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盗天者死 > 第五章 命格
  这偌大的山中,总共就只有几十个村子,罗家村便是其中之一,世代供奉着谪仙像,受到谪仙庇护,在这危机重重的大山中保得平安。

  车水马龙。

  这是沈清看到罗家村后,产生的第一个印象。

  无数的人群源源不断向这里赶来,大多成群结队且损失惨重,也有少数平民走了大运才抵达这里,身上散发着凶戾之气。

  那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历经艰险才来到这里的王家人,精神一阵恍惚,仿佛过去半个多月所经历的地狱般的生活,都像是一场梦一样。

  热闹和冷清的对峙,繁华和死寂的交锋。

  人这种生物,往往在凑到一起后,才会感到安心,可很多人却本能地忽略了隐藏在这种安心后的未知,甚至比已知更加可怕。

  沈清搀扶着王大宽,忠心耿耿的样子,将这位王家最尊贵的后代从马车上搀扶下来,伺候得明明白白。

  “本少爷这么优秀,一定能得到仙缘!爹都说了,本少爷天赋异禀,是王家最有可能成为仙人的人!”王大宽趾高气扬,那看罗家村一切的目光中,带着一种优越和挑剔。

  他抬起肥嘟嘟的手掌,点着脚尖拍在了沈清肩膀上,道:“等本少爷成了仙人,你就是本仙人座前的童子。”

  沈清恭敬道:“少爷,您成了仙人,小人是不是也就跟着您成为仙人了?”

  “哪有这么简单。”王大宽笑了,一路上的胆战心惊,险些把他逼疯,以至于现在迫切需要找个人,以谈论的方式发泄恐惧。

  “我听我爹说,这大龙山内几十个村子在供奉着谪仙像,每隔十年就进行一次集体的祭祀,谪仙人就会对所有参拜他的人进行筛选,只有合适的人才能成为仙人。沈清,你知道过去九十年的九次庙会,共有多少人成为仙人了吗?本少爷告诉你,至少在罗家村,过去九次祭祀谪仙人,除了我爹,一个被选中的都没有!”

  “现在告诉你也无妨,我爹说,想成为仙人,是需要有命格的,说白了就是要看命!没有这个命,绝对不可能成为仙人!我爹当年就是仙人,那么我一定也能成为仙人!”

  王大宽有些痴迷地望向一个方向,那里伫立着一座恢弘的庙宇。

  沈清心中一惊,道:“那老爷为什么不当仙人?”

  “我哪知道!我爹说,等我成了仙人就知道原因了,他对其他人也是这么说的。”王大宽有些烦躁。

  沈清低下头,见好就收,可呼吸,却陡然加快些许。

  “命格,命格我似乎知道了,如果说真的有命格这种东西,如果那我”

  沈清想起来胸口的吊坠,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内心的躁动。等王大宽彻底走远后,这才缓缓起身,每一个细节都做到无可挑剔,哪怕他内心的火焰几乎燃烧掉一切,但依然表现着一名小厮应有的举止。

  他试图接近王老爷,但王老爷身份尊贵,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厮能够靠近的,使用吊坠去接触王老爷也就无从谈起。

  王家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祭祖仪式,王老爷带着王家的子孙后代,祭拜先祖。

  沈清站在远处,眯着眼观察着。

  只见呼啦啦跪下去一大群人,少说也有上千,其中绝大部分的王家子弟聚集在王家祖宅之外,只是跪在泥土中,一脸的肃穆。

  王家,就是个传奇,准确说,当今王家的年过七旬的家主,就是个活着的传奇,只要听过王老爷子的传说,就没有人不佩服的。

  明面上流传的是这位王老爷雄才大略,自带谪仙人眷顾的光环,从罗家村而出,白手起家,最终建立起偌大的王家。

  可实际上最让人敬佩的不是这种能力,而是另一种能力恐怖的繁衍后代能力,有小道消息,王老爷年轻时候,有娇妻美妾两百多人,繁衍的后代,儿子加孙子,现今足足有数千,遍布在大龙山各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仅仅看一看当下,那呜呜泱泱上千名王老爷的后代,自然就知道传言相对可信。

  沈清一脸敬畏地看着这场景,惊叹一声可怕,专注观察着,这庞大的家族,实在让他心惊。

  这罗家村迟早要改姓王。

  祭祖仪式完毕,王家子弟们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相互之间开始招呼着,各种沾亲带故,秀的人头皮发麻。

  沈清亲眼看到,很多六十岁的老头子,将王大宽团团包围在中间,颤颤巍巍喊一声“弟弟”。

  更有数百名四五十岁的中老年,毕恭毕敬地对王大宽拱手问安,连连高呼“拜见叔伯”。

  “你们不要过来啊!!”

