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帝国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血染的龙柱!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血染的龙柱!

  “李渡?”

  高睿面色微变,他刚才喝斥,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此刻定晴,也越发觉得熟悉。

  李渡是水师主将,本身也是出身贵族,他当然认识了。

  这么一看,好像还真的是。

  “陛下!”

  这时李渡挣脱了那两个搀扶着他的宫廷卫士踉跄的走了过去,在高延宗的面前哭喊了起来!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受高放的命令,他率着三十人借着漆黑的夜色,带着船上所有的食物淡水,乘着小船回国。

  这一路太艰难了。

  光是在路上,三十多人,就死了过半,他也是凭借着丰富的水上经验和异常坚定的决心,才是回来!

  当然,这些他不在乎。

  他们离开带走了所有的食物淡水,那高将军那边就没有了任何补给。

  李渡知道,高将军他们已经抱有了必死之志,很可能已经遇难了

  不,肯定是遇难了!

  敌人不会放过他们,这一点毋庸置疑!

  也就是说。

  出动那么庞大的水师,除了他们逃回来的十二人,其余全军覆没!

  太惨了!

  回来以后,他表明身份,只是喝了口水,就立即进宫。

  此刻见到陛下,他所有压抑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哭喊不止,悲痛欲绝

  齐皇高延宗心跳的极快。

  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这会是传回来捷报的样子吗?

  李渡是水师中的高级将领,他还有伯爵的贵族头衔,年纪不大,意气风发,怎么会如此狼狈?

  很明显,这不寻常。

  高延宗深吸了口气,开口问道:“有什么事情,你慢慢说”

  李渡终于勉强平缓了些,但还是哭喊着。

  “死了,都死了!”

  “陛下!”

  “什么都死了!”

  高睿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直接喝斥道:“你说清楚,别哭了!”

  “我们率领水师舰队行至燕赵近海,在五峰岛一带遭遇王康阻拦,双方便在海域上爆发激烈战斗!”

  李渡勉强平静,艰难道:“王康水师异常强大,其战船数目不低于我们大齐水师,并装有威力极大火炮”

  “激烈战斗之后,我们不敌,损失惨重,两艘钢铁楼船也被击沉,随即荣亲王下令撤退,可敌方趁胜追击,荣亲王主动留下阻敌殿后,遭遇敌人围歼,不幸战死,而我们”

  李渡哭喊着,用了不短的时间,总算是说了个大概!

  “我军水师,全军覆没,荣亲王,定海侯,南相伯,吕梁伯,张伯胜将军,白丰将军全部战死!”

  他一连说了好几个名字。

  每一个,都是如雷贯耳,身居高位,也都是水师的抵柱。

  “陛下,太惨了!”

  李渡开口道:“我受高放将军之命,深夜潜逃回来,就是要告诉您这个消息,王康很可能会率水师打过来,您要提前做准备啊”

  他说完,就直接伏地跪了下来,不断的哭喊着。

  “李渡,你是疯了吗?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他的话音刚落,高睿直接喝斥道:“我齐国,拥有大陆第一水师,战船百余艘,士兵精通水战,无往不利!”

  “战船皆是鲁国工匠打造,天下无敌,怎么可能会败?怎么可能全军覆没?”

  “这不可能!”

  高睿根本就不相信。

  全军覆没?

  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你是李渡吗?”

  高睿也顾不得脏渍,直接把李渡拉了起来,再三细看,就是李渡!

  可以确定!

  “是真的,是真的。”

  “不可能,父皇您不要相信?”

  高睿松开了手,却见李渡直接瘫软在地,已经昏迷了过去。

  他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一直坚持就是为了送回消息,如今消息送到了,也气松了。

  自然也就坚持不住了。

  可其他人却没有在意。

  “这不可能。”

  高睿不断呢喃着,可声音越来越低!

  李渡亲自回来,亲自所说,还能有假?

  他成了这个样子,完全对的上。

  可这怎么可能?

  就连一向睿智的布衣宰相田钧,此刻也没反应过来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水师全军覆没。

  怎么感觉都不真实?

  不过田钧瞬间惊醒,他看向了高延宗。

  “陛下?”

  高延宗还没有回过神。

  他此刻脑海中不断回想着李渡的话。

  水师全军覆没。

  三大战斗群全部覆灭,荣亲王为给争取逃出的机会,留下殿后,遭遇围攻而战死。

  唯一的战斗群,也被敌人追击,如今全灭

  “这不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

  高延宗呢喃着。

  他没有再看再问李渡,而是转过了身渡步走着。

  “陛下?”

  “父皇?”

  这个状态显然不对,也让人们担忧不已。

  高延宗走着,呢喃着,如同呆滞!

  荣亲王战死!

  那可是他的亲兄长啊!

  付出极大的代价,才是出动水师。

  水师舰队,可是齐国多年的积累,几代齐皇,才形成那样的规模!

  全部战死!

  全军覆没。

  这个打击太重了!

  就好比你原本以为自己能获得巨大的财富。

  结果却连原本的积累都丢了!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一瞬间,高延宗脑海里闪过了很多很多。

  就如同是精神分裂一样。

  “这不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

  水师是他全部的希望,也是他最后的底牌。

  齐楚联盟。

  陆地部队跟楚国没有丝毫的可比性,也损失太了。

  所以,他在水师寄托了全部,倾注了所有。

  能否翻身,就靠这一战!

  可现在,希望破灭!

  “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高延宗还在呢喃着,他走到大殿的一根龙柱旁边停了下来。

  “如果不是真的,李渡又怎么会这样,他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胡说八道,谎报军情,所以这是真的”

  高延宗终于接受了现实。

  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的呼吸困难,仿佛是一块大石突然压在了他的胸口,让他都出不上气来。

  “噗!”

  一口血猛然喷了出来。

  就喷到了面前的龙柱之上,那血迹染红龙柱,映衬着高延宗苍白的面色。

  他直接昏迷倒在了地上!

  “陛下!”

  “陛下!”

  “父皇!”

  大殿内,响起一道道急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