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小人国入侵地球 > 第1章 一座神秘的鬼屋

第1章 一座神秘的鬼屋

  “震惊!小人国特种部队入侵地球,两名高中生用扫把、杀虫剂,将其全部歼灭!”

  “好可怕,米国内华达州一黑人小伙,在卫生间嘘嘘,被一群小人弓箭手围攻,丁丁被射成了刺猬。”

  “巴蜀绵阳一家养殖场,被小人国发动空袭,一群小人驾驶战斗机,不停的攻击养殖场内的鸡鸭鹅群,老板吓得逃跑,结果被他家两个熊孩子用弹弓和穿天猴等武器,将入侵农场的小人国战机,全数击落。”

  “坐标岭南某室内游泳馆,也发现大量小人国海军舰队入侵,结果被几名工作人员用高压水枪,全部击沉”

  躺在宿舍内的床头上,凌风拿着手机,浏览着论坛内一条条标题夺目,且关注度火爆的帖子,不由摇头暗笑,“小人国入侵地球?这帮家伙是多无聊,为了博关注和流量,不断的发这些吸人眼球的东西,造谣生事,也不怕被删帖封号。”

  奇闻论坛,是国内最大的网络猎奇社区,每日用户在线高达数千万。

  在这个论坛里面,每天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帖子。

  但是就从昨天晚上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论坛内先后出现大量关于小人国入侵地球的帖子,而且每个帖子的关注和回复量,都比那些平常的帖子,高了好几倍。

  打开那个人气最高的帖子,小人国入侵四川绵阳养殖场,下面还配了几张高清照片,照片里的内容是几具小人的尸体,还有一些坠毁的战斗机。

  那些小人大约有十几厘米长,战斗机也比遥控玩具飞机稍微大一些,看起来极其逼真。

  不得不说,论坛里面那帮人,为了搏人眼球,道具和特效的制造技术,越来越精湛了。

  看了两个多小时,现在都差不多是早上八点了,凌风感觉眼睛有些疲劳,忍不住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准备起床洗漱,然后叫自己的死党胡胖子出来吃个早餐。

  突然,当他揉完眼睛的那一刻,两眼猛地一阵发黑,陷入了一阵短暂的失明当中。

  就在此刻,他发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光幕,光幕上出现了几排发光的字体信息。

  “治愈能力:1级

  极速催眠:1级

  基因夺取、进化:1级

  系统能量激活值36\\100”

  凌风疑惑的揉了揉眼睛,光幕消失不见了,视觉恢复了正常。

  “什么鬼能量激活?系统?再给我出来一下”

  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是眼睛太过疲劳,出现了幻觉?”

  低头想了半天,他都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反正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我得赶紧搬出宿舍,整天和宿舍那个不讲卫生的家伙在一起,臭袜子到处丢,毛巾经常用错,真是要烦死。

  想到这里,凌风拿起手机,拨通了死党胡胖子的电话。

  “喂,胖子,起床了没有,过来帮我搬东西去下华村,我在那里租了房子。”

  电话那头,胡胖子似乎还在睡觉,被人吵醒了,语气显得有些恼火,“大哥啊,现在才早上八点啊,今天周六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你让我睡个懒觉行不行?”

  凌风才懒得搭理他的抱怨,没好气的道:“谁要你晚上睡那么晚,赶紧开车过来,今天帮我搬家,晚上请你去客满堂吃好的。”

  胡胖子听说晚上去客满堂,瞬间就来了精神,“好,我马上过来。”

  半个小时之后,胡胖子开着他那辆二手破大众,来到了公司的宿舍楼底下。

  凌风跟门卫的赵老头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带着胡胖子开始回宿舍搬东西了。

  胡胖子和凌风年纪差不多大,都是九零后,身高也一样,但是体重却比凌风重多了。

  凌风的东西也不多,就一个密码箱,一台电脑,外加一些盆桶等生活用品,两人几个来回就全部都搬到车上去了。

  胖子挺着个大肚子,提着一个装满衣物的行李箱,气喘吁吁的跟在凌风身后,将行李箱放入车子的后备箱之后,两人就分别上车离开了。

  胡胖子一边操控着方向盘,一边扭头问道:“疯子,上次你不说,这个周末带徐橙橙去张家界吗?”

