫棒,夏芹直接入坑了。

  不过,他的确对逗猫棒有兴趣。那是猫身的本能,他无法抹杀,但能够控制住。

  夏芹又拿来小鱼干:“这个你不会也不爱吃吧?”

  又是那个财迷哄你买的?

  你被她骗了多少钱?

  作孽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