  王大宽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子弟,脸色彻底变了,那张胖脸涨成了猪肝色,他只是一个无辜的十二岁孩子,完全招架不住一群老头子的疼爱。

  这时候,张管家也把沈清他们这些小厮聚集起来,吩咐着关于庙会的事情。

  “你们现在也都知道了,十年一度的庙会,是能关系到仙缘的盛事,你们这些奴仆因为有幸加入了王家,才有资格进入这大龙山内参与庙会!等哪位少爷得了仙缘,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张管事的脸色是无比凶狠的,能接触到跟仙缘有关的事情,他也感到了压力和紧张,凶巴巴地呵斥着他手底下的这群崽子打起精神来。

  “也幸亏你们进的是王家,这是你们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要是没有王家,没有王老爷,你们这辈子都接触不到仙人,更别想进入这危机重重的大龙山!”

  “我不管是谁,只要你没伺候好你们的主人,不用主人们动手,我亲手把你们抽成烂泥!”

  张管事挥舞着手中的鞭子,以一种空前凶恶的表情盯着这些小厮。

  类似的事情其他的管事也在干,这可是庙会啊,是近距离参拜谪仙像获取仙缘的时机,哪怕是王府的老管事,也从来没有参与过这种盛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王老爷准许他们这些下人参与此次庙会,但至少他们不能给王家丢人不是?

  张管事事无巨细地吩咐一番,这才忧心忡忡地离去了。

  “沈清,你说,咱们来的时候就死了一多半的仆役,要是再回去的话”那名平日里与沈清交好的小厮凑过来,忧心忡忡地说道。

  “这种事情,是老爷要考虑的,咱们这种小厮不用管话说,常岳,你有没有从你伺候的那个少爷那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消息?没有,你呢?”常岳将目光右移,问道。

  “巧了,我也没有,这次小心点吧。”

  沈清直直地看着这个家伙,忽然低声笑了笑,也就不再言语。

  “你也紧张了?”常岳忽然问道。

  “当然,我紧张的要死,你也知道,我伺候的那位大少爷,脾气可不怎么好。”沈清摇摇头。

  常岳笑了,拍着沈清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对你有信心。我比你早两年入府,比你更清楚那位小少爷是多么难伺候,时常有人断胳膊断腿被赶出王府的。可自从你来了就不一样了,五年啊,足足五年!他五年间最多就是把你吊起来拿鞭子抽个半死,你伺候人的本事可是让我们这些下人佩服的紧。”

  沈清直直地盯着这位好友,缓缓道:“常岳,我觉得,你好像有点兴奋,能跟我说说吗?”

  常岳紧张兮兮地左顾右盼,然后拉着沈清来到了一处没人的角落,小声说道:“你说,咱们有没有机会去参拜谪仙像?”

  沈清心中一震,皱着眉,故作惊骇地看着常岳:“难道你想?”

  “难道你不想?”常岳冷笑一声,那张憨厚的脸上,凭空多了些许的狠厉,“这可是仙缘啊,我从其他镇子的队伍那打听到了,谪仙对咱们这些凡人,是一碗水端平的,跟出身无关,全看命!”

  “可王老爷他们这边”

  “管他们做什么,咱们卖身为奴,难道真当一辈子奴仆不成?”常岳的举止有些癫狂,“你看看这庞大的王家,这么多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都没听说谁成了仙人!就算是王老爷,也只是传说他得到过仙缘!我看八成是谣传,能当仙人谁会回来当凡人?王老爷几十年前又为什么离开罗家村?天天祭拜谪仙不好吗?”

  沈清深深地看着常岳,看着这个年长自己两岁,算是整个王府中跟自己关系最不错的下人,道:“你打算怎么做?”

  “过两日就是庙会,我有一个计划,你会支持我的对不对?”常岳眼中冒出凶光,勾搭着沈清的脖子,嘀嘀咕咕。

  这一刻的常岳,变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大胆,他眼中闪动的东西,沈清非常熟悉。

  这东西,叫做贪婪和欲望。

  每当夜深人静,沈清默默蹲坐在黑暗中的时候,那睁大的眼睛中,满满的都是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