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美文同人 > 重生之茶香盛世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第四百六十八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周萍珍入狱的第二天,王世均到牢房里去探视。

  两个人都坐在轮椅上,隔着牢门说话。

  牢房里灯光昏暗,王世均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阴影,面部的线条生硬而冷酷,袁五爷就站在他身后。

  他缓缓开口,“你为什么杀绍襄?”

  周萍珍满脸的不耐烦,“因为他知道了我的秘密,我说过多少次了,秦妤问,警察问,为什么连你也问?你们有完没完?”

  周萍珍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已经到了这一步,她知道自己死定了,何必再把康劲年拖下水呢?

  如果她和康劲年的事情被人知道了,她岂不是又要多一条不贞不洁的罪名?

  “不对。”王世均缓缓摇头,“喜饼是绍襄给我送的,你的目标是我。”

  周萍珍瞥了王世均一眼,语气坚定地道:“不,我要杀的人就是秦绍襄,在他手里,炸死的人当然也会是他。”

  王世均没和她争辩,他抬起手对袁五爷动了动指头。

  袁五爷点头,他打开监狱的门,进到了牢房里面。

  周萍珍有些慌了,“你要做什么,这里是警察局,在案子审理清楚之前,你不能把我怎样!”

  袁五爷压根不理会她,他走到轮椅跟前,拿出一块手帕,在手里慢慢叠着。

  周萍珍推着轮椅往后退,她早就听说过王世均的手段,这个年纪轻轻就成为一家之主的人,看着温和有礼,待人谦和,但他手段狠戾,从不留情。

  王家有生意在桐城,自然也有方方面面的关系,他们能进入牢房,已经是买通了什么人。

  “救……”周萍珍惊慌失措地想大喊,袁五爷立即上前,拿帕子死死捂住了她的口鼻。

  袁五爷一手托着她的头,一手拿着帕子,手法干净利落。

  周萍珍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她呼吸不顺畅,拼命挥舞着手臂去拍打身后的人。

  但她那点力度,打在袁五爷身上,没什么威慑力。

  周萍珍挣扎的动作越来越轻,眼看就要窒息了,袁五爷松了手。

  王世均在外面问:“说,你为什么要杀我?”

  “我说了,和你没关系。”周萍珍喘着粗气道。

  王世均微微抬了下手,袁老五再一次抓住了女人的头发。

  如此三四次,每回周萍珍快要断气了,袁老五就松开手,她被憋得直翻白眼,眼睛里涨满了红血丝,身子软趴趴地靠在轮椅背上,眼看就撑不住了。

  第五次,王世均发问的时候,周萍珍冷笑着道:“秦家人没点头,你敢杀我吗?不管你怎么折磨我,我还是那句话,和你没关系,都是冲着秦绍襄去的。”

  她说完,仰头大笑,她的笑声张狂肆意。

  下定决心要保护康劲年,要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周萍珍无论如何都不会说的。

  她能熬到现在,这一点倒是让王世均很意外。

  逼问无果,王世均低下了头,他真的很想知道,秦绍襄是因为什么而死。

  好容易抓住了周萍珍,现在她却死死咬着牙不肯说,王世均无可奈何。

  一瞬间,懊恼、颓废,爬满了他的脸。

  如果当初他没有邀请秦绍襄上车,他就不会死了吧。

  袁五爷无奈地摇了摇头,推着轮椅带王世均离开了牢房。

  盛公馆里,秦妤也在等案子的审理结果。

  盛延卿端了一碗汤过来,“媳妇儿,银耳莲子羹,清热下火的。别着急,人都抓紧监狱了,她绝对跑不了。”

  秦妤拿着青花瓷的小勺,慢慢搅动着碗里的粥,她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落下了一片阴影。

  连王世均都问不出来原因,周萍珍到底在隐藏什么呢?

  她那天的目标的确是王世均,秦绍襄会上车,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可王世均并不知道那些枪手的事,秦家内部的事情,他也没过多关注。

  这个问题弄不清楚,秦妤喉咙里就梗着一根刺,不上不下的很难受。

  盛延卿柔声哄她,“先喝汤,我一大早就起来准备食材,熬了一个时辰呢。为了我,为了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多少喝一口。”

  秦妤挤出一抹微笑,舀了一勺汤,抿了一口。

  汤里加了冰糖,甜甜的很好喝,她不忍心辜负盛延卿的好意,把碗里的汤喝了个精光。

  盛延卿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这才乖。”

  他是把秦妤当女儿来宠的,见不得她受委屈,受一点苦。

  等消息的这段日子,他总是会忙里偷闲在家陪着,即便再忙再累,也要亲自下厨给秦妤做一顿好吃的。

  又等了十多天,巡捕房那边董建打电话来说,“盛太太,事情还有点麻烦。虽然犯人已经招供了,但现场已经不在了,也好,汽车也好,没法取证,所以现在还不能结案。”

  不能结案,就意味着不能处置周萍珍,秦妤握着话筒的手微微用力,她恨不得让那个女人立刻给她哥哥偿命。

  “不过……事情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董建又道,“认识秦家的,如果秦老爷那边执意要……我们这边当然会配合。”

  董建的意思,还是要看秦家的意思。只要秦家人不提出异议,那结案早晚关系不大,毕竟人是秦家的太太,死的又是秦家少爷。

  “好,我会问我爹的。”秦妤说道。

  周萍珍进了监狱,秦湘被关了起来,秦公馆一下子冷清了很多。

  没有了女主人,佣人们做事也不用心,才半个月不到,院子里就已经呈现出了调令颓败之感。

  天气暖和起来,本来是花开遍地的季节,但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没人精心侍弄,枝叶肆意生长,凌乱不堪。

  秦妤忙着准备茶会的事情,已有七日没来秦公馆,她是突然间发现了这些变化,而眼睁睁看着这些发生的,是秦竞轩和秦曼。

  客厅里,秦竞轩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带着老花镜,穿着一件半旧的毛衣,衣领因为没人整理,有半边塞进了衣服里。

  秦妤走到父亲身后,一点点将衣领拽出来,又用手压平整。

  她正要转达董建的话,秦曼从楼上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