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小人国入侵地球 > 第9章 你特么真是个人才

第9章 你特么真是个人才

  折腾了一晚上没睡觉,凌风难免有些疲累。

  看着卫浴间的门,凌风心中有些疑惑,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每次离开,都将卫浴门的门给关紧了。

  虽然卫浴间的门只能从里面锁死,但是只要自己将门带上,门把距离地面那么高,那些小人又是使用什么方法打开的呢?

  百思不得其解!

  他坐在卫浴间的门口,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是早上六点零三分。

  而刚刚卫生间之内,那道时空传送门消失的时间,估计是在六点钟,由此推断,之前那个白袍法师没有说假话。

  这道可以连接小人国的时空传送门,每天半夜十二点开启,然后到早上六点钟关闭。

  也就是说,它每天开启的时间是六小时。

  对于小人国里面的时间而言,开启的时间是六天。

  将插在棉袄上的细小弩箭,一根一根的拔了出来,然后找了个袋子收集好,说不定哪天会派上用场。

  凌风回到楼下,躺在床上休息,脑海里面却一刻都没停。

  他隐隐感觉,这事不会就那么算了。

  等到下一次时空传送门再次开启的时候,小人国肯定会再次派人入侵。

  因为,它们的神王还在自己手里,那帮小人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这次它们只是救走了白袍法师和黑蛇战士,估计它们也在搜寻神王的踪迹,只是它们万万没有想到,神王已经变成了一个大银蛋,被自己封印在了一个大铁匣之内。

  刚刚小人国的弓弩手,让凌风吃了不少苦头,得想办法应对才行。

  否则,下一次小人国的营救大军再次前来,它们要是携带更加厉害的武器,只怕自己扛不住啊。

  一通胡思乱想之中,凌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梦之中,凌风发现自己来到了和徐橙橙经常去的一家情侣酒店。

  他躺在一张粉红而又柔软的大床之上,双手双脚都被绳索给捆绑了起来。

  徐橙橙穿着紫色的睡裙,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身上几处敏感地带,在薄纱睡裙之下,若隐若现,性感到了极点。

  只见她微微前倾娇躯,露出胸前丰满的白沟,一条丰腴而又洁白的大长腿,慢慢的放在了床上,整齐而又圆润的脚趾上面,涂着深红色的指甲油,在暧昧温馨的灯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凌风微微抬起下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这时候,徐橙橙轻咬娇艳的红唇,眼含媚意的看着他,“亲爱的,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凌风感觉欲火焚身,不能自己,如同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好好好,可以可以。”

  “咯咯咯”

  徐橙橙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突然从身后拿出一个巨大无比的电子打火器,慢慢的伸向了凌风的下身。

  凌风身躯猛震,菊花一紧,声音颤抖的道:“你你要干嘛?卧槽,不要,不要乱来啊”

  一阵惊恐的挣扎之中,凌风猛地惊醒了过来。

  摸了摸满头的汗水,凌风喘息了好久,才平静内心的惊悚。

  回头看了看,摆在写字台上的电子打火器,他赶紧把它给扔了。

  真是日有所为,夜有所梦。

  想起刚刚梦中徐橙橙那巨大的电子打火器,电击他的下身,凌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中一阵恶寒。

  他已经决定了,以后无论如何,都决不能把自己用电子打火器电击小人的事情告诉徐橙橙,否则,万一哪天恶梦成真,那就完蛋了。

  这时候,凌风感觉自己身上中箭的伤口,又红又痒,头还有点晕,有点恶心想吐的感觉。

  当场他心里有点慌,“卧槽,这些小人的弩箭不会有毒吧?我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一针破伤风啊。”

  想到这里,凌风马上起床,准备去医院一趟。

  就在此刻,公司来电话了。

  “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凌风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公司的车师傅打过来的。

  车师傅是维修部的主管,也是他的顶头上司,是整个公司内跟他关系最好的人。

  “喂,车师傅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带着粤语腔调的普通话,“衰仔,还不过来上班,你看看都几点了?”

  凌风低头一看时间,都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距离上班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

  “车师傅啊,我有点不舒服,想请一天假。”

  “丢内嗨,昨晚你深更半夜跑到维修班搞了大半夜,现在你居然给我说你不舒服?骗鬼啊?”

  现在凌风是真的有点不舒服,“车师傅啊,我真的不舒服,有点头晕想吐。”

  车师傅听他的语气,好像不在说假话,急忙道:“请什么假,请假的话你这个月的全勤和奖金要扣不少,这样吧,你过来公司转一圈,等大老板走了,我再叫罗华开公司的车送你去医院。”

  进公司几年了,车师傅还是一如以往的关心他,这让凌风心里很是感动。

  洗漱完毕之后,凌风赶紧打了个车去公司。

  到了公司都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这时候,车师傅正带着维修部的一群师傅,正在工厂里面巡检机器,然后给那些设备添加机油。

  看见凌风过来之后,车师傅吓了一跳,“我丢,疯仔,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凌风勉强的笑了笑,“头晕,难受。”

  车师傅摆了摆手,对正在调试机器的罗华吩咐道,“华仔,你现在送他医院。”

  从医院回来,都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做完检查,打完针,凌风感觉自己好多了。

  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准备在淘宝上买些防护装备回来,就在这时,胡胖子开车过来了。

  进门就看见凌风躺在床上,手背上还贴着白色胶布,胡胖子掏出一盒软中华,扔到桌上,“怎么回事?你今天去医院了?”

  凌风本来想告诉他实情,但是又怕这货不信,想了想还是算了,随口敷衍道,“有点不舒服,上午去了趟医院,刚刚才回来,对了,你今天不是请假去相亲吗?那姑娘怎么样,成了没有?”

  胡胖子没好气的道:“别提了,我心烦着呢?”

  凌风精神一震,“怎么了,又没成,还是人家姑娘看不上你?”

  胡胖子叹息着坐了下来,神情有些沮丧的道:“堂姐给我介绍的那姑娘,长得挺漂亮,性格又静,我是挺满意的,但是,哎”

  凌风皱眉道:“怎么老是叹气,到底怎么了?”

  胡胖子揉了揉满脸肥油的胖脸,无精打采的道:“今天上午和那姑娘见面之后,两人聊得挺开心的,我们还去看了场电影,但是后来我请她吃饭的时候,她在吃,我故意不吃,一直盯着她看,想用些花言巧语讨她欢心。

  她见我不吃,有些不好意思,问我为什么不吃啊,我本来想对她说你秀色可餐,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我居然脑子短路了,说了句我看见你就饱了。”

  凌风目瞪口呆,“然后呢?”

  胡胖子目光呆滞,一脸的生无可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凌风满头黑线,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安慰他,憋了好久,才说了句,“胡大海,你特么真是个人才!”

  胡胖子摆了摆手,“行了,别提了,陪我喝酒去,我好郁闷啊。”

  “今天不行,刚刚在医院打完针回来,医生说这几天不能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