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盗天者死 > 第十四章 愈发知道人上人的滋味

第十四章 愈发知道人上人的滋味

  “王少爷累了,需要休息。”

  沈清缓缓抬头,静静地看着他们,淡淡笑道:“就算是仙人也是需要休息的,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儿啊!!”王老爷瞪着眼睛看到王大宽的惨状,痛呼一声,差点就昏厥过去。

  众多王家的子弟无比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极度愤怒,有些躁动了。

  “都不要进来!我要休息了!!”迎着沈清不经意间扫过来的目光,王大宽抖了抖,声嘶力竭喊道。

  “还请沈仙人手下留情!”

  王老爷颤颤巍巍就要跪下,但沈清却一把将他拽住,诚恳道:“王老爷,这可不敢当,还请放心,少爷在我这里,定能平安无事,我只希望你们不要来打扰他。”

  王老爷咬咬牙,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呵斥着那些暴怒的王家子弟们,就要离开这里。他们王家的仙人落到了沈清的手中,他们……不敢动!

  谁能知道沈清从小庙仙那里得到了什么仙法呢?

  “沈仙人,老朽倒是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王老爷被人搀扶着,一脸悲痛中却忽然道,“六十年前,老朽参加了那次庙会,有幸得小庙仙另眼相看,有所赐教。”

  “愿闻其详。”沈清眼中精光一闪。

  王老爷道:“当时,小庙仙说,庙会只有十次。”

  沈清的面容猛然一顿,沉吟了一下,道:“人人都说王老爷本该是罗家村第一位仙人,可为何王老爷要当一名凡人?”

  王老爷笑了,呵斥着将身旁的王家子弟们都赶了出去,让沈清凑近点,才低声道:“沈仙人想过没有,这里是罗家村,为何我只用了六十年的时间,让这大龙山内的三十六个村子几乎都改姓王?还请沈仙人做事三思后行,不要太过分。”

  沈清停顿了刹那,忽然笑了,他几乎是大笑着抱住了王老爷那几乎没有重量的身子,道:“多谢王老爷教诲,我沈清必铭记于心。其实,我就想问王老爷一个问题,您吸纳过红尘气吗?”

  王老爷深深看了这位所谓的仙人一眼,没有回答,像是没听清一样,慢吞吞又对着王大宽嘱咐了几句,然后离开了这里。

  汹涌的人群,也被王老爷带走了。

  沈清站在门口,笑容满面地看着他们的离去,等人群走光了,笑意才缓缓收敛,皱起眉头来。

  “沈清,可以了吧?我能走了吧?!”王大宽色厉内荏,说话都含糊不清。

  沈清冷漠看了他一眼,道:“这三日,你就给我待在这里。放心吧少爷,我清楚地知道该怎么做。”

  说罢,一拳下去,就将王大宽砸晕过去,顺手丢到墙角,确保有足够寂静的环境给他思索。

  老实说,很多事情都透露着诡异,就连来时的路上那消失了大半的仆从,都是过去几次庙会中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大龙山,谪仙像,十次庙会……”沈清不断推敲着,尽管掌握的信息不多,种种思索都是建立在虚浮之上,但至少可以用来当做参考。

  尤其是,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一个本该成为命修的人,最终选择成为凡人呢?

  沈清眼中露出强烈的光芒,他就坐在那里思考着,时间飞速流逝,很快就到了傍晚。

  王大宽悠悠转醒,摸着自己头上再度肿起的打包,茫然了一会儿,当看到沈清的时候,回忆起了一切,脸色彻底变了,浓浓的恐惧情绪滋生。

  “你不要过来啊!不要打了!!我错了,以前不该那样对你!!”王大宽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拼命往墙角挤。

  沈清冷冷看了他一眼,道:“现在的你只是个凡人,要是没能吸纳红尘气,小庙仙饶不了你。”

  王大宽不敢置信地看着沈清,旋即醒悟,连滚带爬地起来,嘴中叫着:“我现在就修行,我现在就修行!”