  见他提起徐橙橙,凌风没来由的脸一黑,“前几天吵架,跟她分了。”

  胡胖子愣了一愣,“怎么又闹分手?你们上个月不是才刚刚分过一次吗?你们这一天天的,净闲着没事干,去年我就不说了,单单今年你们就分手了两次,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凌风冷哼一声道:“这次我是来真的了。”

  想起徐橙橙那个死女人,凌风真是一肚子气。

  和她从小就认识,但是在一起才三年,每次跟她在床上办完事,她总以一副鄙视的目光看着自己,来一句,怎么那么小

  就在上上个礼拜二,两人度过一个激情的夜晚之后,早上起床的时候,徐橙橙望着他,又鄙视的说了那么一句。

  听到这句话之后,凌风再次暴走。

  再一次的,为了捍卫自己男人的尊严,凌风果断跟她分手。

  这就是他和徐橙橙真正分手的理由,但是凌风不能告诉别人啊,要是让胡胖子知道的话,还不笑死。

  十几分钟过后,胡胖子把车开到了临江市郊区,一个叫做下华村的地方停了下来。

  “下华村,你之前找的房子是这里吗?”

  凌风探头往外看了一圈,点头道:“对,就是这里,你沿着村口的大路一直往里面走,那里有一个鱼塘,在鱼塘的最里面,有一栋独立院落的双层小洋楼,旁边还有一片芭蕉地,就是那里了。”

  胡胖子眉头一皱,“你说的是那个有独立院子的双层小洋楼,外墙是不是还涂着红漆?”

  凌风点头道:“没错,就是那栋楼,你怎么知道?”

  胡胖子转头看了他一眼,正色道:“那栋房子空了几个月你知道吗,根本就租不出去。”

  凌风好奇的道:“为什么?”

  胡胖子故意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我听人说,那栋房子现在有点不干净,到了晚上还闹怪事,把之前的住户全部吓跑了。”

  凌风不以为然的道:“鬼扯,以前怎么没听人说。”

  “我骗你干嘛,那栋房子以前都没事,就是从今年上半年端午节过后,才开始闹怪事的,而且我一个同事的亲戚,之前就租的这栋房子,后来家里不断出现怪事,所以他们连一个月都没住满,就赶紧搬出去了。”

  言语间,胡胖子调转车头,慢慢朝着村子里面开去。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凌风根本就不信那些所谓的鬼神之说,都是一些吓唬人的谣言,有什么可怕的。

  见凌风根本不信,胡胖子继续问道:“你租那栋房子,是不是很便宜?”

  凌风回答道:“对啊,是很便宜,才五千块一年。”

  胡胖子瘪了瘪嘴,“你不觉得反常吗,下华村虽然在临江市郊区,但是按照这里的行情,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单间,最少都要两百块左右,像那样拥有独立院落的二层小洋楼,两三百平方的面积,最少得要两千块一个月吧,房东才收你五千块一年,平均下来,一个月不到五百,你没觉得不对劲吗?”

  凌风满不在乎的道:“管他对劲不对劲,反正比别人便宜就行,过段时间,我再回公司拉几个人一起住,到时候每人收他们三百块,说不定我还能赚一些。”

  胡胖子摇头道:“你就不怕住进去闹鬼?”

  凌风冷笑道:“我连卸了妆的徐橙橙都不怕,还特么怕鬼?”

  胡胖子举起大拇指,“牛逼,希望你不要没住满三天,就喊我过来帮你搬家。”

  凌风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个个都像你那样,怕神怕鬼啊。”

