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美文同人 > 我就是卖猪肉的 > 745 二十家承包权被抢

745 二十家承包权被抢

  敢接吗?

  贺鹏举歪头看向楚老头儿,眼神清冽,嘴角上挑道:“楚总何出此言?我们鹏举商贸敢深入中原腹地拿承包权,有什么不敢的呢?”

  贺鹏举已然知道傅海生他们手里的筹码和期望的方向,唯一不太明白的就是他们为什么跟九鼎商贸闹翻,还有他们想要从中获取什么。他们为什么跟九鼎商贸闹翻不是现在需要探究的,至于后者,不管他们想要获取什么,只要不伤及鹏举商贸的根本,都得答应他们。

  中原那边的承包权久久不能拿下,继续僵持下去一点好处都没有,反倒不如在北湖这里打开一个突破口,说不定能够起到奇效。

  环视其他人,继续说道:“在中原,我们曾给一部分愿意合作的分包商有过承诺,只要他们愿意给我们提供帮助,九鼎商贸给他们什么样的待遇我们一样能够做到,甚至能够做得更好。对几位我一样敢这样说,这是朋友本该享受的优待,也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原则。”

  几个人眼神交流之后,都是轻轻点头,贺鹏举话说得很漂亮,目前来看态度上没有丝毫不妥的地方。楚老头儿对傅海生使了一个眼神,傅海生开口说道:“正好我认识两个屠宰场的老板,关系还算不错,贺总有兴趣的话不妨过去看看。”

  贺鹏举顺势点头笑道:“好啊,等会就让我们的人过来看看。”

  贺辉接到贺鹏举的电话,还以为他要询问中原这边的进展情况,当听明白贺鹏举的意思后,瞬间惊喜异常。

  “我马上动身,嗯,好。”

  电话挂断,贺辉赶紧给陶冰打电话,把贺鹏举的意思转述一遍,又叮嘱陶冰照看好中原这边的。而后联系程浩,两人一起出发前往北湖。

  “这可真是好事连连啊!”

  路上,程浩弄清楚来龙去脉后忍不住笑道。先有九鼎商贸迷之操作引发客户不满,紧接着北湖又传来好消息,在程浩看来,这是大势所趋,这么多天的坚持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只要能拿下北湖的承包权,对九鼎商贸来讲就是一次重大打击,他们给南湖输送的产品源头一旦掐断,南湖的情况就会好转不少,甚至会让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陷入被动”

  程浩没有继续说下去,笑盈盈的看着贺辉,衷心说道:“贺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致命一击啊!既能瓦解九鼎商贸的士气,还能打破他们的合作联盟,最重要的是,南湖市场重新回归到你们鹏举商贸手里,真是一举多得!”

  贺辉早就说过,程浩是个会说话的人,听他说话总会不自觉的感觉舒服。听着程浩的一番分析,贺辉脑子里立刻出现鹏举商贸重回往日荣光的画面,甚至更上一层楼,成为猪副产品圈子内的新晋大佬。

  心情大好,下意识的笑出声,扭头看了程浩一眼,贺辉也是说着漂亮话,“同喜同喜,如果北湖这边进展顺利的话,金鹏商贸就能扬帆起航,大家一起赚钱,哈哈”

  跟王泉通话之后,林东身上的压力减轻不少,得知王泉应对客户的手法后,林东也开始挑选客户单独沟通。

  没有二心的老客户接到两人的电话,一番沟通之后也打消了内心的疑虑,有人选择抓住机会吃下促销产品,也有人选择继续观望。

  至于那些闲散客户,闹腾两天之后发现威胁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变得更加气愤,有些性子急的人直接中断了跟九鼎商贸的合作,转头投向鹏举商贸。

  朱晓霞挂断电话,皱着眉头在纸张上添加名字,光是她负责的客户中已经出现十几个不报货了,然而电话才刚刚打了一半儿。如果按照这种比例计算

  一个小时后,全部内勤打完电话,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晓霞,你去汇报吧,我们怕挨骂!”

