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盗天者死 > 第十六章 知天命

第十六章 知天命

  小庙仙凶恶无比的恐吓王大宽,险些把王大宽吓傻。

  “命,是牵扯到一名命修最核心的秘密,任何命修身上的命格,就必然囊括着大量的优势和缺陷,一旦暴露出去被针对,下场往往会很惨。”

  “尤其是有些命修掌握着看相、算命和下咒的法子,一旦这种人知道了你的命格,你将毫无还手之力,永远都不要将自己的命暴露给任何人!”

  “当然,只怕你也没机会告诉别人了……”

  小庙仙一脸恶毒,脖颈处传来大量的骨头错位的声音,更有极致的贪婪和迫切滋生,吓得王大宽都快哭出来了。

  “滚开,你妨碍到我了。”

  沈清面容严肃,体内的那一丝命理运转,一掌击出,将死命往他身后贴的王大宽打飞出去。

  小庙仙轻咦一声,贪婪地看了沈清一眼:“区区三日,不但能将红尘气转化成体内命理,成为天命一层的命修,还粗略摸索出了命理的用法……要么你是贵命,要么你的悟性无比惊人,可惜……”

  也不知道他在怜悯什么。

  沈清对着小庙仙再度一拜,对其表现的诡异和迫切视而不见,在礼节上表现的无懈可击,恭敬道:“小庙仙,那这样说来,命格的层次又是如何划分?”

  “命格,获天地加持,有众生供奉,是这天地间最玄妙的事物。根据人的种种不同,自有命格加身,纳红尘,称命修,获仙缘,得长生,合天地伟力为己用。”

  顿了顿,小庙仙继续道:“但命格之属千千万万,不尽相同,自有高低贵贱之分。”

  沈清连连点头,这点,他认识的很清楚。凡俗世界尚且有贵族和贱民,更何况是掌握着伟力的修行界?

  尤其是当沈清意识到,他利用吊坠的力量从王大宽那里获取了一模一样的命格,这种盗窃他人命格加持到己身的做法,无疑打开了一扇前途光明的大门。

  命格,也必然分成三六九等。

  “命格之属,自上而下可分五等,五最贵,一最贱,不同等级的命格,更决定了命修的潜能上限。”

  沈清脸色动了动,默默将这个无比关键的信息记载心底。

  “那我的命呢?是几等?”王大宽爬过来,不顾心中的怨恨,急忙问道。

  小庙仙冷冷看着王大宽,嘶哑道:“身弱伤官旺,非贵命,不是一等就是二等,绝无可能是三等命,且我观你命格虚浮,能完成启命都极为勉强,必然是一等命中的下下乘。”

  “您刚说前几日被上宗接走的两人有异象产生,不知几等命才会有这种异象?”沈清问道。

  “至少四等,四等命,资质超绝,倘若不半路夭折,必然能成为一名恐怖命修。”小庙仙摇摇头,嘶哑道。

  王大宽不甘道:“为什么我不是四等命?”

  小庙仙有些不耐烦,阴狠道:“就你这种心中没个谱的白痴,有四等命也是半路夭折的结局!”

  沈清连连点头。

  虽然对修行界的概况还缺乏亲身了解,但,沈清结合从小庙仙那得到的信息来推敲,这修行界只怕同样充满了血腥,越是强大的命修,掌握着更为恐怖的伟力,必然能造成更加灭绝性的灾难。

  种种仇杀和敌对,必然少不了。

  王大宽一脸憋屈和憎恨地退下了。

  小庙仙继续道:“你们二人,能吸纳红尘气修行,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知天命’境界的命修,但远远称不上强大。至少要跨越命修的阶段,踏入命修第二境,才勉强具备在修行界立足的资格。”

  “倘若你的命极贵,为三等命,则大概率能冲击命修第三境,成为坐镇一方的大能。”

  沈清思索了一会儿,恭敬道:“那我们该如何跨越知天命,进入下一个境界?”

  “不知。”小庙仙冷笑连连,“这些,需要你们投身山外宗门,自宗门中获取进一步的修行之法。跨入第二境的法,我这里是没有的。”

  “大龙山之地偏僻荒芜,红尘溃散,并无宗门,你们二人若能活着从我手中离开,只需要一路向东,翻过大龙山,进入红尘聚集之地,可遇宗门中人。”

  “多谢小庙仙,那我等自谪仙人处启命的命修,又该拿什么来回报谪仙人?”沈清恭敬一拜,仿佛没听懂的样子。

  小庙仙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深深看了沈清一眼,半晌,方才答道:“谪仙想要的,就凭你们,给不起。”

  王大宽依旧一脸的迷茫,这信息量有些大,他彻底糊涂了。

  沈清却秒懂了。

  小庙仙直勾勾盯着这两人,他身后的谪仙像,悄无声息伫立着。

  过了一会儿,小庙仙道:“你们就不问问,该拿什么来回报我吗?”

  沈清保持着谦恭,道:“小庙仙侍奉谪仙人百年,高风亮节,想必不会为难我。”

  小庙仙盯着他,青色的眼睛有诡谲光泽闪动,突然,他笑了出来,这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刺耳,更有浓重的怨毒滋生。

  “沈清,你很聪明,非常聪明!如果不是撞在我的手里,你一定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命修!但你偏偏来到了这罗家村!!”

  “你若是去了其他三十五个村子,别的不说,加入一方宗门,哪怕你的命是一等,凭你的智慧,百年之后尚有一丝可能冲破一等命的上限,踏入命修第二境,延寿千年!可……你偏偏落到了我的手里!首发

  小庙仙的举止越来越癫狂,那种极致的压抑和憎恨,语气中透露的仇视和怨毒,伴随着四周那不断亮起的蜡烛,不断放大。

  整座谪仙庙都开始微微震颤。

  “一百年,我被这该死的雕像,困在这里一百年!!”小庙仙的嘴巴撕裂开来,两道恐怖的裂缝向后蔓延,一颗颗尖长的利齿伸出。

  王大宽被吓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呆愣愣地看着情绪大变的小庙仙。

  “你们两个,为什么不早点出现?我只需要再有一个命修,就能逃离这该死的囚笼!可……过去九十年偏偏就没有诞生过第二个命修!一直拖延到这最后一次启命!!!”

  小庙仙叫声凄厉,震的沈清和王大宽双耳流血,他狂躁无比,手上,尖长的利爪伸出。

  沈清看着突然变得狂躁的小庙仙,深吸一口气,道:“王老爷就是在我们之前的命修吧?六十年前,你对他做了什么,导致他变成了一个凡人?”

  红尘气没有问题,这种无处不在的修行之气,确实就是为命修所用的,没有问题。由红尘气和命格所推演出来的命理也没问题,这就是命修使用的力量。

  唯一的关键就是,沈清发现……

  王老爷身上,没有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