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游戏竞技 >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 > 73
  “好。”

  虽然宁宇急于控制那股力量,但毕竟是未知的东西,谁能知道到底会不会成功。

  而宁宇在五个月后就要参加少年英杰榜的大比了,此时实力自然是要稳扎稳打的进步更好。

  “早上上去收获了什么啊…”白安又是一副很不爽的样子,想起早上自己堂堂一个术王在那里急的跳脚,白安就想一巴掌拍死宁宇。

  “嘿嘿嘿…”宁宇结了一个并不复杂的印结,但却控制着自己的经脉有着很复杂的震动。

  一股十分不均匀,而且运转路径乱七八糟的风性质术元从宁宇的手掌中出现。

  “这是…”

  白安的眼珠子瞪得都快跳出面具的空洞之外。

  那就是宁宇的乱流神通,是削弱了近百倍的微型乱流。

  “这是乱流?”白安以宁宇神目都捕捉不到的速度出现在了宁宇面前,仔细地端详着宁宇手里的东西。

  乱流层风之力紊乱无比,一股股的力量丝毫没有章法地四处冲撞着,因此才被称之为乱流层。

  而且乱流不只是因为轨迹没有规律而乱,还有内部能量地运转十分的复杂。

  这种在乱流层存在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东西,一旦有术士能够凝聚出来,绝对能够成为利器。

  因此就连白安,在乱流层呆过那么多次,也没有办法模仿出乱流的能量运转。

  而宁宇,费尽心力,知道现在眼部还有些灼痛,才勉强地看清了一些较弱的乱流内部风之力排布。

  又无数次濒临挤爆经脉的地步,才将与之有着七成相似的乱流神通自创而成。

  “你小子行啊…”

  白安这才觉得自己有些错怪宁宇了,若是以术王的修为来将这玩意施放出来,那在敌阵中不知能造成多大的持续杀伤。

  “嘿嘿…”宁宇挠了挠头皮,不好意思地笑着。

  “嘿嘿嘿嘿…”白安突然阴笑了起来,笑得宁宇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干…干嘛…老师你可是有老婆的人啊…”

  “滚…”白安一巴掌把宁宇摁在了土里,只冒了个头出来。

  “那个,跟你商量件事。”

  白安蹲在冒出一个头的宁宇面前,取出袖里的术士短刀修着指甲。

  “呵呵…老师,有什么事儿,您尽管吩咐。”

  宁宇满脸的冷汗,白安微微释放出了一丝这么多年来在战场上形成的杀气,就让宁宇浑身疲软,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倒是杀气散发的时候,宁宇体内的黑气隐隐有要奋起相抗的样子。还好白安只是将杀气一发即收。

  “嘿嘿,把这个神通教…不对,贡献给老师我…”

  白安这么多年和冯万年比试了不下百次,因为两人都是风元和土元术士,一直就势均力敌。

  战败一次冯万年,也是白安修炼第三种术元性质的目的之一。

  而宁宇的这一招神通,白安觉得还有很大改进的地方,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神通术式。

  “嘿嘿,这是当然…本来就打算贡献给老师您的…嘿嘿…”

  宁宇总算明白白安的心思,满脸黑线。

  术王的悟性没法说,宁宇双手握住白安的手臂,以自己的术元注入,并且按着乱流神通的运转方式施展了一遍。

  白安立刻就成功释放出了一股乱流,而且盘旋在了白安的身周,如同一只忠诚的守护兽,那种威力完全是宁宇没法比的。

  宁宇看着自己费尽心力自创的神通这么容易就被盗了去,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滴血。

  “哈哈哈,好东西啊…老子当年就对乱流层里的东西垂涎三尺,可惜一直没法看透…”

  白安将宁宇丢在了一边,自顾自的玩着新到手的神通。

  宁宇只好在一旁默默地观摩着。他的修炼之路任重道远,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需要不断地钻研。

  “对了,你去跟余飞他们一起修炼吧。上次碎石柱的任务你们都没有完成。”

  白安身周又飘起了几股乱流,让宁宇目瞪口呆。

  “原来…”

  宁宇现在还做不到让术元离体,所以风刃只要一脱手就会爆开,也是宁宇最常用的神通自爆了,因为不容易伤及经脉。

  看到白安这样用,宁宇顿时就想到了些什么。

  “对了,这玩意有名字了吗?”白安恨不得现在就去跟冯万年力拼一场,可惜两人各自镇守不同的地方,暂时是不可能比试的了。

  “额…还没有…我现在就叫它乱流神通…”

