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女频言情 > 最佳上门女婿 >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敏感时刻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敏感时刻

  “有了乌察琴科坐镇,还有金桥嫣这个筹码,呵呵,这一下,想来那林涛也会多少识趣一些。”

  电话挂断后,秦凯脸上挂着轻松惬意的笑容,暗暗盘算道:“实在不行,再送他一些股份就是了。”

  金鼎集团的股份?

  多值钱啊,全是北疆本地产业股份,现在他秦凯可以大手一挥送出去,但将来彻底坐稳位子掌权后,也有的是手段,将这些股份一点一点的蚕食回来。

  秦凯一点也不心疼。

  相反,此刻倒是隐隐有些期待。

  “若是那林涛愿意将金桥嫣直接带离青漠,怕是最好不过了。”

  心中美滋滋的憧憬了片刻之后,秦凯立即抓起电话,继续拨打出去,连续不断的发号施令,安排下去。

  务必保证能够起到足够的威慑力,让那林涛乖乖识趣,知难而退,而不是选择与自己死磕。

  同时,秦凯也在时刻密切的关注着林涛与唐管家返回青漠的路程。

  速度并不快。

  甚至等到入夜十一点,林涛与唐管家的车队,竟然放弃了赶路,直接顺势进入路过的天青市市区酒店进行入住。

  这让秦凯愕然不已的同时,在接到手下汇报的情况之后,立即面色阴沉,不屑轻哼道:“这姓唐的老东西,还真是忠心耿耿啊。”

  ……与此同时,在天青市市郊的酒店内。

  唐管家与林涛并没有入住酒店后直接进房洗漱、休息。

  而是来到包厢,要了点吃的东西后,静静等待。

  不久,天青市负责人就进入了包厢。

  来的可谓十分迅速。

  但走的也是潇洒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刚刚走进包厢,与唐管家打了个招呼后,便接到电话,说是儿子在酒吧与人殴斗导致重伤,进了ICU。

  唐管家还能说什么?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天青市负责人,进入包厢之后总共都没说七八句话,便又火急火燎的一幅火烧屁股,迅速离去。

  “这个王坦友!”

  眼见包厢门闭上,唐管家重重放下茶杯,脸色阴沉的冷哼一声。

  糊弄鬼啊?

  前脚刚进包厢,后脚儿子就进了医院,不得不立马离去?

  摆明了,这天青市负责人王坦友就是不想和唐管家过多接触。

  可他在这种敏感时刻,最需要表示对金家忠心的时候,如此划分界限,一幅不愿多谈的样子,显然是将唐管家这个忠心耿耿的金家老臣给气坏了。

  “林先生?”

  竭力按下内心的怒火,唐管家不解的扭头看向一旁的林涛。

  本来,按照他的意思,两人应该是直接在石阳市乘坐飞机,飞回青漠,但林涛并未这么做,而是驱车走高速的方式,选择了一种行程较慢的方法返回青漠。

  不仅如此,路过天青市,直接下了高速,让他给天青市负责人打电话,约出来见个面。

  于是便有了先前包厢里面这一出。

  “他来了,那就行了!”

  林涛一边夹着菜,一边混不在意的解释道:“我要的就是他露个面,既然还能跑来见你,那就说明,秦凯那边,还没有完全掌控青漠以外的势力。”

  “可……”唐管家眉头一拧,有些愤愤不平道:“我一路上都打电话联系过了,全部都是骑墙观望,也没有谁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表忠心。”

  “这不重要!”

  林涛端起茶杯,一边喝着,一边看了一眼唐管家之后道:“只要秦凯挂掉了,他们比谁都忠心,当然,到了那个时候,你也就能慢慢清洗掉这些墙头草。”

  唐管家闻言,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道:“那林先生,咱们还住酒店吗?”

  “住啊,当然要住!”

  林涛补充道:“要给秦凯一点准备时间嘛。”

  “……”唐管家面色一怔,满面疑惑。

  时间越长,秦凯的权力,不是更加稳固吗?

  对于唐管家内心的疑惑,虽然他没有问出口,林涛内心却一清二楚。

  当然,也没有必要过多解释。

  正所谓,实力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也是不同的。

  “林先生是害怕把秦凯逼的太紧,他会对大小姐不利?”

  一直等到简单的夜宵用完后,唐管家这才忍不住,揣揣不安的问道。

  对于他这种想法,林涛笑了笑,摇头道:“不,我只是害怕回去太快,秦凯的准备时间不够充分罢了。”

  多余的话,林涛没有说,直接走出包厢,前往自己的房间休息。

  留下的,则是一脸思索的唐管家。

  第二天早上六点,林涛与唐管家准时乘车上路,返回青漠。

  虽然一路上,按照林涛的叮嘱,唐管家没途经一处,便给当地的负责人打电话,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夜突然强硬面见王坦友的举动,引发了秦凯的紧张。

  一脸几个电话打出去,越大唐管家越是愤懑、生气。

  “还是不露面?”

  听着一旁林涛懒洋洋的询问。

  唐管家咬牙点了点头道:“这帮吃里扒外的东西,当年跟在金爷手下,一个个像是哈巴狗一样,现在却推三阻四,连王坦友都不如。”

  至少王坦友还多少露面了一下。

  他们那?

  “也许是秦凯给过他们警告了。”

  林涛无所谓的说了一句后,便闭目假寐道:“那就不用进市区了,直接一路返回青漠吧。”

  “好!”

  唐管家不甘心的点了点头。

  一路上,还是不忘掏出手机,每路过一处,就拨打当地负责人电话。

  结果让唐管家恨得牙痒痒得,还真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见个面。

  唐管家都被这些骑墙观望的墙头草给气的怀疑人生了。

  但所幸,这一路上,林涛没有再耽搁。

  也恰恰是因为路过各地负责人所在地方,一个个都假借各种理由,拒不相见,反倒是致使林涛他们一路上,没有丝毫停顿。

  终于,当时间来到晚上七点的时候。

  车队远远地便看到了地平线上那逐渐还是洗漱起来的灯光,以及远在天边,隐隐约约的城市轮廓。

  青漠,到了!“林先生!”

  唐管家精神一震,立即转头小声提醒一句。

  “别管秦凯,咱们进了市区再说吧。”