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心愿投资商 > 第十三章 道具卡——寻宝鼠 得宝

第十三章 道具卡——寻宝鼠 得宝

  葛云市有一条古玩街,和风水街毗邻。

  那边人员不算特别多。

  都是一些专业人士,还有一些想要捡漏的,做生意的。

  普通人去商场的比较多。

  在路边找了一个停车位,直接前往其中。

  在十倍光环的笼罩下,所有事情都要为赚钱让路。

  当然,他也会克制。

  绝对不当金钱的奴隶。

  古玩街有很多店铺,也有一些摆摊的。

  上面摆放着很多古董。

  因为是早上,所以人还比较少。

  钟岳打开自己游戏,进行了签到。

  只见一个银色的宝箱浮现。

  “恩”,钟岳的眼睛顿时一亮,难道中奖了。

  只见银色的宝箱打开,一张卡片浮现在页面上。

  “叮,恭喜宿主获得道具卡寻宝鼠”。

  “寻宝鼠道具卡,银色道具,使用此道具,可以召唤出一条虚幻的寻宝鼠,找寻直径千米范围内宝贝,宝贝价值在五百万到一千五百万之间,一次性使用道具,限时二十四小时”。

  这东西只有在今天使用。

  “真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钟岳心里不由一喜。

  直接使用了这寻宝鼠道具卡。

  这一次的事情也告诉钟岳,原来签到不仅可以得到钱,还可以获得一些道具卡,这个就有些牛叉了。

  随着钟岳的使用,只见道具卡化为一道流光,一个虚幻的寻宝鼠落在地上。

  这寻宝鼠有一只狸花猫大小,比一般的老鼠个头大很大。

  通体黄金。

  特别是背上的毛发,金光闪烁,好像一根根黄金铸造而成。

  黄豆大小的眼睛闪烁着宝光。

  眼睛没有死气沉沉,反而十分地灵动。

  鼻子在空中嗅了嗅,就好像闻到了宝贝的味道。

  接着撒腿就跑。

  “我去”,钟岳迅速跟了上去。

  好在现在人比较少,没有阻挡的,否则容易跟丢。

  只见寻宝鼠在一个摊位面前停留了下来,然后鼻子闻了闻,嗅了嗅,直接钻入到一个茶壶之中。

  钟岳看到之后也停下了脚步。

  钟岳虽然社会经验少,但是看得小说不少,也不傻。

  他没有在摊位上停留,而是直接走了过去,没有引起老板的注意。

  在旁边休息了一会,钟岳才慢悠悠的过去。

  钟岳现在旁边的摊位上询问了几个物件,十分失望的摇了摇头。

  “兄弟,别走啊,五百要不要”,摊贩看到钟岳要离开,顿时急眼了。

  “抱歉,你要价太高了,我不想要了”,钟岳来到目标摊位,蹲了下来。

  “小伙子,看看”,刚才发生的一幕,他都看在眼中。

  他当然也想开张。

  “这玉牌多少钱”,钟岳拿出一个玉牌。

  这玉牌一看就是老物件,但是不是做旧的就不知道了。

  “小伙子,这是明朝的好东西,不给你多要,三千”,摊贩本来想要开价五千的,但是刚才的那一幕,他怕把钟岳给吓跑了。

  所以开价三千。

  “三千?”钟岳摇了摇头,将玉牌放下。

  “这铜炉多少钱”。

  “这个就贵了,一万,但是如果你真想要,八千”。

  “有没有便宜一点的”,钟岳不动声色地放下。

  “小伙子,你还是个学生吧”,摊贩看着钟岳。

  “恩,我身上就六百块钱,想买件礼物送给我爷爷,所以过来碰碰运气”,钟岳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可不是骗人,钟岳就是个学生。

  而且身上穿的都是淘宝装,也不像是大富大贵的人家。

  唯一值钱的欧米茄手表还被钟岳给摘了下来。

  手表他没有戴习惯,所以经常忘带。

  “六百块钱啊,那你能买的就少了”,摊贩有些失望。

  原来是个穷小子。

  “师父,这东西看着挺新的,应该不是老物件吧”,钟岳拿起那个茶壶。

  其貌不扬的。

  当然,他不懂这。

  “这个啊”,摊贩看着钟岳手中的茶壶,这东西确实好像现代的东西,年代也不怎么久远。

  这是他从一个乡下花钱买的,八十块钱。

  “六百块钱,如果你想要,就拿走”,摊贩也没有要太高。

  “五百”,钟岳犹豫了一下,还价一百。

  “行,看你一片孝心的份上,五百就五百”,摊贩点了点头。

  钟岳一看就不是这行的人,门外汉。

  还价就换一百?

  人家都对半砍。

  钟岳的还价也让摊贩放下了戒心。

  可能就是一个傻小子。

  “我给你扫支付宝啊”,钟岳直接进行了扫码支付。

  现在的商贩都与时俱进,关键是扫码支付,收不到假钱。

  钱货两清,钟岳的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

  “有没有袋子”,钟岳还想要个袋子。

  “没有”,摊贩摇了摇头,“不过那边有个卖茶具的,你可以去买个盒子”。

  要什么袋子啊,都手拿着。

  钟岳也多留,仔细看着这茶壶。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他根本看不出来任何东西。

  不过六百块而已,损失得起。

  “叮,宿主消费六百,获得十倍返利六千,已存入银行卡”。

  钟岳拿着茶壶,打算先去买一件硬货。

  一是为了刷钱,二是送给父母。

  到时候父母一卖,这不有钱啦。

  钟岳打算先去买个盒子,这样拿着太不方便,关键是,他怕弄坏了。

  不远处就是一家卖茶壶的。

  除了里面,在门口还支了一个摊位,上面摆放着各种精美的茶壶。

  可惜的是都是现代品。

  “你好,这里卖盒子吗?我想买一个能装这个茶壶的盒子”,卖茶壶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

  猛一看特别漂亮。

  扎着长长的马尾。

  面容十分的精致。

  “有,五十”,美女看了看钟岳手中的茶壶,点了点头。

  他们卖茶壶的,当然有各种盒子。

  “给我拿一个”,钟岳点了点头。

  “好,稍等啊”。

  就在这个时候,店铺里面走出两位老人,正说着话,后面还跟着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看了钟岳一眼,然后目光定在了钟岳的手中。

  “恩”,老人看着钟岳手中的茶壶,眉头不由一皱,似乎有点难以置信。

  接着认真看了一下。

  “小伙子,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茶壶”,老人走上来。

  另外一个正在说话的老人也走了上来,看着钟岳手上的茶壶。

  “咦”,他似乎也发现了不同。

  不过他没有出声。

  这是规矩。

  “这个吗?别摔坏了”,钟岳将东西递给老人家。

  但是让人尴尬的是,老人没有伸手接。

  “小伙子,你把东西放桌子上,我自己看”,这是古玩的规矩。

  万一摔了。

  算谁的?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这小伙子一看就是一个外行。

  PS:有推荐票的给一下推荐票,谢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