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盗天者死 > 第十一章 盗命!盗命!

第十一章 盗命!盗命!

  这是个无比惊悚的事情,他明明从红色的长河中,获取了沟通自身命格的能力,也从小庙仙那里拿到了至关重要的修行之法感应篇。

  可却发现自己没有了命格!!

  那名为身旺伤官的命格,根本就没有存在于自己体内。

  沈清张开手掌,将手掌中的石板吊坠露出,死死盯着。

  灰不拉几,完全看不出什么特异的石板。

  “果然,这东西,才是我参拜谪仙像后,能得到仙缘的真正原因。”沈清注视了许久,才叹了口气,既有如释重负,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本该像其他人一眼,根本没可能引发谪仙像的反应,但随着吊坠爆发出来的冰寒,谪仙像才做出了反应,将他接引到那奇异的世界。

  在那奇异的世界中,这石板吊坠险些将他杀死,但那种冰寒,想必是对红色长河进行欺骗的举动吧,让他成功骗过了那里的监控机制,并险而又险地全身而退。

  “那身弱伤官命,又具体指的是”

  沈清的眉头紧紧皱起。

  重新将吊坠攥住,闭上眼睛开始沟通着,多处了先连接吊坠这一步,然后再以吊坠为媒介去连接命格

  他感觉到命格了!

  这身旺伤官的命格,并不是存在于他体内,更准确说,不全部存在于他体内,他要跟这个石板吊坠结合,才能模糊将这个命格还原出来!!!

  “这是什么样的机制”

  沈清沉吟了一会儿,猛然间,一道光亮从他脑海中划过,他深吸一口气,陡然想到了什么。

  “五年前,我骗到了这个奇异的石板吊坠,并且敏锐察觉到这个吊坠能对王大宽产生反应”

  “我入了王府,五年间跟王大宽不断接触,直到前不久,这石板突然就爆发出源源不断的凉意,那是发生在我在王大宽身边的时候!”

  “有一种可能,有一种很奇特但却最有可能是真实的可能,那就是”

  “这吊坠,不但能感知到别人的命更能窃取别人的命!!”

  “五年的时间,吊坠成功窃取了属于王大宽的命格,最终能为我所用!!!”

  饶是沈清的心性,这一刻也变得难以自恃,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他迅速拿过感应篇,以最快的速度从头浏览到尾,然后猛然合上,这个猜测变得更加可信!

  按照感应篇上所说,每一个人的命格可以高度相似,但绝不完全相同,这牵扯到深层次的东西,参拜谪仙像就是启命的过程,只要身怀命格,就会引发谪仙像的回应!

  再根据感应篇上的记述,撇开吊坠去尝试以命格沟通外界沈清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没有吊坠在手,他连命格都没有!!

  只有吊坠在手,他才能感知到身弱伤官旺的命!这是他沈清,现在所拥有的命!

  “原来还可以这样,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吊坠还真是一件可怕的宝物。”沈清一脸慎重地用手捧着这个吊坠,刹那间,脑海中想出的,还真不是对这个吊坠的进一步利用。

  而是思考种种阴谋诡计,是否是针对他的阴谋诡计寻找棋子、纯粹的实验、瘸腿的少年,都被沈清估算在内。

  这跟他是不是受迫害妄想症,也跟他是不是自以为是自作多情无关,纯粹是出于一种绝对理智和谨慎的自觉,他从来不介意用饱含着恶意的目光打量着一切,尽可能从一团乱麻中,一刀斩下,斩出来个利益最大化的结局。

  刹那间,一个囊括了他掌握的全部信息、全部延展性和可发展性可能的庞大逻辑框架,就在他的脑海中构建起来。

  这是个对常人来说近乎恐怖的逻辑框架,种种信息,有用的没用的,但凡是沈清搜集到的,尽数被放入其中,尽可能以充满恶意的模式组建和维系,推演着无数种可能会出现的恶意结果。

  无数信息的交错,单单是其中一个变量的细微变动,都会引发这个逻辑框架完全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许久许久后,沈清擦去了额头出现的汗水,重新恢复了一脸的平静。

  他低头,端详着手中这个看似做工无比粗略的吊坠,然后,紧紧攥住,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自己的胸口,长长吐了一口气。

  那双漆黑的双眸,随着思绪的飘远,视野也陡然一变,深邃和冷酷。

  “这个吊坠,按照原本的可能性,是不应该落到我手里的,但最终却成就了我我能获得仙缘,也是因为这个吊坠的未知力量。”

  他得出的结论是,没有问题,至少以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没有任何问题,心中的本能般的戒备稍稍放下。

  重新拿过小庙仙给他的感应篇,沈清正式开始了修仙的尝试哦,用修仙这个词汇不合适,应该用“命修”这个称呼才是合适。

  命修,就是专门指依靠命格修行的人,这类人数量稀少,各个命格加身,沟通这方天地,感知外界,吸纳红尘气,来获得超越凡俗的伟力。

  现在的沈清还不是命修,只要他能成功解析自身的命格,吸纳外界的红尘气,就等于成功踏入了命修的第一步,也就是“知天命”的境界。

  知天命,是一切命修的开始!

  “尽管不知道小庙仙让我三日后找他做什么,是故弄玄虚还是”

  “但至少”

  知天命啊

  他得到了仙缘,得到了足以支撑他走得更远的吊坠,他的贪婪和野心,怎么可能准许他就此满足这,只是全新阶段的开始而已。

  身弱伤官旺

  沈清已经开始对这个命格进行着解读,只要能解读清楚,就能利用命格来吸纳红尘气,踏入知天命的境界!

  “每一种命格,都具有特定的解读,每一种命格都象征着截然不同的标签”

  沈清的意志不断延伸,触碰着冥冥中的命格,很快,他就明白了这个命格所代表的意思了。

  “果然,跟我所认知的几乎一样。”

  沈清缓缓睁开了眼睛。

  身弱伤官旺,导致身气外泄,旺相伤官遭弱身分流,致日主多有不利之思虑。

  直白点说,就是这个偷来的命格会让沈清变得胡思乱想。

  “命格这种东西,是人施加给了命,还是命决定了人?”沈清缓缓抬起头,默默推敲着这个命格所代表的涵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