  宁宇眼睛都不带眨的,一直看着白安身周的几股乱流,似乎找到了完善神通的方向。

  但白安却散去了神通…

  “别看了,看我的只会禁锢住你自己。自己去想办法完善出最适合自己的神通……嗯…这个神通的名字起好了告诉我。”

  毕竟宁宇才是神通的第一拥有者,白安不好篡夺别人命名的权力。

  “哦…”

  “嘿,飞哥。”

  远远地,宁宇就见到了余飞,他们小队一共五个人正大汗淋漓地攻击着白安凝聚而出的漆黑石柱。

  那石柱比起当日白安为宁宇四人凝聚的石柱要弱一些,毕竟那个是要给宁宇四人用一个月的,虽然后来毁了。

  “嘿,小子,找我有事?”

  余飞配合着队友击碎了石柱的一个角,停下来跟宁宇打了个招呼。

  对于后辈,他还是很热情的。

  “白老师叫我来跟你们一起修炼。”

  “你们几个先休息一下。”

  “嘿嘿,好。”余飞是这个小队的队长,与几人的感情已经十分深厚了。

  “连明、高立虎、连玉辉、洪鸠。”余飞简单地向宁宇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四个战友。

  这个术士修炼营属于出云国不公开的一个,营内的术士大都头戴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神秘出现在别处执行任务。但却不直属于白安的云影军。

  因此,营内的人,只有个别人知道这里有一位术王坐镇,并不清楚坐镇术王的官衔。

  “连大哥、高大哥、额…另外一个连大哥、洪大哥。”

  宁宇失忆后少见人事,还是挺腼腆的。

  “嘿嘿,我们老大跟你打完对你可是赞不绝口啊。”

  连明似乎也有些跃跃欲试,他们这些老人,对于新人总是习惯于先给个下马威,让新人知道他们不是能被随意拍在沙滩上的前ng。

  “一边去。”余飞一脚踢开了连明。

  “高大哥是风元术士么?”宁宇刚刚就看到了高立虎以风刃配合着连明的火攻,合力攻击石柱。

  “唉…”余飞突然发现身边好多战斗狂人,懒得去理了。

  “来。”

  高立虎没说什么,直接就扑了上来,一记飞腿对着宁宇当头劈下。

  宁宇心中暴喝,开启了自己每战必出的血脉天赋。

  高立虎的修为只有术卒中期,跟宁宇一样。

  还在术府的时候,高立虎就已经是被放弃的那批人之一。修为难以再进,但求强的心不灭,一直苦苦支撑到如今。

  “暗伤?”宁宇神目发现了高立虎身上一处明显术元不畅的地方,每当术元流动的时候都会造成阻碍。

  “喝。”宁宇以强攻强,一记火拳对着高立虎的脚腕打了上去。

  “这个人不简单啊老大…”

  宁宇一出手就对着高立虎的弱处,几人都是驰骋沙场近十年,自然知道这种事情,对于身处战斗之中的人有多么不易。

  “呵,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对他一直称赞不绝。当日跟他的体术战斗,虽然凭借术元比他强一直能够压制他,但却丝毫占不到便宜。”

  “风刃壁。”高立虎双手迅速结印,风术元竟然从脚部透了出来,形成了一层布着十几柄小型风刃的壁障。

  “为了冲击脚部的穴窍自伤了经脉么?”

  宁宇一下就猜到了高立虎身上暗伤的由来。

  术士身上的穴窍冲击难度不同,如脚部的数个穴窍,术元修为达到术尉之境就基本能够安全的冲击。

  而背部风翼的穴窍,即使是术王之境,都需要冒着受创的危险去冲击。

  当年高立虎无意中从书籍中看到了冲击穴窍的方法,术府当中拉帮结派欺负弱小的事情从来就不缺。

  高立虎正好就是被孤立,而且经常受到别人挤兑的人。

  为了不让自己再受别人的侮辱,他才冒险冲击脚部的穴窍,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而被孤立惯了的他,也没有去想过寻求什么人的帮助,也就一直这样过来了。

