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女频言情 > 我的重返人生 > 第10章 放学后留一下

第10章 放学后留一下

  递过来的试卷,一眼就能看出来纸张、印刷质量较差。

  方年第一次感觉到这个重返人生彻底不一样了。

  这种开小灶的倾斜照顾,几乎从未在曾经的生命中出现过。

  接过试卷,方年语气真诚道:“好的,谢谢老师。”

  见方年忽然满脸认真,朱建斌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没多想,关掉了办公室的灯,跟在方年后面离开了教学楼。

  回到教室坐下后,方年翻了下几套试卷。

  没有标题,题目字号不统一。

  大概是朱建斌从某些高考真题库上摘下来的题目。

  尝试了第一道选择题的难度后,方年果断放弃了现在答题

  次日上午,在无所事事的语课上,方年顺了一下我想有钱这本书的后续剧情。

  跟编辑说有大纲,纯粹是张口就来。

  我,方年,写小说,从来不用大纲。

  一边想,一边在草稿纸上记录几个简略的关键词,比如冲突点,该挖的坑。

  反正是单人座位,没有同桌,也谈不上影响谁学习。

  第四节课下课后,方年迅速拿出预留备份的20元,溜出学校。

  趁这个时间去邮局将签约件快递去申城,这次没跑空。

  走的是EMS,快递费用是21元。

  于是兜里还剩22元,回到学校后,方年略作犹豫,将20元又留作了备份。

  “两块钱,在学校的生活,应该足够了吧?”

  方年如是想着,好像是副穷酸样,但他心情却很是不错。

  周三晚自习第二节课时,方年拿出了三张小灶试卷。

  数学必修5已复习完。

  课本看上去都厚了不少,精力充沛,记忆力也更好,方年都觉得不上个好大学对不住这份重返的青春。

  毕竟大学生活紧。

  对于方年来说,学习成为了重生后享受青春的其中一种方式。

  重生这一周多以来,他很享受现在这种平静朴素的学生生活。

  这几天,除了例行抽空码字,在数学世界乏累之后,方年也将目光转向过物理。

  比起数学来说,物理对他难度较高,比较吃力。

  不过毕竟有着原来经历过的十多年经历带来的思维方式,角度上会更加全面,还是有些收获

  “若x1&t;2成立,判断xx3&t;0成立是否为必要不充分条件”

  “”

  方年翻开第一道题,阅读了一遍。

  数学上有些词语的表达形式就是这么有意思。

  比如:“充分而不必要条件。

  必要不充分条件。

  充分必要条件。

  既不充分也不必要条件。”

  若单独从字角度来说,前面两项就没什么差别。

  方年很快列式,将判断条件写了出来。

  尽管按照常理,高考试卷上是不会出现判断题的。

  整张试卷只会有三大题,第一题选择,第二题填空,第三题解答题。

  以方年的角度猜测,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形式,应该是朱建斌有意为之,或许是怕有学生通过渠道寻找到类似的题目,所以多绕一道弯

  转眼便是七月份最后一天的晚自习最后五分钟。

  方年终于完成了朱建斌给他的三张试卷的全部答题。

  不过比较遗憾的是,答题率只有95。

  必修5的范围毕竟没有覆盖到理科数学的全部课程,有一部分题目在这样的基础下,是没法得到答案的。

  理科数学的安排在必修以外还有选修21,22,23以及更选修的41,45。

  方年的复习任务其实只完成了一半。

  “慢慢来慢慢来,得享受过程。”方年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收起了试卷。

  这些天里除了大桥这个名词从174班扩散到了整个高三以外;

  另外一个词步兵也随之扩散。

  始作俑者,年轻的方年同学几次被柳漾等一些女生私下问过新出名词的意思。

  方年认真解释:“可能是在讨论军事,研究骑步兵战斗力不同吧。”

  与往常不同的是,这个晚上,174班101寝室的男生谈兴很浓。

  在宿管员查完寝之后,大多数人没睡。

  都在讨论明天放假后应该干什么。

  “今天班主任说明天上完第五节课就放假了,比以前早一节课。”

  这也是方年从高一开始的放假特色。

  棠梨所在的县城乃至市,都属于散落居住区域。

  与城镇有较大的区别,辽源广阔,

  一般来说以自然村为单位组成村一级的小学,多以镇乡一级为单位组成初中,以市县一级为单位组成高中。

  整体来说上学的过程就是从村到乡镇再到市县的过程。

  在这种形式下,一多半学校初一开始就实行寄宿制,高中必然是寄宿。

  棠梨八中是仅有高中三个年级,通行月假。

  每月最后一个星期的周五第六节颗上完后,放假返家,周六日休息,周日下午返校,上晚自习。

  有人开口挑起话题后,躺在床上的众人纷纷加入话题。

  “可能是因为这次补课都快一个月的原因,所以提前一节课放假。”

  “不知道会不会多放几天,马上就是奥运会了。”

  “对啊,奥运了!”

  “我还想在家里看奥运会开幕呢。”

  “我大舅他们一家还上京城现场看呢。”

  “”

  学校是没有电视的,不过这个时候棠梨范围内基本上家家都有电视机了。

  当然,几乎都是有巨大外形的背投电视。

  液晶电视尚未出现在棠梨的个人家庭中。

  这个话题持续了老半天,忽然有人开口:“明天放假后去网吧玩魔域吗?!”

  接着就有人喊了方年的名字:“这得问我们的魔域王子方年了。”

  “我还想方年带我去刷一下副本。”

  方年正在用手机码字,被打断后,平静道:“戒了,以后都不玩魔域了。”

  “这个安南可以作证。”

  角落床铺的李安南幽幽开口:“确实,我也要戒了,好好学习。”

  李安南提起学习这个话题,讨论的声音一下子弱了下去。

  粗略的说了几句学习挺好的、我也想学习之类的话后,大家很快换了话题。

  再没人主动喊方年了。

  怎么说呢,方年一下跃到了好学生行列,对101寝室的所有人来说,略等于背叛。

  因为大家都是吊车尾的。

  本来还能愉快玩耍,结果方年忽然偷偷成了好学生。

  就没办法玩了。

  除了李安南等少数几个被方年几句话带入新世界的男生以外,方年在174班很清闲。

  讲台下方的乖学生警惕、嫉妒方年忽然拔尖。

  坠在后面的吊车尾羡慕的同时认为方年这是背叛。

  这让方年有些好笑的同时,很满意,本就因为心理年龄的差距难再凑到一块。

  偶尔在面对那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时,一本正经的发点车,挺好

  凌晨十二点三十,方年收起手机睡觉。

  五个小时的优质睡眠,让方年每天的精力都很充沛。

  在第一节课后,方年将三张试卷交给了朱建斌。

  朱建斌没看试卷,只是道:“今天放学后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