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都市最强狂婿 > 第三十二章 欲加之罪

第三十二章 欲加之罪

  听到这话,叶轻柔没再开口,而是立刻看向陈天。

  陈天虽然意外苏凝雪的出现,但想到此刻的局面,他想想还是说出那句关心的话。

  “不用担心,我去去就回,最多几个小时我就会回来!”

  苏凝雪意外陈天的话,可她却没有质疑,而是跟着答应下来。

  “好,那我就在公司等你!”

  说完,不等陈天回应,她又不放心的朝叶轻柔开口。

  “叶警官,刚刚你说的事情我已经清楚,虽然身为陈天的上司和妻子,我应该避嫌,但在这我还是想说句公道话。昨天在夜遇酒吧的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只是配合调查,我一定没有异议。”

  “可如果不是如此,那我就要为陈天伸张正义了,到时候如有不妥的地方,还希望叶警官见谅!”

  苏凝雪的话让叶轻柔惊讶,尽管她明白事情的经过,可她却不能为陈天开口。

  只是她却没想到苏凝雪会这么在意陈天,就只是客观的回一句。

  “苏总请放心,我们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坏人!”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苏凝雪的回答干净利落,而且说完不等叶轻柔开口,她便主动回了身后的办公室。

  看到这一幕,叶轻柔没再犹豫,立刻就把陈天带走。

  “走吧,到了警局,一切都你会明了!”

  听到这话,陈天没有犹豫,点点头就跟着离开这里。

  半小时后,江海市第七分局。

  坐在审讯室正中间的陈天毫不在意的看着叶轻柔,而且不等对方开口,他便主动询问。

  “为什么抓我?难道就因为我帮韩非宇找了个男玩伴?”

  “不只是如此!”叶轻柔摇头否认,并跟着解释:“他还受了伤,而且很严重,如果昨天不是及时送到医院,恐怕性命难保!”

  “你在开玩笑吧?韩非宇受了重伤?这绝不可能!”

  陈天露出意外,并下意识解释:“昨天我全程都在隔壁跟刘三的人对峙,怎么可能有时间对他出手,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我们不会搞错,因为早上是我亲自去医院验的伤!”

  “情况怎么样?”

  “很不乐观,但已经没了生命危险!”

  听到这话,陈天立刻愣住。

  因为他怎么都没想到韩非宇会受伤,这让他瞬间明白这次进来没那么简单,所以跟着他就放松,并笑了起来。

  “陈天,你笑什么?难道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叶轻柔的问话很直接,同样也很紧张。

  因为没有比谁更清楚陈天的身份,所以她很希望新的证据出现。

  然而,一脸笑意的陈天不但没有解释,反而开口询问。

  “是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定是韩振天的注意。行了,先说说他给我安的罪名吧,我现在倒是有些好奇了。”

  听到这话,叶轻柔失望,并跟着摇头。

  虽然她没想到陈天会如此淡定,但为了让其了解真相,她还是跟着把相应的缘由说了出来。

  原来,韩非宇在被带到隔壁没多久就遭遇了袭击。

  当时风尘女人以为是陈天安排的人,就没有多嘴,只是任由对方对韩非宇下手。

  虽然这个打击的过程及其短暂,但也足够让韩非宇危在旦夕。

  当时的陈天并不知道这一切,因为他的注意力在那个枪手身上,所以后来也就没在意韩非宇的死活。

  可也就是这么个小小的疏忽,才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虽然陈天觉得这真相天方夜谭,但碍于他之前利用风尘女人,现在他就算有嘴也说不清了。

  毕竟当时在隔壁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那个神秘家伙出现,再加上对方的行事干净利落,所以现在韩家以此理由指控陈天,可谓是合情又合理。

  “看来这件事有第三个人插手,韩振天只是顺水推舟!”

  这话是陈天听完真相之后做出的判断,叶轻柔虽然认同,但碍于没有实质证据,她就摇了摇头。

  “既然有第三个人,那他是谁的人?目的又是什么?还有,你为什么笃定,难道就不能是韩振天自导自演,又或者是你在暗中安排?”

  听到质问,陈天摇了摇头。

  虽然他知道叶轻柔不会怀疑他,但为了配合询问,他还是做出了详细解释。

  “理由有三个,第一,如果这次是我出手,韩非宇绝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第二,如果这次是韩振天自导自演,那他稍微教训下韩非宇就可以了,用不着动真格的,这点不符合常理!”

  “毕竟就算他抓了我,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我是说除了那个风尘女人口供之外的证据,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所以不会是他安排。”

  陈天的解释跟叶轻柔分析的一模一样,可就算如此,她也不能说出来,更不能为其辩解。

  毕竟这里是警局,他们的搭档关系还在保密,她就只能继续询问。

  “第三个理由是什么?”

  “理由很简单,苏德木你应该知道吧?他的背后有韩振天支持,那你有没有想过韩振天其实也是某个家族,甚至是某个人的棋子?”陈天继续解释,而且还给出相应的理由。

  “我知道这话有些扯远了,也没有任何证据,但结合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韩振天就是对苏家有企图的那个人,他完全可以用别的办法来摧毁苏氏集团,甚至苏家。”

  “如果今天没出现这个事情,或许这个说法还不能成立,可现在他既然已经选择跳出来跟我为敌,那么你不觉得这有些违背他之前隐藏自己的初衷吗?”

  “所以你就断定这个打伤韩非宇的人一定另有他人?”

  叶轻柔继续询问,并跟着把话题拉回到最开始的时候,“既然如此,你又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难道只凭你刚刚的三个理由?”

  听到这话,陈天再次笑了,并继续摇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韩振天想以此做文章,那就随他去吧。只是他却不知道,这次闹的越厉害,就越对那个对韩非宇下手的人有利。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可到了一定时候,恐怕韩振天就要为今天的愚蠢付出代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