  说着,从怀中拿出了同样的一张纸,哆嗦着开始解读上面的文字。

  沈清冷冷看着他,然后闭上眼睛养神。

  王大宽始终偷瞄着沈清,看到沈清休息后,那极度恐惧的神情也渐渐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仇视的思绪涌上。

  “本少爷就没有受过这种屈辱!!我一定会成为强大的仙人!”他的眼中,史无前例地出现了残暴之外的东西——执著。

  王少爷不傻,他严重怀疑沈清已经先一步修行了,区区沈清能做到,他王大宽也一定能做到!又花了几个时辰,王大宽才勉强读通上面的内容,然后开始按照上面所记述的那样,吸纳红尘之气。

  凄厉的惨叫立刻响起,这惨叫声超乎以往的凄婉,那入体的红尘之气,在他体内疯狂破坏,让这小胖子涕泗横流,刹那间就有了放弃的想法。

  沈清睁开眼睛,平静地看着王大宽,等待着这丝红尘气最终散去后,冷酷道:“继续。”

  王大宽一脸恐惧,迟疑了一下,硬着头皮继续尝试,又发出凄厉的惨叫,叫出了新的花样。

  接下来,整整三日,王大宽都被沈清逼迫着吸纳红尘气修行,叫的嗓子都哑了,这才成功汲取了第一丝红尘气,转化为他的力量。

  这其中,沈清也隐晦地动用吊坠的力量触碰王大宽的命,尤其是在加持了命理后,让他感到惊骇的是,他似乎可以……彻底夺取!

  “整整三日你才完成这一步,我都已经开始修行了,你才刚刚入门。”沈清摇摇头,一脸惋惜的样子。

  浪费了很多时间,而且,也没看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来。

  “小庙仙说了,我的命不知为何很不稳定,像是随时都会崩溃一样……”

  王大宽一脸恐惧地看着他,这种畏惧,已经刻进他骨子里了。这让他感到痛苦的修行过程,对沈清来说居然轻轻松松。他还在为吸纳一丝红尘气而挣扎的时候,沈清已经顺利进入修行状态了。

  “小庙仙有没有说过,你的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说这种虽然罕见,但并非不存在,世上确实有少数资质不好的命修有这种情况,极为勉强的维系着自身的命格,遭遇重创后命格就会溃散掉,只是极为罕见罢了……”

  沈清若有所思,没有再理会这家伙,只是走出门去,沐浴着外界的阳光,凝视着谪仙庙的方向。

  果然,这吊坠的能力终究不是复制,而是直接进行夺取,将他人的命夺过一部分来,或者是夺走一部分制造出一个完整的虚影命格?总之会对原有命格构成重大危害。

  这三日,王家这边倒是一片寂静,因为王大宽被沈清攥在手里,以人命挟持,也就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沈清的目的达到了。

  又过了一会儿,常岳来了。

  “沈仙人,时辰到了。”

  常岳抬头看了沈清一眼,深吸一口气,最终一拜,态度无比恭敬,完全将自己按在了凡人的地位上,对沈清保持着疏远和敬畏。

  沈清默默感慨一声,平静道:“其他仆役们呢?”

  “遵照您的吩咐,我已经让他们聚集在一起了,就等您的吩咐。”常岳道。

  沈清点点头,道:“只要你们按照我说的做,我会把你们带回长阳镇。”

  “不,沈仙人,我们……不想回去了,想留在这里,我们后半辈子就在这罗家村中度过了。”常岳长出了一口气,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般,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沈清顿了顿,最终没有多说什么。

  常岳最后一次毕恭毕敬地跪拜了沈清,以凡人对仙人的态度,然后,转身离去,这一转身,带着一种深深的无奈,仿若将两人之间的一切友谊,连同未来的联系,尽数斩断,从此形同陌路。

  他没有命格,成不了仙人,从此永世为凡俗。

  沈清看着常岳的身影,眼中刹那间闪过的追忆,也迅速被刻意的冷酷和决绝掐灭。

  他不会停下脚步,哪怕遇到任何险恶的情况,哪怕一切人都背弃他而去,就算是仅有的可贵的友情……也绝对绝对不会让他停下向上攀爬的脚步!

  当过了狗的人,越发知道人上人的滋味。

  他会一直爬到死!

  他要站在这个人命天生分贵贱的世道上,一步一步向上爬,不计代价,不择手段,哪怕失去所有,孤身一人,也要爬到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