  言语之中,车子行驶到了村子的深处。

  很快的,那栋涂有红漆的独立双层小洋楼,就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当中。

  胡胖子把车停在院门外,两人就开始往屋内搬东西了。

  你还别说,这栋房子虽然有了些年头,但是卖相还是不错的。

  双层小洋楼的建筑外形,应该是九十年代的产物,虽然现在看起来有些过时,但房屋里面的空间感还是挺好的。

  一楼有大厅、餐厅、厨房和两间卧房。二楼则是一个客厅外加三间卧房。

  楼上楼下,卫浴齐全,里面装修的还挺好,估计前几年房东重新翻修了一次。

  前院有一个停车棚,旁边除了摆放了许多干枯的花盆之外,还种有一颗龙眼树,上面结满了龙眼,估计现在都可以吃了。

  后院则是一片空地,里面杂草丛生,估计只要凌风勤快一些,以后都可以在那里种些瓜果蔬菜了。

  胡胖子围绕着房子上下前后都参观了一遍,然后啧啧称赞道:“这栋带有独立院落的小洋楼,面积这么大,才五千块一年,真值!”

  凌风放下扫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递了根烟给他,“怎么样,这房子还可以吧,要不要搬过来住,我只收你两百块一个月。”

  胡胖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得了吧,你住这里就算了,别拉上我,我可怕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

  “少胡说八道,你看这里环境多好,哪里像有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完,凌风懒得搭理他,直接回屋继续打扫卫生了。

  胡胖子提了桶水,跟在身后喋喋不休的提醒道:“疯子,我们老家有个习俗,每当搬进一个久无人住的新家之后,都要在家里养黑狗和大公鸡,这样可以驱晦辟邪,要不然我明天给你弄一只黑狗和大公鸡过来吧。”

  凌风本来想拒绝,但是想了一想,自己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确实有些冷清。

  再说了,这里面积这么大,养条狗还有几只鸡,完全没问题。

  想到这里,他点头道:“那行,到时候你给多弄几只鸡过来,我放在院子里面散养,以后想吃鸡也方便”

  花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两人才把房屋打扫干净,然后又打电话让人把网线安装好。

  等到凌风铺好床,买齐简易的厨卫用品之后,都已经快天黑了。

  胡胖子虽然叫苦叫累的喊了一天,但是今天跑前跑后的确实帮了不少忙。

  有时候,身边有这么一位死党兄弟忙前忙后,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晚上七点,两人直奔临江市南城区最有名的川菜馆客满堂。

  进入客满堂之后,凌风要了个包间,点了一桌子的好菜,全部都是胡胖子喜欢吃的硬菜。

  酒足饭饱之后,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两人也都喝得差不多了。

  因为现在酒驾查的严,胡胖子只能把他那辆破大众扔在客满堂的停车场,两人分别坐出租车回去。

  胡胖子回他的公司宿舍,凌风则是回下华村,他今天刚搬好的新家。

  到家都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今晚在客满堂,两人喝了差不多三瓶百年糊涂,平摊下来,每人差不多有一斤半酒下肚。

  虽然凌风和胡胖子酒量都不错,但是这个量已经是快到极限了。

  下车之后,被午夜的冷风一吹,凌风顿时感觉自己头重脚轻,晕乎乎的连电灯开关都找不到。

  跟跟跄跄的摸黑到了客厅之内,也不管那么多了,他直接倒在沙发上趟下了。

  迷迷糊糊的,凌风突然听到“啪嗒”一声轻响,楼下客厅的灯居然亮了。

  凌风睁开眼睛看了看头顶的吊灯,一脸的迷惑。

  “咦,灯怎么自己亮了?”

  在灯光的刺激下,凌风哪里睡的着,只得摇摇晃晃的爬起来,准备把灯关了继续睡。

  就在这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桀桀”

  漆黑的二楼,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阵细微的怪笑声。

  怪笑声在楼上忽远忽近,飘来飘去,让人听了心里很不舒服。

  凌风皱着眉头坐了起来,准备到楼上检查一下,看看楼上那飘来飘去的怪笑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从小到大,凌风都不怕鬼。

  还记得小时候的暑假,他住在乡下的外婆家,经常深更半夜,自己一个人,偷偷拿着手电筒去田野里照黄鳝泥鳅。

  更离谱的一次,他有天晚上跑的太远,找不到回来的路,结果就在坟沟里找了几把纸伞,垫着睡了一晚上,直到天亮的时候,外婆带着一帮亲戚才找到他。

  当时,可把外婆吓坏了。

  在乡下的那段时间,人们都说凌风是个天狗星,胆子太大,不知道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