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亘古帝君 > 第二章 一招败敌

第二章 一招败敌

  宁静的小院中不断传来叶战的惨叫,赵灵儿带着满意的笑容,哼着小曲已走出小院,转眼不知所踪。

  门口的两个守卫则是满脸诧异,不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见,某人的惨叫声实在是凄惨了点。

  回看院中的叶战,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整个人仿佛都大了一圈,没有一段时日的调养,看来是好不了了。

  “该死的娘们,别落在我的手上”

  “哎哟”

  “痛死我了”

  叶战一瘸一拐的回到屋中,他将刚才挑选的小塔拿出,仔细的查看起来。

  小塔在一木盒中装着,将木盒打开,只见里面铺满了金黄色的绸缎,盒子的中间乃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小塔,整个小塔造型古朴,塔身共有六层,栩栩如生,

  他不断仔细打量着小塔,感到一阵阵的心悸,忽然,他手指传来一阵巨疼,鲜红的血液直涌,原来是不小心被塔尖划伤。随着鲜血滴落塔身,整个塔身突然散发出金色的光芒,无比的耀眼。

  他脑海中轰的一声,仿佛九天惊雷炸响,叶战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的冷汗直冒,究竟怎么了?

  只是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小塔突然向他的手心钻来,在他的手心消失,顺着他的左手经脉一路向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传来,让他不住的在地上打滚,整个人皮肤炸裂,慢慢的他浑身上下渗出暗红色的血液,仿佛一个血人一般。

  一炷香后,小塔已经游走到丹田位置。

  叶战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再也坚持不住了,昏倒过去。

  次日清晨,叶战才慢慢转醒,头依旧如炸裂一般疼痛,脑海中多出许多记忆碎片,不断的融合新的记忆,这是这记忆让叶战啧舌,宛如天方夜谭。

  原来这段记忆来自于一个名叫地球的星球,记忆中的自己是一个杀手,在生与死之间不断成长起来,三十载的光阴都在眼前,就在决定收手的时刻,栽倒在最后一次任务上,由此丧命。

  三年前叶战遭人暗算,一夜功力散尽,父亲遍访各大名医,却依然毫无头绪,未寻的因果,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是自己丢失了一魂三魄,不知何故,竟然在别的星球转世投胎。叶战对这个星球充满好奇,这是另一个发展方向的明,他们崇尚科技。他们的武者只存在于神话故事中。

  人有三魂七魄,丢失的这三年,让叶战感受到人间的冷暖,也见识了人性的丑陋,自己要做一个强者,只有强者才能让那些低看自己的人,在次抬头仰望自己。

  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身体和衣服上除了褐色的血液,还有那黑黝黝糊糊一样的油脂,黏黏糊糊,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阵阵恶臭,让人作呕。

  换了身清爽的衣服后,叶战盘坐在床上,此时,浑身上下暖洋洋的,那熟悉的元气再次向体内涌来,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竟能看到自己的丹田,此时丹田又充盈了起来,甚至要比以前大十倍不止,而那浑身的阻塞的经脉,也一夜间疏通了不少,都比以前壮实了不少,元气像一条条大河,奔腾不息。

  更让人激动的是,原先的修为也尽皆恢复,回到了淬体境后天九重,如今,只需巩固一些时日,叶战相信不久后自己便可打开星门,真正的踏入武者世界。

  回过头来,叶战的泪水洒落,终于可以再度修炼了,终于自己不再是废物了,不是家族的累赘了,若不是能亲身经历,谁能理解他的痛苦。

  就在这时,门外窸窸窣窣一片嘈杂声,叶战赶紧出门,这一开门吓一跳,家族中的几位长老,父亲叶元霸,连带那可恨的赵灵儿以及一些陌生面孔,竟然都在院子中驻足。

  “父亲”

  叶战赶忙迎了上去。

  叶元霸点了点头,冥冥中觉得儿子和平常不一样,这仔细一打量才发现,顿时双眼错愕,儿子叶战的功力竟然恢复了。他望向叶战,双眸仿佛在求证什么。

  叶战点了点头,为了他的功力的事,父亲叶元霸可没少操心,如今天无绝人之路,一切从头开始。

  “就是这个废物,他有什么资格代表叶家”

  “赵灵儿怎会看上这个废物”

  “这个废物,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家族资源”

  “这样的废物,就该逐出家门,任其自生自灭”

  嘈嘈杂杂的话语中,赵家人也在打量着叶辰枫,赵灵儿的大眼珠子又在上下翻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够了,都给我闭嘴”叶元霸再也听不下去,转身对着族人怒斥道

  “赵兄,这便是小儿叶战”

  赵家的一众人物将目光放在叶战身上,上下打量,却越看越不对劲,不是有传说,叶战已经散功了,已经成为废物了嘛,怎么看其双眼囧囧有神,血气充足,更重要的是,这小子依然是淬体境后天九重。

  哪有半点废物的影子,如果说十五岁的后天九重是废物,那么在场的绝大多数武者,岂不都是废物了。

  要说吃惊最吃惊的莫过于赵灵儿,昨日到来时,叶战在他眼中着实就是个废物,丹田空虚,经脉阻塞,完全不是一个武者,怎想到一天未见,叶战的修为竟和自己一样,后天九重了,这其中必有蹊跷,赵灵儿怎么也想不明白。