  其中一个内勤苦着脸对朱晓霞说道。

  “对,晓霞去汇报,王总就算生气也应该不会骂你。”

  说话的时候,这几个内勤把自己记录的没报货客户名单放在朱晓霞面前,好话说尽外加付出一些零食的代价,才让朱晓霞拿起名单去找王泉汇报。

  朱晓霞硬着头皮把名单交给王泉之后就想离开,却被王泉喊住。

  王泉大概翻看了一遍内勤记录的名单,确定没有看到熟悉人的名字,暗中松了一口气,把名单递还给朱晓霞,“明天照常打电话,还是要把不报货的人记录下来,如果连续两天不报货就不用再打电话了,直接拉黑名单吧。”

  等朱晓霞出去,王泉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一百多个客户不报货,虽然都是小客户,但加在一起也有不小的销售量。

  转头看向宋鹏飞,“促销产品什么时候开始安排出货?”

  宋鹏飞把笔记本电脑转向王泉,“这是第一批安排出货的名单,涵盖了每个大区域。正好这些人不报货,还能省出一批货,我抓紧时间安排第二批。”

  王泉一眼扫去立刻愣住,疑惑看向宋鹏飞问道:“王喜明是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

  笔记本电脑上清晰的显示着王喜明,预付款三百万。

  “不光是王喜明,还有金陵的杨德军,沪市的常远航和福省的连福生,如果不是刻意压着,这几个人都准备交五百万的。”

  宋鹏飞轻快笑着,紧接着又是解释道:“鹏举商贸不是找了杭城另外一个出货量比较大的客户么,王喜明说他压力有点大,如果没有足够多的货,很难保证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之前产能紧凑不好分配,第一批里面只能安排一个王喜明,接下来就能把杨德军他们也安排进去。”

  王泉这才恍然,宋鹏飞说的这几个客户都是王泉比较信任的客户,在王泉没有打电话的前提下还能拿出这么多预付款,着实让人心里暖洋洋的。

  心情稍微好转一些,王泉又是问道:“现在总共收到多少预付款了?”

  “两千七百万。”

  两千七百万?

  王泉轻轻蹙眉,按照宋鹏飞的说法,光是这几个大客户就拿出了一千多万,岂不是说缴纳预付款的客户并不多?

  “那些商贸公司呢?”

  提到商贸公司,宋鹏飞收起脸上的笑容,缓缓摇头。

  这样的表现让王泉很是失望,不甘心的追问道:“一个都没有?窦远洋也没有动作?”

  “没有。”

  宋鹏飞的回答让王泉微微有些失神,片刻之后直接掏出手机,找到窦远洋的号码拨通。

  “有事儿?”

  窦远洋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反常,这让王泉暗暗松了一口气,挤出一丝微笑问道:“促销方案看了没?”

  “看了啊,力度很大,早就该这样做了。打架就要有打架的态度,不疼不痒的算什么?”

  窦远洋笑得很随意,能听出他对促销方案的认同。可越是这样,王泉心里越是没底,你既然看好促销方案,为什么不见你打钱?

  “你不准备搞点促销产品?”

  电话里先是沉默几秒钟,随后传来窦远洋的惊呼声,“我也能搞?”

  没等王泉回话,窦远洋又是急促说道:“我还以为你是缺钱才忍痛放血的,所以就没想趁火打劫。你要这样说的话,等着,马上打钱。”

  窦远洋的说法让王泉有些发愣,还没等他说话,电话就被挂断了。

  把窦远洋的说法给宋鹏飞说了一遍,宋鹏飞也是哭笑不得的模样,窦远洋猜的确实没错,要不是缺钱谁会这样干?可你也不能太善解人意吧?

  拿着刚刚签订的合同,贺辉和程浩都是笑开了花。

  两天的时间,以跟中原那边相同的代价拿下五家屠宰场的承包权,而且都是九鼎商贸正在承包的场子,这让贺辉和程浩倍感兴奋。

  按照贺鹏举的要求,合同都是在私底下签订的,并没有像之前在中原那样大张旗鼓,为了保密,全程都没进入屠宰场,为的就是让九鼎商贸措手不及,同时也能引起更大的轰动!

  “这可比想象中顺利多了,如果接下来依旧能这样顺利,很快就能结束了!”

