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军师威武 > 第8章 进言
  梁楷在简易沙盘上与宁泽对旗,结果被虐得怀疑人生。

  另外四位兄弟也都瞪大眼睛,简直无法相信。

  可宁泽用沙盘清清楚楚呈现出来,不容他们不信。

  当天晚饭过后,梁楷便找到父亲报告这件事情。

  “沙盘?”在儿子说完后,梁腾沉思半晌,“你去将那沙盘取来,让为父看看。”

  “是!”

  梁楷正要出去,梁腾想了一下又叫住他:“等等!”

  “父亲有何吩咐?”

  “你还是留在这里,为父喊梁五过来,顺便借沙盘一用。”梁腾留下大儿子,命手下去找梁五。

  不多时,梁五便带人抬着沙盘过来,小心翼翼放在大厅。

  “这就是沙盘?”面对实物,梁腾好奇打量。

  “正是!父亲,这边代表我方城池,然后这边是庞丽山,蓝布是河流湖泊,还有周边地形......”梁楷仔细想父亲说明,完全照搬宁泽的讲解。

  听儿子详细讲完,梁腾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细细思索:“宁小兄弟不简单啊!如此奇思妙想,绝非常人!”

  “宁先生善于制造千奇百怪各种事物,确实有才。”梁楷回答,“今日与孩儿盘上对弈,更是令孩儿毫无招架之力!兴许,也是懂兵法的。”

  “可你祖父却......”梁腾不由皱眉,感到疑惑。随后摆手让梁五等人退到门外,厅内只剩父子二人,看向梁楷说道,“宁小兄弟今日如何与你对弈,可还记得?”

  “禀父亲,孩儿记得清清楚楚!”梁楷立刻回答。

  “好!为父与你对弈,你仿宁小兄弟破给我看!”

  “是!”

  于是梁楷转到另外一边,挑选鹅卵石与父亲对弈。

  梁腾按照梁春的剿贼方略布阵,梁楷直接以宁泽的方式回应,父子二人在厅内以沙盘推演......

  结果,梁腾亲眼看着大儿子轻松打爆自己这边,整个人都懵了。

  说实在的,他对父亲梁春的讨贼攻略并无意见,感觉庞丽山贼没有那么难对付。只是以沙盘如此立体的方式展示出来,瞬间发现方略之中无数漏洞,简直难以想象。

  “不行,必须阻止这次剿贼行动!”梁腾知道一场大败会带来什么影响,到时候庞丽山贼气势更甚,也会因为华郡此次战败削弱,引来周边梁义贼军,甚至其他城市的觊觎。

  “父亲!”眼看梁腾转身要到厅外,梁楷急忙上前,“宁先生料到您会第一时间劝谏祖父,因此有言在先。父亲若到祖父面前,不可提及宁先生。以祖父的性格,不提宁先生还好,若提到先生,恐怕适得其反!”

  梁腾闻言点头,自家父亲的性格当然知道,宁泽一个外人短时间内竟然看出这点,实在不简单!

  下令梁五带人抬着沙盘,用马车运出梁府,赶至太守官邸。

  见到父亲之后,梁腾上前施礼:“父亲......”

  “嗯?”梁春正在批阅公,抬头不满地看他一眼。

  梁腾马上反应过来,在官邸父亲不准自己用这个称呼,因此立刻改口:“府尊!”

  “嗯”梁春收起不满,“何事?”

  “把沙盘抬进来!”梁腾一声令下,梁五等人很快将沙盘带到厅内,摆放案前。

  “这是何物?”面对从未见过的奇怪东西,梁春疑惑问道。

  “府尊,此物名为沙盘。”

  “沙盘?”

  “是!此为简易沙盘,虽不精致却能模仿地形,行军布阵颇为重要。”梁腾回答,“府尊不日即将领兵讨贼,正好以此沙盘推演。”

  “哦?如何推演?”

  “您听我细细道来......”

  梁腾记性不错,把刚才与梁楷父子对局的情况重演一遍,只是此刻自己代表庞丽山贼阵营,按照同样的方法破了官军围山。

  梁春开始并不在意,随后发现自己的剿贼方略被轻松推翻,按照梁腾的安排,竟然还大败一场,直接眉头紧锁。

  梁腾推演成功后,赶紧说道:“府尊,依我之见,征剿庞丽山山贼之事还需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你可知一切准备具已就绪,总共花费多少时日?军粮运送、军队调动费了多大力气?我要稳固城内局势才得到这个机会,又花了多少心血?”梁春皱眉说道,“此时停下,功亏一篑!”

  “庞丽山确实易守难攻,何况推演之后,剿贼方略略显不足!”梁腾劝道,“不如再做打算,另寻他法!”

  “此物从何而来?”梁春沉思片刻,目光落在沙盘之上。

  “这......”梁腾张了张嘴,没有回答。

  梁春轻哼一声:“不说我也能猜到!自从那姓宁的进到府内,每日做些奇淫技巧,迷惑他人。如今连你也不清醒吗?”