  轰…宁宇的火拳与风刃壁相撞,掀起了一阵狂风,弥漫起了沙尘。

  高立虎一个后空翻,卸去了宁宇的拳劲,但身在半空,在宁宇眼里满满都是破绽。

  “通天之柱――联动。”

  宁宇也被震退了数步,一掌击在了地面上,四根石刺正对着坠落的高立虎,让他难以躲避。

  这一招或许对别的性质术元术士有用,同为风元术士的宁宇也知道,即使术卒还不能飞,但随意在半空横移个一两丈距离完全是小意思。

  果然,高立虎右手猛地一挥,风之力暴涌而出。

  宁宇的神目早就严阵以待,一见高立虎凝聚术元,立刻就知道他想往哪个方向跑。

  “乱流神通。”

  宁宇对着高立虎的左方直奔而去,右手一股乱流已经成型。

  这是宁宇第一次将自创的神通应用在战斗之中。

  以前的那些小神通,都是从别人那里看来的,唯有这个乱流,是宁宇以一己之力创造出来的。

  “老大,那小子手里的是什么东西?不像风刃啊…”

  乱流神通以风之力凝聚,非风元术士,只能通过被扭曲的视线来察觉它的存在,但明显能看出与风刃不是同样的东西。

  “不清楚,应该是这两天才学成的…当日我与他战斗的时候,他还没有这个神通。”

  “哦…”才学成未久,就敢用在战斗中,怪不得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几人嘴角都有些笑意。

  唯有高立虎,他自己就是风元术士,他的风之力感应到了宁宇的右手的时候,感知全部被扭曲。

  “竟然能扭曲我的感知…到底是什么东西?”

  高立虎心中微微有些震惊,这么多年的沙场征战,他也没有见过哪个术卒能释放出风之力感应不到的神通,就算术尉也难以做到。

  来不及再次躲闪,高立虎只得将风刃壁凝聚在双臂之上,交叉护在了胸前。

  “喝。”宁宇在距离高立虎一步开外,右手对着高立虎的面门砸了过去。

  “就是现在…”宁宇右手风术元突然暴涌了出来,一股乱流以宁宇自身都难以追及的速度冲撞了出去。

  “怎么可能?”观战的四人和高立虎眼睛都瞪得突了出来。

  术尉才能够术元离体凝而不散,这是所有术士的常识。

  但宁宇的乱流脱手而出之后,却丝毫没有爆开的迹象。

  “呵呵,这也是我刚刚为什么那么惊讶的原因之一啊…”白安远远地漂浮在半空,看着这边的战斗。

  高立虎措手不及,本来已经准备好的近身反击,也只能落空。

  呼…乱流顶着高立虎直飞了数丈之远,任他如何加大术元输出,风刃壁还是破碎了。

  轰…乱流在这时恰好因为蕴含的能量衰竭,难以维持稳定爆了开来。

  方圆数丈被激起了漫天的沙尘,高立虎直接被抛上了半空。

  “唉…这就是我讨厌看风元术士战斗的原因了,动不动就掀起烟尘,搞得什么都看不到。”连明在一旁抱怨着。

  “威力好大…”宁宇剧烈地喘息着,刚刚最后一下,让他瞬间失去了两成的术元。

  胜败立分,高立虎因为以术元支撑风刃壁,与宁宇的神通对抗,风刃壁被破之后直接就波及了自己的经脉,至少在十数息之内没有抵抗力。

  而这个时间,已经够让敌人杀他个十次八次了。

  “嗯…施展的时机还需要通过实战来把握…”白安点了点头,在宁宇用出这个神通的时候,白安就知道胜负了。

  余飞等人目瞪口呆,没想到短短地交战,高立虎竟然就已经被击败了。

  虽然宁宇不是术尉,但乱流作为大自然的一种能量聚集体,本身的能量流动就近乎达到了完美。

  宁宇观摩从而自创的神通,在某种程度上最为契合完美的术元流动。

  所以乱流神通的威力才会如此之大,而且其中也有着高立虎轻敌的原因在其内。

  嘭…烟尘之内,高立虎狼狈地从半空摔在了地上。

  “我输了…”高立虎只觉这么多年的刻苦修炼似乎全然没有了意义…

  宁宇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高立虎的身边。

  双手搭在了颓丧的高立虎大腿上,那一处正是高立虎修炼造成的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