  贺辉郑重收起合同,不由感慨道。

  两人上车准备前往拜访下一个目标,系好安全带,程浩也是跟着感慨道:“确实很提气,唯一差强人意的就是这些场子的产出不能运用到打击九鼎商贸上去。”

  之前网上已经爆出北湖这几人的小心思,这一次他们不打算隐藏了。跟贺鹏举谈条件时就说好了,北湖这些场子的产出要优先供应他们几个。

  贺辉启动车子,满不在乎的笑道:“别着急嘛,北湖才多少屠宰场,咱们真正的目标是中原,只要拿下中原的承包权,还怕赚不到钱吗?”

  距离九鼎商贸发出促销方案已经过去五天了,事实证明,不管是言语上的威胁,还是行动上的胁迫,九鼎商贸都不为所动,一副油盐不进铁了心的姿态。

  那些付出实际行动的批发商在第三天就没再接到九鼎商贸内勤的电话,一开始还有种不屑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屑渐渐转化成了不安,因为他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批发商选择向九鼎商贸妥协。

  聪明的生意人有几个会真的意气用事?

  眼看着九鼎商贸不妥协,再对比九鼎商贸和鹏举商贸的促销价格,哪边能够得到更多好处心里一清二楚。

  有谁会跟钱过不去?所以,缴纳预付款的客户数量每天都在增加。每一个交过预付款的客户都会接到内勤的回访电话,并且被告知自己是第多少号缴纳预付款的客户。

  起初这些批发商还不明白这个号码有什么用,直到九鼎商贸微调出货方式后,他们才知道咋回事儿。

  “受产能限制,出货方式进行以下调整。想要一次性提走全部促销产品的客户,报单之后按照按照预付款缴纳顺序安排出货。不想排队等待的客户可以选择配比第一次促销价位产品一同发货,两种价位的产品配比数量各占一半。”

  面对这样的选择题,交过预付款的批发商开始犯难了!

  最近的行情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却呈现出缓慢上涨的趋势,如果选择一次性提货就需要排队等待,在等待的时间里总不能不做生意吧?那就得按照正常价位提货,虽然依旧能赚钱,但总觉得有点不舒服。

  可若是选择第二种,两种价位平均下来之后的价位依旧比鹏举商贸稍微便宜一点,眼前能赚到不菲的利润,以后呢?

  万一等促销产品额度用完之后行情涨上去了,岂不是错过了赚更多的机会?

  九鼎商贸的促销价是固定的,这一点不少批发商都咨询过各自区域的业务经理了,就算是行情上涨了,只要促销额度没有用完,九鼎商贸就会按照促销方案上的价格给批发商提供产品。

  这就意味着,选择第一种方式有可能赚到更多钱,选择第二种则相对稳妥一些。

  赌不赌?

  就在批发商们纠结的时候,许久没有动静的鹏举商贸突然传来最新消息。

  “为了庆祝金鹏商贸成功拿下北湖二十家屠宰场的承包权,一周之后开始提高促销产品的供应量,欢迎广大同行下单订货!”

  同样的信息出现在不同的行业群,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发布信息的是同一个人金鹏商贸总经理贺辉。

  “一下子拿下二十家屠宰场的承包权?”

  “金鹏商贸总经理贺辉,北湖的场子?该不会是九鼎商贸承包的那些场子吧?恭喜金鹏商贸!”

  “金鹏商贸总经理贺辉,贺总,为什么要一周之后才提高供应量,现在不行吗?”

  “金鹏商贸总经理贺辉”

  跟鹏举商贸合作的批发商看到这条消息,一个个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一声声贺总让贺辉飘飘欲仙,极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而那些支持九鼎商贸的人看到这条消息之后傻眼了!

  对方敢在行业群内公布消息,应该不是虚假消息,震惊的同时,不少分包商开始感到不安,怎么就无声无息的抢走这么多承包权?九鼎商贸在干啥?

  特别是北湖的分包商,一个个开始变得慌乱,金鹏商贸说的二十家屠宰场有没有自己分包的场子?

  林秋看到分包商发来的图片,心头一紧没敢丝毫的犹豫直接把图片转发给了林东。林东看到图片,赶紧打开自己所在的行业群,映入眼帘的聊天内容全部都是在讨论金鹏商贸接下来会不会拿下更多承包权,九鼎商贸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与此同时,苗苗陆续接到了北湖屠宰场打来的电话,无一不是通知九鼎商贸派人过去交接场子,而且在电话里直接说违约金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