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女频言情 > 我的重返人生 > 第17章 你想想,清晨与日暮挂满白霜

第17章 你想想,清晨与日暮挂满白霜

  “明明是想拉你玩,怎么就变成了我一个人玩斗地主?”

  快餐店里,李安南一边嗦粉,一边嘟囔道。

  “你个骗子!”

  方年笑了:“跟我可没关系,斗地主是你自己要玩的。”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忘了黄金岛用户名密码。

  李安南嗦的一声,将一大口粉吃进嘴里:“可是你怎么就什么游戏都不玩了!”

  “学习真有这么好?”

  说完,脸上写满了纠结。

  他嘴上是嚷嚷过几次说要学习要学习的。

  但没行动力。

  闲散惯了,忽然之间再去老老实实的学习,确实需要挺大动力的。

  偏偏高中不似初中、小学,说捡起来就能学得懂。

  李安南倒也简单尝试过。

  翻开语文,全是之乎者也,头大。

  翻开英语,二十六个字母个个都认识,组合起来也就能认识i ove you。

  翻开数学,好家伙,连题干都没法完整读出来。

  翻开物理

  算了,脑仁疼,还是看会小说吧。

  这就是李安南过去说要发狠之后尝试的全部心路历程。

  这次方年语气真诚道:“不是说学习能有多好,而是对我们这样地方长大的人来说,读书是最有可能跳出去见识到更大世界的方式。”

  说着,方年拨弄筷子的速度加快,三两口吃完。

  “走,路上跟你说。”

  方年早就想好了措辞,语气中特地带着点令人向往的味道。

  “你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哪里能找到网站看看大桥。”

  “顶多也就敢想,谈个恋爱亲个嘴。”

  “但你想想,如果你考进了京城、申城这样大城市里的大学,稍微努力一下,就能在大酒店里,跟你喜欢或者你不喜欢的女孩子,忙活着去探索清晨日暮都会挂满白霜的林荫小路。”

  “满屋青春的气息,落地窗外是一整个城市的灯光,凌晨一点的夜里,五彩斑斓的车流缓缓游动,寻找着出口。”

  “你看了眼忙碌中的你喜欢或者你不喜欢的女孩子,像个圣骑士一样,冲锋陷阵,一往无前。”

  “你想想,那种肆无忌惮的生活,跟电视里演的有钱人一样,多么好的生活。”

  方年知道,有些大道理,比如说这辈子要努力去挣多少钱,李安南是听腻了,也无法直白尖锐的理解。

  但对于脑子塞了些热血的色皮李安南来说,这些事情就很能刺激到他。

  方年说完后看向一旁的李安南。

  却见李安南脸红红的,把单肩背包从背后拉到身前,扭捏道:“我弟弟说他忽然就站直了。”

  方年撇撇嘴,不由感慨道:“年轻人火力真旺。”

  过了好片刻后,两人都走进了学校,李安南才再次开口。

  “阿年,你怎么忽然懂这么多了,以前也只是天天一个人想东想西,可我真没想你几句话把我说得”

  顿了顿,接着连忙说道。

  “我努努力,看看能不能考个三本吧。”

  “你有没有想好去哪里?你现在的成绩保持下去,应该都能考个二本或者重本了!”

  方年直接道:“申城。”

  之所以会多嘴劝几句李安南,也不是说一定要怎样怎样。

  方年从来都没想要改变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仅仅是希望李安南有机会轻松的见见外面的世界,等见过了繁华,或许便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样子。

  “要是有机会,我就选申城的学校。”李安南道。

  一边说一边走,两人就到了教室。

  这次方年明显感觉到看过来的视线有点多,略有疑惑。

  等坐到座位上,附近立马就有人探头说道。

  “方年,听说你现在数学成绩很好了,基础比朱鹏飞都牢固?”

  有一个带头的,立马就凑了一堆脑袋。

  “上次放假的时候还给朱鹏飞他们讲题目了。”

  “你到底是怎么学的?”

  “对啊,有没有什么方法?”

  “”

  真心实意希望知道方年学习方法的,有。

  羡慕嫉妒的有。

  打趣的有。

  阴阳怪气的也有。

  很正常,顶多就是些十七八岁的少年,太容易有情绪了。

  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心思,方年都没放在心上。

  怎么说,也不能跟一帮孩子计较太多,只要不是蹬鼻子上脸的,对吧?

  方年面露微笑:“数学的学习方法很简单,多做题目,有句话说过,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数学题目的题干也是这样的。”

  “我是把高中数学课本上的习题都重新做了一遍。”

  说着拿起一本必修3,随便翻开一页给围观的同学看了看,上面写满了算式。

  “”

  就这,不管是什么心思的人,都闭上了嘴。

  说什么?

  说方年不该这么学习?

  人家现在成绩摆在这里。

  说方年想要考好大学?

  这是人家的自由。

  说方年怎么忽然就懂了这么多?

  人家的练习数量摆在这里。

  事实,最容易让人闭上嘴。

  这是方年早就明白的道理。

  晚自习的上课铃声响起后,大家便各自安静了下去。

  有被刺激到的,埋头开始了学习。

  有心里还是很酸的,就在那一边发呆一边生闷气。

  大多还是些无动于衷的人。

  因为方年学习再好,也与他们无关。

  在棠梨八中这样的学校,早早的自我放弃只想要个文凭的一大堆。

  两年高中生涯,对自己能力早有逼数的,更是一大堆。

  这些,方年都管不了。

  他只关心自己。

  这次返校前,林凤给了他260元,现在还剩247元。

  方年简单划算了下,原先饭卡上还剩余70元,每日食堂消费7元,充值50元后便绰绰有余。

  上次回家后还剩下12.5元,刚好划拉出来用作返家车费。

  再划拉出150元用作备份。

  剩下的47元便是这14天的最多消费,除了18号必然需要花销外,其它能省则省。

  方年当然不喜欢这样的精打细算,但没办法的嘛。

  晚自习后,柳漾发了些消息。

  “方年,你可不可以教我做做数学题?”

  “放假这几天我就复习过了,但我发现基础上有些地方比较薄弱,很多题目都会做错。”

  “我觉得我有点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我问过朱鹏飞他们,大家都说你讲题的方法让他们更能听懂,效率也很高,所以”

  “”

  方年稍加思考,决定答应下来。

  反正跟给男生普及传道受业的老师没两样。

  “不懂的题目直接发过来我试试看,几何方面的就算了,我完全不懂。”

  柳漾:“那,这道题目你看怎么做?”

  方年的回答带着些许特别的幽默:“你看这个过程应该先解开上面的难题,再顺着思路向下懂了吧?”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