  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好像自己搬起石头砸着自己的脚了,还很疼。

  “果然人才出少年”赵家家主赵天罡满意的点点头,这叶战倒也配得上自家女儿。

  一想到这个女儿就是头疼,昨日自己正与叶家众人商议女婿人选,没想到赵灵儿竟胆敢自作主张,与叶战私定了婚约,生米煮成熟饭了,这让一干人物皆是尴尬无比,气的不轻,故此气势匆匆赶来,便是要看看那叶战是何等人物。

  看到赵家家主点头,还没搞清楚情况的叶家一众人等望向家主叶元霸

  “家主,我们不服,您不能以权谋私”

  “即是祖训,自然遵守,但我叶家人才济济,少辈应该都有机会争夺”

  “否则将伤害不少少年的心”

  其中不乏一些青年在得到二长老的默许下大声疾呼。

  在场的众人都很聪颖,谁都能预见到,成为赵家的女婿,将来修炼资源不愁,更能安心修炼,达到更高境界,何况还能抱得美人归,白捡赵灵儿这个小美女,何乐而不为呢。

  “你们寓意何为?”叶元霸冷眼望着叫嚣的众人,眼神不着痕迹的从二长老身上划过。

  “武者大陆,自然以武为尊,众人一较高低,赢者才能与赵家千金定亲”

  叶战环顾四周,他知道,今天的这个局,只能由他解开,他更是知道这一天早晚到来,他要用实力挽回曾今的荣誉。

  他的眼神也逐渐坚定起来。

  叶元霸看了看儿子,看到儿子那坚定的眼神,知道他心意已有打算,自己熟悉的儿子又回来了,便开口说到:

  “既然如此,今日我叶家少年皆可相互挑战,战胜者代表叶家与赵家结亲,不知赵兄怎么看?”

  “即是叶家主决定,赵家自然一睹叶家少年风采”

  “好”伴随叶元霸话音刚落,便见一少年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

  双眼怒视叶战,唏嘘到:“看看这个废物,三年来浪费多少家族资源,怎么,又来浪费这百年一遇的名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周围一片哄笑声,少年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叶战回过头去,说话的是一个十四五岁华服少年,人到长的还挺俊秀,只是那眼神上,多多少少有些轻浮,显得刻薄了些。

  少年乃叫做叶辰雨,他是二长老的小儿子,而此时,二长老也抬头望向自己儿子,露出欣慰的笑容,他一直以小儿子为傲。

  “一招”叶战竖起食指在眼前划过,

  周围人哄堂大笑,看来叶战的脑子还没好。

  叶战缓步走向叶辰雨面前,不理会那些笑声,叶辰雨则是满脸的不屑,自己后天八重,一个废物哪来的勇气敢于挑战自己,在叶辰雨的不屑中,叶战抬起手掌,手袖一抖,一巴掌下去,只见那叶辰雨竟没任何防备的被抽出七八米远,一路压坏不少花花草草,昏阙过去,笑声也在此时戛然而止。

  所有人一脸吃惊的望向叶战,他不是废物吗,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劲道,叶辰雨如今乃是后天八重的天才,

  就算站着让叶战打,他也打不动,怎会如此,一时间众人脸上仿佛吃了苍蝇一般难看,百思不得其解。

  终于,叶家众人这才正视叶战,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后天九重?

  他不是废了吗?他不是丹田尽毁吗?

  “后天八重很厉害吗?”叶战望向叶家众多弟子,一脸欠揍的问到

  众人皆是无语,此时,二长老已来到叶辰雨跟前,伸出手掌一缕元气输送到他身中,叶辰雨慢慢转醒,这一醒不要紧,“哇”的吐出一口鲜血,鲜血中夹杂着几粒牙齿,叶辰雨,何时受到如此欺辱,双目涨红,怒视叶战就要起身,二长老手掌按在他肩膀上,并未说话。

  “怎样,不服再来”感受到叶辰雨的目光,叶战不屑的嘲弄到

  这一嘲弄,受不了的叶辰雨,怒火攻心,再次晕阙过去。

  二长老抓起他,离开此地,自始至终没留一言,

  随着二长老撤走,留下的叶家众人也索然无味,纷纷告别家主也皆是散去,后天九重,叶家小辈中无一人能敌,

  赵家家主则是笑呵呵走过来

  “改日有空,来我赵家坐坐”

  “他日定当造访,还望前辈不嫌叨扰”

  说完,赵家众人告别叶元霸,既然事情已办完,该是离开此地了,尽早回到京城,赵灵儿倒是不住的回头望向叶战,仿佛有什么话想说,只是没能说的出口。

  一时间,院落空荡下来,唯有父亲叶元霸还在打量着叶战。

  两人来到树下石凳坐定,叶战简单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至于小塔,地球什么的,他到没有提起,只是提起三魂七魄塘塞过去。

  叶元霸也是一脸惊奇,三魂七魄,看不见摸不着,竟没想罪魁祸首是它。

  叶元霸走后,叶战也彻底清净了,好久没出去开荤了,今日便出去开开荤,迈动步伐向门外走去,结果他刚出门,便看见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不由的一愣,笑了出来,这两个人,便是昨日阻拦自己的守卫?

  “你们两个,给老子站住!”叶战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