  “府尊!”梁腾赶忙拱手,“沙盘推演清清楚楚,庞丽山贼没有那么容易剿灭,您也是亲眼看到......”

  “愚蠢!”梁春冷哼,“你都这把年纪了,岂能人云亦云?”

  “可是府尊......”

  “是!那小子的奇淫技巧确实新鲜。所以你想让他做武库令我不反对。”梁春说道,“只是这带兵打仗,随机应变才是根本,沙盘推演确实有效,只能作为辅助。若都以此推演为重心,可笑至极!”

  “府尊,您的剿贼方略完全被破,确实不妥啊!”梁腾急道。

  “唯一不妥之处,便是没有考虑到庞丽山贼就地寻粮的问题。”梁春摇头,“只需作出应对即可。两军对阵勇者胜,我持正义之师,岂会惧贼?纸上谈兵谁都可以,再完美的策略,有心人假以时日也能找到所谓破口,不足为奇!再者,以己度人便是中了那小子的圈套!”

  “圈套?”梁腾疑惑看着父亲,“这是何意?”

  “我问你,那小子可是山贼首领?”梁春问道。

  “自然不是!”梁腾摇头。

  “那你可是山贼首领?”

  “府尊这是什么话?自然也不是!”

  “这不就对了?”梁春摇头,“那些山贼不过一群毫无见识的泥腿子,哪有这般本领?你能想到,他们未必就想得到!否则何必读书明理?难道山间无知老农也能治理江山?即使对方能够想到这点,老夫带兵打仗也有年头,还能吃得亏去?你当那山贼都有这般智慧,当老夫是愚笨之徒吗?”

  “这......”梁腾不知如何回答,哑口无言。

  一方面,他觉得宁泽的沙盘推演效果很好,也显示出剿贼方略的不足之处。另一方面,好像父亲说的话也没错,沙盘是死的,人是活的。对于经验丰富的父亲而言,带兵打仗肯定比宁小兄弟厉害吧?

  宁小兄弟能想到的,山贼未必想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山贼也未必能想到。毕竟那些山贼都是没有化的平民,甚至绝大多数人连字都不认得,更不懂得排兵布阵。

  何况对方是贼军,这边却是正义之师。

  “这沙盘倒是好东西,就是太过粗糙!”梁春见儿子原地发呆,看一眼沙盘淡然说道,“命你挑选能工巧匠,制造更为精致标准的华郡地形沙盘,为我军中使用。那小子虽然无知,至少做出来的东西实用。不论是之前的竹弩,还是这个沙盘。给他一些银两作为赏赐,我也批个武库令上任书,待伤愈之后留用。只是要告诫他,不要再造些谄媚之物,让我那几个孙儿玩物丧志!还有,不懂兵法就要好好研习,给他送本幼新兵法,叫他静下心来钻研,别再搞些有的没的。”

  “那讨贼之事......”梁腾轻声询问。

  “箭在弦上,老夫心里有数!”梁春说道,“不过是一帮毛贼,无需担忧。你且退下吧!”

  “是!那这沙盘......”

  “太过简陋,送还回去。记得挑选能工巧匠,精心制造更为精准的新沙盘。”梁春严肃说道。

  “遵命!”

  梁腾让梁五带人把沙盘搬回去,离开太守官邸后,想来想去脑子有点乱。

  一方面他觉得宁泽很有道理,另一方面又被父亲说服了,所以极度矛盾。

  思前想后,最终转到宁泽所在客房。

  这边宁泽还没睡下,梁五带人将沙盘送回来,梁腾后脚便到。

  让仆人到外面候着,梁腾来到床边,取出一包碎银。

  “督邮大人!”宁泽刚要下床,被对方伸手拦住。

  “小兄弟有伤在身,好好躺着!”梁腾将银子放在他面前,“这是府尊赏赐,你造的竹弩与沙盘都是好东西,只是不要再去弄些玩物丧志的东西。还有,武库令的任书府尊已经批下,待你伤愈之日便能直接上任。”

  “哦?”宁泽有些意外,“那征讨庞丽山贼之事......”

  “此事府尊也有回应,”梁腾说道,“山贼终归是山贼,小兄弟以己度人,却是高看他们了!再者,府尊武全才,我方携正义之师,又岂会输给贼军?”

  就知道会这样,宁泽微微摇头,就梁春那样的性格根本劝不了的。他永远都以自我为中心,只相信自己。至于眼前的梁腾,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有些优柔寡断,耳根子软,很容易被人左右想法。

  这对父子都不是合适的老大人选啊!

  不过,耳根子软也有好处,总比梁春那样完全听不进去要好。

  想到这儿,当即说道:“既然府尊已有决定,在下不便多言。凡事还需多留一手,方能有备无患。若府尊得胜而归,自是好事。若贼军凶猛,是否也该安排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